<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五章 偶遇
    成默看着那个红色的小圈沉默了很久,脑海里这一瞬间全是瓦格纳的《齐格弗里德的葬礼》在回荡,这一首听觉效果雄壮而扩张,充盈着无尽的活力,甚至愤怒的乐曲来自于《尼伯龙根的指环》的最后一幕《诸神的黄昏》。

    如果说父亲最后送给他的这套黑胶唱片就是最后的线索的话,那这背后所承载的意义就太匪夷所思了。

    大多数人对《尼伯龙根的指环》这个德国歌剧史上的巅峰之作并不太了解,但成永泽是疯狂的瓦格纳乐迷,成默自然是了解不少。

    不是古典乐迷也许不会了解瓦格纳这个名字,他远不如贝多芬,莫扎特出名,但说道《婚礼进行曲》地球人都知道,那就是瓦格纳的作品。

    还有一部电影《指环王》,估计基本上大多数人也都会听说过,虽然《指环王》的作者托尔金拒绝承认《指环王》和《尼伯龙根的指环》有任何关系,并在记者采访时辩解道:“两个指环都是圆的,这是惟一相同之处。”

    但成默觉得不管托尔金如何否认,起码两者同是源自北欧神话,这一点无可辩驳,不仅如此,故事结构乃至人物都有所重叠,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至于其他关于种族命运的思考,音乐中也有瓦格纳的影子都属于细枝末节。

    最关键的是,不论是《尼伯龙根的指环》还是《指环王》,关于那枚戒指的设定都是能够带来主宰天下的能量,并且故事情节都是围绕着抢夺指环和保护指环展开,除此之外,还有一点相似的地方是两个指环上都附有可怕的诅咒。

    《指环王》中的魔戒由索伦施计让精灵打造了力量之戒,共有19枚。蕴含了强大的力量,可以使其主人拥有巨大的优势。其中精灵3枚,矮人7枚,人类9枚。但是只有强大的人才能发挥出戒指的威力,弱小的人获得只能受到负面影响,精神堕落扭曲等。

    而在《尼伯龙根的指环》也有类似的设定,但它和《指环王》中的设定有些相反,不是佩戴者,而是制作戒指的人决定这枚戒指的能力,还有一点有趣的是关于这枚戒指的诅咒,拥有戒指的人将会被杀死。

    这一刻握着门把手的成默,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觉得自己把这块表和神话与小说联系起来,实在想的实在太远,太中二了,这块表和父亲送他的黑胶唱片毫无关联,才是最有可能的事实。

    他摇了摇头将这些飘渺的不切实际的幻想甩远,心道:只要是件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就算是个不错的结局了。

    可其实成默的内心也渴望着它是件能够带来奇迹的物品,只是理智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叫他不要抱着太大的期待。

    虽然此刻成默已经迫不及待的回去将那套solti诞辰100周年纪念版的黑胶唱片找出来,看看其中到底蕴含了什么样的讯息,但他还是选择了去湘南省社科院院长王山海家拜访一下,询问一下关于李济廷的消息。

    成默小时候跟随成永泽去王山海家坐过几次客,每次都是成永泽和王山海有学术问题要讨论,保姆又不在的情况下,成永泽就会带上成默。

    成默记得王山海的家是一栋位于跃进湖边的小楼,现在叫做小楼应该不合适了,别墅才是恰如其分的称呼。成默走下楼,按照记忆朝着跃进湖十九号楼那边走去。

    湘南省社科院的面积很大,也很漂亮,有一种华夏园林特有的气质美,充满书卷气,朴素,令人放松,亭台楼阁随处可见,高大的林木与低矮的灌木花丛相映成趣,社科院主楼也很美观,马蹄型,当中是花园,比之国内的奢侈级房地产毫不逊色,它在十多年前就有如此造型,不能不说是相当超前的。

