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四章 尼伯龙根的指环
    后一节课,成默暂时放下了他的赚钱大计,又开始了稳定刷题,在长雅中学,学习致富并不是空话,这也是无数学生们热爱学习,学习使他们快乐的源动力....

    放学后,成默后面的付远卓第一个跑出了教室,成默则是最后一个,他一向不和别人挤。

    走出教学楼的时候,成默似乎觉得有人在暗中观察着他,但环视了一周,却没有发现有人,他拖在人流的尾巴走出了学校,搭202回家,先是刷了一百道题,速度比昨天快了一些,随后开始在网上查找关于“万神庙”的各种线索,为此他还特意充值了一个vpn,登上了外网,用谷歌查询了不少英文讯息,然而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

    昏黄的台灯散发的光芒在漆黑的夜里像是单薄的保护罩,成默坐在中间看着电脑荧幕冥思苦想,那一行一行文字汇聚成了巨大的洪流,然而他却像是茫茫大海中的一页扁舟,找不到方向。

    想到父亲的遗物中还有一枚“学部委员徽章”和一枚“共济会徽章”,成默又查询了这两个组织相关的网站,和“共济会”相关的网站有上百个,成默看到头晕眼花依旧一无所获。

    成默揉了揉太阳穴,抽开桌子的抽屉,拿出那个丝绸袋子,仔细观察了两枚徽章一会,又将手表能显示的画面对照比较了一下,希望能找到有什么关联,但结果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见已经十二点,成默克制住想继续在网络上探寻的冲动,关了灯,躺在了床上。

    明天星期五,上课。

    星期六休息,他打算拿着钥匙去湘省社科院父亲的宿舍去看看,顺便去找一下王山海,想必他是能够联系上李济廷的.....

    五点半,成默依旧按时起床,刷牙洗脸,穿衣,煮鸡蛋,泡麦片,冲牛奶,六点十五分出门,乘坐202到达学校.....全是些规定动作。

    也许是因为田斌给了他两个星期期限,也许是因为班主任沈幼乙特意严厉批评了孙大勇他们,而成默并没有向沈幼乙告状的原因,所以这一天孙大勇一伙人并没有找成默的麻烦,中午成默也没有去校医室,只是在食堂吃了饭,就去了图书馆休息。

    整个一天,成默基本都在刷题中度过,也没有去想手表的事情。

    放学回家成默在家里找了一圈,他这才发现他爹居然基本没有在家里留下什么痕迹,大部分成永泽需要的资料和书籍都搬去了京城,然而作为遗物回来的却很少,都是些普通的生活用品,并且早就被扔掉了。

    其他还剩下的也就是一些各类期刊和各类书籍,还有些旧衣物被成继东清理了出来,塞在了一个包里,成默将这些书都翻了翻,希望能从中找到遗失的小纸条,翻完了书柜里所有的书,都没有达成他的愿望。

    成默又在包里仔细翻找了一下旧衣物,结果理所当然的是一无所获。

    成默心想:如果明天在父亲的宿舍找不到线索,王山海哪里也联络不到李济廷的话,只能等暑假去意大利的“万神庙”一探究竟了。

    星期六虽然休息,但成默还是按照自己的习惯五点半起床,忙碌完了之后,开始看书,科学研究表明,人每天有四个高潮记忆点,第一个时间段就是清晨六至七点,成默当然不会浪费这大好的晨光。

    这些天认知障碍的情况略有好转,成默也不清楚是因为自己坚持刷题的结果,还是手表的原因,但不论是什么原因,刷题这件事情是必须得坚持下去的,因为他得依靠这个赚钱.....

