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一章 捕蝇瓶(5)
    成默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学校的医务室里面,五月的阳光洒在白色被单上面光照很足,但丝毫都不让人觉得温暖,空气中弥漫着他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这种味道让他觉得安心,窗户外面还有尖锐哨子声以及“传球”的喊叫声,很明显他此刻在学校的医务室。

    成默已经完全记不得自己怎么到医务室的,只记得马博士的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在垫着书本的腹部,但奇怪的是,当时他一点都不觉得腹部十分疼痛,只是觉得自己那颗玻璃心脏,跳动急促到随时都会破体而出一般。

    除此之外,还有手腕,他带着那块奇怪手表的左手腕,像是点燃了把他烧成灰烬的火焰,而这些热量被死死禁锢在他身体里肆虐,焚烧着他的灵魂。

    他也不记得他在这种毁灭性的痛苦中坚持了多久,只记得他汗出如浆,青筋暴起,面目狰狞到孙大勇几个人被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教室.....

    接着他就昏迷了过去。

    昏迷之前还不忘记从口袋里掏出地高辛片含住。

    成默感觉身体并无异样,和以前昏倒醒来并无二致,他小心翼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自己的黑框眼镜带上,随后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指针依旧在有条不紊的旋转,但成默没有第一时间去按那个旋钮,而是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这间病房和医院里的病房格局都差不多,没有特别之处,墙面都刷着纯净的白漆,天花板挂着绿色的三叶吊扇,他旁边的白色帘子拉着的,想必窗帘旁边应该是另一张病床。

    此刻他视野之内除了躺着的这张病床、一张原木桌几、该有的医疗仪器及墙角的米色真皮小沙发外,什么也没有。

    如果真要说学校的医务室和医院的病房有什么区别的话,大概就是旁边的这扇大玻璃窗,铝合金框架结构,镶着大片的透明玻璃,窗户外面就是足球场,可以看到一群活力四射的少年在太阳底下奔跑,让人能感觉到生命的喜悦。

    成默听到了白色帘子那边有细微的声响,于是咳嗽了一声,那边立刻有了反应,马上他的新班主任沈幼乙和另外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眼镜,剪着利落短发长相身材很是性感的女医生走了过来。

    穿着白大褂的短发女医生看着成默,将挂在脖子上听诊器,拿起来塞进耳朵的同时一边向成默走过来,一边还有些责怪的说道:“醒了?你有这么严重的心脏病,怎么不在学校里报备?”

    成默感受到那个熟悉的冰冷物件贴在了自己的心房之上,看着窗户外面正在蓝天下挥洒汗水的同龄人,轻轻的说道:“天命若尽,无谓强求。天命未尽,何须我争。”

    短发医生在聆听成默的心跳,没有说话。

    而沈幼乙站在一旁,看着病床上靠着床头神情淡漠的少年,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刚刚在灵验的庙宇中虔诚祈祷过后,心灵获得了平静那般。

    沈幼乙对这样的心情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怜悯眼前这个态度消极的少年,也许她对他的理解是错误的,他并不是阴沉或者消极,而是一种伺机而动的看破.....

    沈幼乙这个时候也没有说话,她在等待校医高月美先做完检查。

    片刻之后,短发性感校医高月美摘下听诊器道:“年纪还这么小,就什么天命,天命.....要相信科学,相信医生!”

    成默无动于衷,说道:“没什么事了吧?没事我要上课去了?”

    高月美阻止了成默想要起床的动作,表情严厉的说道:“上课有命重要么?你在休息一会.....”接着高月美又像想起了什么一般,十分气愤的指着成默说道:“还有,你那是什么家长?打电话过去,居然说不需要送医院,给你吃口袋里的药,躺一会就好了.....”

    成默根本不愿意卖惨,说自己父亲刚挂了,母亲早就渺无音讯很多年,只能表情无奈的说道:“他说的没错.....去医院也只能这样,手术是没办法做的,万一醒不来......那也就醒不来了!”

    成默的语气中有一种他这个年纪根本不会有的少年老成,但丝毫也不显得刻意和做作,但这却更让眼前的两个美女怜惜。

    见成默根本不把自己的病当一回事,高月美将手中的笔和本子一合,皱着眉头道:“不行,我得给校长说,你这种情况不能上学了,必须得专心治疗.....”

    成默转过头认真的看着高月美淡淡的说道:“单心室、动脉导管未闭、大动脉异位、肺动脉狭窄....您觉得还有得治吗?”

    高月美的表情从恼怒到怜惜到惊讶到沉默,不过短短的一瞬,看着成默古井无波的面容楞了半晌才说道:“那.....那.....你.....那你更要住院啊!”