    而社科院这种清贵单位,之所以有这么大的面积,也是因为很多年前这里不过是星城的荒郊野岭,当然,如今已经是比较中心的位置了。

    成默走了大约十多分钟才走到跃进湖旁的湖边步道,这时已经能够看见那几栋只有足够级别的人才能入住的小楼了。

    成默爬过了几级台阶,走到宽阔的沥青主干路上,两边的梧桐被风吹的哗哗作响,数下停着各式各样的小车,路边、车上零零散散的撒着几点枯黄的叶子。

    又走了大约三分钟,高大梧桐消失不见,视野陡然开阔,那一排小楼就豁然在目,成默记得王山海住在第二栋,他径直走了向了围着白色篱笆的第二个小院子。

    小楼也都是中西结合样式,原因自然是当年的文化人大都有海外经历,那时正处于一个什么都是外国好的年代,因此当时修的这些小楼都受到了西洋文化的影响。

    院子的铁门开着的,里面还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如果成默的认知障碍没出问题的话,立刻就会认出这是他曾经见到过的“潇湘女神”谢旻韫的座驾,不过此刻成默只是多看了一眼,连思考这个动作都没有,自然也就不会联想起来。

    其实成默对于有钱人的生活,还是很渴望的,当然他追求的并不是炫耀,而是舒适,最好出门都能有人抬着走的舒适,走路对于他来说是个挺沉重的负担,此时他就已经汗流浃背,浑身发热,呼吸有些急促了,倘若有车送到门口,那该多幸福?

    要知道对普通人来说,今天的运动量并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成默来说,这些运动量实在有些大了,给他的心脏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成默走过又宽又长的劳斯莱斯,就到了小楼门口的台阶,米色的大理石柱立在两侧,算不上高耸,雕花门窗皆是素净的白色,中间的门则是深沉严肃的黑。

    成默踏上了台阶,按响了门铃,“叮咚”的几声长音过后,就传来开门的声音,打开门是一张精雕细琢完美无暇的面孔,若要成默形容,便只有借用曹植的《洛神赋》,“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也只有这样的优美到极限的诗句,才能够描绘这样漂亮到极限的美女了。

    成默当然认识眼前的谢旻韫,但谢旻蕴并不认识成默,只是看着成默用婉转中带着冰冷音调问道:“你找谁?”

    成默看了看和他差不多高的谢旻韫,她将白色蕾丝阔袖衬衣扎在黑色a字裙里面,下面一双修长的美腿套着白色棉质长袜,曲线相当的曼妙,尤其是那一双腿,简直是女人的梦想,男人的毒物。

    说起来谢旻韫很有些像韩国女团成员罗海灵,但比罗海灵更精致冷冽,属于成默欣赏的了的长相,不过成默没有被她的美貌所影响,直接开口道:“请问王院长是住这里的吗?”

    成默的脸上并没露出惊讶的神色,更没有直呼谢学姐来套近乎,虽然觉得谢旻韫长的很美,但看她的眼神也很平常,因为就算谢旻韫长的再漂亮也与他没什么关系,其一女人这种生物,越漂亮就越危险,越漂亮就得付出越多才能得到,时间,金钱,精力.....这些都不是成默能够付出的东西。

    其二,成默是一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人。

    谢旻韫上下打量了一下,一张娃娃脸,带着黑框眼镜,瘦弱又稚嫩的成默,觉得他像个初中生,于是有些狐疑的问道:“是的,你是谁?找我外公什么事情?”

    成默不卑不亢的道:“我叫成默,我爸爸是王院长的同事,今天有些事情想问一下王院长,能不能麻烦你帮忙给通报一下?”

    “成默?”,谢旻韫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但她也没有多想,印象不深刻的名字,想必也属于无足轻重的人,她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稍微等一下,我外公正在见一位很重要的客人,我问下他现在有没有时间,如果他现在没时间,就只能请你下次叫你爸爸打电话预约了在过来.....”

    以王山海的地位还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幸好今天成默今天遇见的是谢旻蕴,如果是保姆开的门,没有预约的,一概会回答:“王院长不在,请你打电话联系。”

    其实谢旻韫也想说外公不在的,但是看着对方还是个孩子的份上,她还是打算通报一下。

    成默道了谢,谢旻韫就道:“稍等。”将门半掩着,回客厅去问王山海去了。

    这时王山海并没有事,一直在跟她下围棋,不过谢旻韫并不觉得自己的外公会见这个小孩子,一个小孩子能找她外公这样学术界的大拿有什么事情?不要说普通人了,就算是一些知名的学者,甚至一些富豪和领导想要见她外公,都得看她外公的心情....

    因此谢旻韫已经做好了要拒绝成默的准备,这时她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多此一举,应该直接说外公不在的.....

    (书已经签约了,请大家放心收藏,给推荐票,至于更新的问题,马上就会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