    看书看到了八点半,成默就准备动身前往湘南省社科院,位于国防科大附近的湘省社科院离成默家大概四、五十分钟的车程,成默怕有什么东西需要从成永泽的宿舍带回来,还特意背了一个包。

    周末的113路颇为拥挤,成默站了一路,在摇晃中到达了社科院,下车的时候还很有些疲乏,那闪耀着的阳光还叫他有些头晕目眩,像是低血糖一般,成默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黑巧克力咀嚼了一下,那苦涩的甜味融化之后,顿时感觉好了一些。

    成默朝着湘南省社科院的大门走去,心道:看来昨晚做梦这块表能改变他的体质,还真是一个梦。(本章bgm——《exogenesis: symphony part 1》[overture]异形创世纪交响曲首篇(序曲))

    虽然心里在吐槽,但成默并没有丝毫要放弃追寻答案的想法,因为对于成默来说,这是他唯一的希望,虽然这点希望极其的微薄和渺茫,但他也不能放弃,必须选择全力的寻找到答案,这也是他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自己暑假去意大利的原因。

    他必须争分夺秒。

    成默进了社科院的灰色瓷砖贴就的大门直奔了成永泽的宿舍,沿着大门的主路往前走上一段距离,左拐进入挨着湖边的林荫小道,步行大概五分钟,就就能够看到成默家的房子了。

    这是社科院分给成永泽的房子,属于集体产权,没有房产证,但按照法律规定,居住权属居住人及同住人永久居住,简单来说这房子等成默挂了,也就收归单位所有了。

    成默小时候在这里长大,但老房子没有电梯,成默家又住在顶层七楼,每天爬楼梯对于成默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于是成永泽就在定王台买了套房子,搬去了那边。

    之所以买离社科院还有点距离的房子,是因为定王台是星城的书市所在地,所有第一手的国外学术期刊还有各类期刊、书籍,最快到达的都是定王台书市。

    对于成永泽这样的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大的诱惑了,成默小时候大半关于周末的记忆,都是在定王台书市度过的,而至于眼前这栋在树林掩映下有些斑驳的老房子,在成默的印象中,应该是很大的,但这么多年没有回到过这里,却变的低矮、破旧还有狭窄。

    即便曾经是灰色的水泥墙壁,贴上了白色瓷砖,但墙根的绿色苔藓、间杂其间瓷砖剥落露出的水泥以及泛黄的水渍,都让这栋曾经光鲜的房子显得被时光遗忘了一般。

    也许,是成默自己刻意的在遗忘,因为这里有关于母亲的回忆。

    成默按下心头的五味杂陈,多年以后再次走入那条熟悉的狭长陡峭的楼梯,此刻他只有一个感觉

    ——物是人非。

    老房子像是没有人住了一般的寂静,虽然是大白天,却给人一种阴森感觉,换一个胆子小一点人估计都会觉得害怕,但无神论者成默,自然一无所惧的慢慢的爬到七楼。

    别人家的房子都换成了防盗门,只有成默家的还是黄色的木门,他掏出钥匙打开这扇油漆都快掉没了的门,还没走进去,一股腐朽的味道就扑面而来。

    房间里已经铺了一层灰,窗户外面的那株老榆树依旧枝繁叶茂,成默记得每到春天,它就会将鲜嫩的花蕾探近窗口。

    成默轻轻的关上门,像是怕惊动谁一般,他走进客厅,但这里几乎空无一物,一座沙发,一个茶几和电视柜,电视柜上连电视机都没有,成永泽几乎不看电视,除了偶尔看看新闻联播。

    房子是经典的两室一厅的格局,两个卧室的门都在客厅里敞着,因为太长时间没有人住,这里像是一间废弃的鬼屋。

    成默先走进了成永泽的卧室,一杆床、两个床头柜、一张桌子、一个书柜。

    桌子上的电脑只剩下了一台显示器,机箱不知所踪,也许被搬到了京城。书柜里也空荡荡的,没有一本书,只有细密的灰尘在窗户的阳光中泛着光。

    成默将背包挂在椅子上,打开了所有的柜子和抽屉,在床底下,床铺下面,各个角落全部都查找了一遍,空无一物,接着他又去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客厅里翻来覆去的找,结果还是叫他失望。