    成默道:“医生姐姐,请您不要为我担心了,让我安安静静的上学吧,只有在上学的时候,我才觉得我是存在的。”

    高月美不在说话,走过了白色的帘子,消失在了成默的视野范围,很快成默敏锐的耳朵就听见了柜子的响动,应该是皮鞋和木柜子发生了亲密的接触。

    这时沈幼乙走到成默的身边轻声问道:“成默你是怎么晕过去的?为什么监控被李伟用白纸遮住了?他们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

    沈幼乙的声音很好听,像是珍珠在磁盘上轻轻敲击的灵动,不过分的软糯,也不过分的坚硬,说话的语调更是带着语文老师那种特有的抑扬顿挫,很有美感。

    成默并不知道李伟这个名字,但也知道肯定是指的外号“猴子”的瘦高个,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没做什么,是我自己晕过去的....他为什么遮监控,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为了证明他的外号确实是猴子吧!”

    见成默不说,沈幼乙皱了皱眉头,她知道孙大勇,马继文,李伟还有董泽榆四个人是一个小集团,在班级里称王称霸,大多数学生敢怒而不敢言,成默和他们在一起突然晕倒,又被他们送到医务室,不可能和他们几个没关系,于是沈幼乙柔声道:“成默,你要相信老师,你说实话,我一定为你做主。”

    成默看了沈幼乙一眼,带着一丝嘲讽道:“我说实话了,你能开除他们四个?我说实话了,你能时时刻刻保护我?我说实话了,还挨打你会负责?”

    沈幼乙被成默问的一时语塞,孙大勇的家里是星城有名的富豪世家,仅仅因为打架想要开除孙大勇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要说孙大勇了,就连马继文,李伟还有董泽榆也最多是记过。

    但沈幼乙对成默生起了强烈的爱惜之心,简单来说成默的聪明和可怜激起了她的母爱,于是沈幼乙仔细斟酌了一下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追究到底,如果你说了实话,他们还欺负你,我一定为你负责.....”

    成默原本望着窗外的视线,转了回来,停在了沈幼乙洁白无瑕的面容上,她的眼睛里满溢着一种令人心动的纯真,素净的像是晨雾中的夕颜花,真是男女老少通杀的颜,换一个人,不管是男人还是男孩,怕都要痛哭流涕的感谢着答应。

    不过成默只是冷淡的说道:“这件事,我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你管,我从小到大,没有靠别人的习惯.....”

    沈幼乙仿佛没有听懂成默的意思,有些生气的道:“你的意思是,他们真的有欺负你?”

    成默再次把头转向窗户外面说道:“沈老师,麻烦你不要多管闲事.....”

    沈幼乙看着成默阳光下的侧脸道:“我怎么叫多管闲事?我是你们的老师!”

    成默看着操场上的两方人在奋力厮杀,为了一个足球争抢成一团,淡淡的说道:“知道为什么在野生动物保护区,禁止人类向野生动物喂食吗?”

    这个问题显然不在沈幼乙的知识范围之内,虽然她很不想谈话被一个学生牵着鼻子走,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为了不让它们失去野外的捕猎能力?”

    成默冷淡的说道:“这也是一点吧,主要是为了增强它们的生存能力,不能让这些动物认为人类都是善良的,如果它们从人类这里获得了安全感,就很容易被盗猎者猎杀,所以你的善良,必须要经得起人心的复杂!不要好心办坏事,一件事看起来是正确的,但也务必要考察清楚,你这样做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沈幼乙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学生说教,严肃的说道:“对我来说,这不是善良,也不是热心,而是责任,总而言之,这件事我不会不管的!你先好好休息,下午的课不要上了!”

    说完沈幼乙就往外面走,成默看着沈幼乙窈窕的背影,感觉脑仁痛,一般老师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哪里有这样青春热血正义感爆棚的,他还有半个学期要在这个班级上呆,可不想时时刻刻被骚扰,甚至把矛盾激化到校外。

    成默听见沈幼乙和校医打招呼并离开的声音,于是从床上下来,朝外面走去,越过帘子的时候,看见性感校医在桌子前面看狗血韩剧,他也不说话悄无声息的往外面走。

    高月美余光看见了成默在开门,立刻转头道:“谁准你下来了?给我在躺一会去。”

    成默转头道:“我上洗手间都不可以吗?”

    高月美看着成默的瘦弱的背影道:“你....算了,算了,你以后每天中午来医务室休息,我帮你测一下心电图.....实在有什么情况,也能及早发现,你也好早点退学去治疗。”

    成默手握在医务室的把手上,他没有回头,只是低声的说道:“谢谢.....”

    说完成默就离开了医务室,朝着洗手间走去,这个时候正在上课,除了偶尔有朗朗的读书声,四周一片寂静。

    校医室里洗手间很近,成默快步走进洗手间,找了一个蹲位,把门关上,然后抬起了左手腕,按动了那个旋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