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章 成默的沉默
    (沉默是一种处世哲学,用得好时,又是一种艺术。——成默)

    事情的起因是体育委员田斌在这次考试中压了重注赌成默是第一名,结果因为成默交了白卷让他血本无归,这当然让他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如果说是成默真没考好,输给了沈梦洁,那么他也无话可说,但现在这个结果是田斌完全无法接受的。

    因为明显成默是故意的。

    于是田斌走进教室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成默的边上,一巴掌拍到成默的课桌上,“呯”的一声制造了巨大的动静之后,冷笑了一声说道:“成默,你交白卷什么意思?”

    成默抬眼看了一眼高大壮实留着圆寸的田斌,置若罔闻,转头继续看着窗外的一片晴空。

    田斌外表粗豪,但心思敏捷,能进(1)班,自然学习能力也是极强的,据说家里很有背景,在班级里人缘也不错,和成默这种除了考试还行,其他一无是处的边缘人物相比,其实要厉害的多。

    成默毫不理会的蔑视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这更加让田斌觉得成默是在和他作对,因为班级里的人都知道他借了学点在长雅内部app上做庄。

    这一时刻田斌甚至认为成默是不是自己下了注,所以故意考砸的,反正他随时可以重新考回(1)班。

    这样的想法和成默的不理不睬让田斌有些恼火,他一把抓住成默的校服领子把他从椅子上提了起来,冷笑道:“你不给我一个适当的理由,那么对不起了,我所有损失的学点就必须你赔给我!”

    稍微顿了一下,田斌又补充道:“和我耍花招?我会叫你在长雅混不下去的....”

    成默这种小身板,又有心脏病的人,连剧烈运动都不能,更不要说打架了,他被扯的站起来之后,用力的推了两下田斌抓着他衣领的手,然而因为力气太小,对方的手纹丝不动.....

    这样的动作和这样的结果引得在围观的同学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种单纯的不带有任何含义的嘲笑让成默心中一痛,但这些痛却不是因为旁人的这些嘲笑,而是因为他孱弱的身体,他松开抓在田斌粗壮胳膊上的双手,任由对方抓着自己的衣领,一言不发,只是沉默。

    没有实力的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田斌见成默嘴唇开始变的有些青紫也很无奈,班级上的人都知道体育课都不上的成默身体有病,他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整的太过分,只能私下在想办法弄这个小子,于是他心念电转,大声的说道:“你不会是喜欢沈梦洁,所以故意输给她的吧?啧啧!还真是多情的种子,生怕自己的壮举不知道,所以故意考了七个鸭蛋!”

    本来坐在前排的沈梦洁正在微笑着看好戏,却没有想到田斌把事情扯到了她身上,成默这种其貌不扬只会读死书,一个框架眼镜遮了大半边脸的小个子怎么配喜欢她?更何况她是绝对不能接受成默是故意输的,也许成默是因为学校升级了监考设备,这一次成默没有办法作弊,拿不到满分,所以才没有办法才考了个零分的。

    骄傲的沈梦洁瞬间就脑补出了成默之所以考零分的原因,她腾的一下从课桌上站了起来,转头红着脸冲田斌冷笑道:“田斌,你自己瞎了眼,赌了一个作弊的骗子,能怪谁?有种你下次还压他,看他能不能考回(1)班来!”

    沈梦洁这种初中就在长雅读书的学生,和其他外面学校考进来的学生不一样,一直有种莫名的优越感,就好比城里人看乡下人的排斥,因此在成默第一学年的期中考试七科满分,赢了沈梦洁二十几分之后,沈梦洁一直把成默这个不起眼的赢弱少年当成眼中钉。

    然而期末考试和无数的小考,成默都是满分,这让沈梦洁开始怀疑成默是不是在作弊,沈梦洁这种天生就有优越感的人就是这样,当别人比她强的时候,她从不觉得是自己实力不够,而是怀疑对方使用了什么卑鄙的方法.....

    沈梦洁当着成默的面说成默作弊,这在班级里引起了一片哗然,但大多数人都没有当真,毕竟要次次考试作弊,拿到满分还是有难度的,尤其是语文,还有作文,而成默的作文可是都能当做范文的。

    田斌见面前的成默无动于衷,像是默认,而沈梦洁有些恼羞成怒,更觉的自己的猜测有一定的道理,于是他松开抓着成默衣领的手,又帮成默整理了一下有些皱的地方,轻笑道:“哟!成默你这爱的足够深沉,足够伟大啊!人家沈梦洁都嘲讽你作弊了,你也不反驳?”