    原本他以为多少能在这里找到一点有用的东西,毕竟这把钥匙也是李济廷交给他的东西,在成默看来,这应该就是解题的线索。

    成默有些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刚在一番折腾,这座沙发上已经没什么灰尘了,他盯着窗户外面的阳光发了一会呆,脑子急速运转,如果这块表,是父亲刻意要李济廷交给他的,那么多少都会留下一些信息,不至于让他如此的抓瞎。

    成默有些不甘心的起了身,用钥匙把沙发划开,将里面的海绵全部掏了出来,但依旧只看见了黑色的弹簧......

    成默有些失望的去洗手间洗了手,再次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检查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然而最后他只能选择放弃这条线,他转身向门口走去,心道:也许只有等自己认知障碍彻底好了,才能发现一些什么。

    可能这是他对自己的心理暗示,希望自己不要放弃希望。

    从现实角度和普通人的视角来看,成默几乎肯定是在浪费时间做一些无用功,普通人谁都不会把奇迹寄望于一块不过是看上去有些高科技的手表上。

    奇迹如果如此廉价的话,也就不能称之为奇迹了。

    但反过来看,大部分奇迹之所以能够降临人间,并不只是因为好运气,也是因为当事者足够坚持。

    其实如果成默有选择的话,也许他不会如此的期待寻找到答案,但在还活着的时光里,这点希望,似乎就是他目前能掌握的全部了。

    成默走到门口,心道:闭上眼睛安静的等待死亡当然是一种选择,这样是多么简单的事情,但他的生命如此短促,等待是件极其奢侈的行为,他只能拼命的寻找。

    只要生命还在继续,他就必须要继续寻找......

    在扭开门锁的那一刻,成默看到了门背后贴着一张年历,还是去年2017年的年历,其中的一个日期上画了一个红色小圈,成默停住拉开门,看着那个日期呆了一下,11月7日,大雪——这一天是成默的生日。

    成永泽送了他一套黑胶唱片,那是歌剧《der ring des nibelungen》(注1:《尼伯龙根的指环》),solti(左尔格·索尔蒂)诞辰100周年纪念版.....

    顿时成默的脑中轰然鸣响,庞大和肃穆的音乐开始在他的脑海里回荡,巨大的咏唱如冻土上的冰川,在肆虐的暴风雪中累积成了雪白的雄峰,并且那山峰越来越壮美锐利,圆号,长笛,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定音鼓.....化作密密麻麻的音符如浪潮一般组成了庄严的宣告:

    ——当人类打开基因这道尼伯龙根之门时,就如同潘多拉打开了盒子,那连自然都不曾控制的东西,妄图以蝼蚁之力去操控,最后只会自我毁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尼伯龙根的指环》——《尼伯龙根的指环》是19世纪德国歌剧史上的巅峰之作,改编自中世纪德国的民间叙事诗《尼伯龙根之歌》和北欧《沃尔松格传说》。

    一共四幕包括:前夕:《莱茵的黄金》,第一日:《女武神》,第二日:《齐格弗里德》,第三日:《诸神的黄昏》。

    北欧神话与其他的古代神话之间存在着显著的差异,北欧神话中神的身上有着人性的一面,是有一定的限制,其本身也面临灭亡的命运。

    最后一幕,《诸神的黄昏》中就体现了这一万物同归于尽、转换新生的思想。

    作家威廉·理查德·瓦格纳,是德国歌剧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前面承接莫扎特、贝多芬的歌剧传统,后面开启了后浪漫主义歌剧作曲潮流,理查德·施特劳斯紧随其后。同时,因为他在政治、宗教方面思想的复杂性,成为欧洲音乐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

    希特勒、尼采、张伯伦、路德维希二世都是他簇拥,但后来尼采与他反目成仇。

    尼伯龙根——在北欧神话中意指“死人之国”或“雾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