    成默根本没有理田斌和沈梦洁,更没有在意那些探视的目光,只是沉默着又坐了下来,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他如果不是作弊,学校为什么把他赢得的学点扣完?”她可不能让别人认为成默是因为喜欢她,才故意输给她的。

    众人觉得沈梦洁说的好像也有那么一丁点道理,纷纷看着成默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似乎成默交白卷答案就在他喜欢班长沈梦洁和作弊之间.....

    这时恰好,班主任唐僧端着保温杯走了进来,看见班上闹哄哄的,忍不住皱着眉头道:“吵什么吵?田斌你站在走廊上干什么?还不回到座位上去?”但唐僧并没有批评站着的沈梦洁。

    田斌挠了挠了头假装憨厚的“哦”了一声,随后弯腰在成默耳边小声说道:“我还会找你的成默,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等田斌回到自己的座位,班级里的嘈杂声就渐渐低了下来,头发夹杂着灰白带着蛤蟆眼镜的唐僧唐水生走上讲台,将保温杯搁在一旁,他先瞥了一眼坐在窗户边上的成默,然后开口说道:“首先我们恭喜一下沈梦洁这一次赢得了第一名,其次明天要降班的同学也不要灰心,下次努力就能考回来.....今天我们讲解这次期中考试的数学试卷....大家先把自己的卷子领下去....”

    .......

    成默看着他一片空白的卷子,也觉得万分头疼,实际上成默真不是故意交白卷的,试卷上的题目,他是真的一道题目都做不来.....当然选择题可以瞎猜,但那不是成默的风格,他从来只写准确答案,再说就算选择题拿了几分,一样无济于事,他肯定还是最后一名,还不如交白卷…..

    成默无心听唐僧讲解题目,这些题目他都能听懂,但是却不能有效的和记忆中的那些公式对应起来。

    他知道这是一种认知障碍的疾病…..

    成默悄悄的挽起左手的校服袖口,上面捆着一块白色的腕表,之所以说是捆,是因为这块表在成默白皙瘦弱的手腕上束的非常的紧,像是黏在皮肤上面一般,半分都无法移动。

    这只表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的,一般的表在表盘上都有品牌标识,然而这只表上只有三支银色的指针在白如电子屏幕一般的表盘上漂浮着转动,并且表盘上还没有关于时间的刻度。

    这只既像电子的,又像机械的奇怪手表,是成默父亲成永泽留给他的遗物,自从成默参加父亲的葬礼之后,带上了这块表,就陷入了认知障碍,失去了联想能力。(详细葬礼剧情请看作品相关的序章)

    这就是他考试交白卷的原因…..

    成默完全弄不清楚这块表有什么用,但他清楚自己的认知障碍绝对和这块表有关,因为只要在黑暗中,按一下旁边的按钮,表盘上的指针就会消失,呈现一条五颜六色九芒星造型的基因链。

    成默正将手搁在抽屉里,冥思苦想的揣摩这块表到底是什么玩意,有什么功能的时候,唐水生喊道:“成默,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成默听到唐水生的声音,将课桌里面的袖子放了下来,随后站了起来,看着黑板上的粉笔字:“设p与p+2均是素数,pand3,数列......”这是这次数学考试的最后一题,是道高难度的数学竞赛级别的题目,为的就是拉开分差的。

    要是从前,对于成默来说,这样的题真是小儿科,分分钟解开,然而现在他看着这些字母和数字,脑子里面怎么都想不起来和它们有关的公式,于是他只能沉默。

    唐水生看着成默一言不发,皱着眉头道:“这道题你解不了?”他知道成默的水平,这对眼前这个少年来说,应该难度不大。

    但是成默却让唐水生失望了,他点头轻轻的说道:“这道题我做不出来.....”说完之后成默低下了头。

    班级里又是一阵骚动。

    唐水生沉默了片刻道:“你坐下吧!沈梦洁你起来回答!”

    身材窈窕的沈梦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开口道:“这道题目实在很简单,我的解题思路是这样的.....”

    奢华的教室里,回荡着沈梦洁如银铃的轻快的声音,众人们的注意力从失败者成默的身上移开,曾经那个学习天才的光环开始渐渐消失,本就只有这点优点的孤僻者,变的更加无足轻重.....

    成默坐下的时候,他的嘴唇变成深紫色,拳头捏的很紧,同样深紫色的指甲快要嵌入了肉里,不管因为什么理由,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说自己因为产生了认知障碍所以做不出来,以此来博取同情?获得怜悯?

    成默做不到。

    他清楚别人的同情和怜悯毫无意义,这些可不是什么好的感情,被怜悯的人必须接受怜悯中略带嫌弃的敷衍。

    成默从来不相信别人,他知道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拯救者。

    (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