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序章四 神秘遗物
    宴席结束后,成继东和黄巧云忙着收拾东西,把没有喝完的酒还有饮料收了起来,这些都是可以拿到批发部卖掉的东西。

    成默坐在一旁拿着手机刷题,等自己的叔叔、婶婶收拾完东西,好回家,忽然之间他的手机弹出了一条信息,刚开始他以为是垃圾信息,因为他的手机里没几个人的电话号码,他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

    但浮现的却是李济廷的名字,点进去一看,短信内容是叫他现在来殡仪馆的停车场。

    成默有些奇怪,李济廷是最先一批离开的人,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还在阳明山,他想不出来有什么事情值得这样的大人物专门在停车场等他。

    成默百思不得其解,跟叔叔成继东说了声,就起身离开了大厅,朝食堂外面走去。

    这天的天气格外的阴冷,天幕低沉,外面的风大到让人有些呼吸不畅,成默有些瘦弱的身子走在冷风中像是随时要被吹走了一般。

    成默缓慢而平静的走到了有些空寂的停车场,环顾四周寻找目标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a8在车堆里面,鸣叫了一下,并闪了闪大灯。

    灯光在这个略显灰黯的世界像是指引方向的灯塔。

    成默径直朝着那辆挂着军牌的奥迪a8走去,又在想社科院的研究人员为什么会和军队扯上了关系,不过这种想法只是电闪而过,因为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

    成默并没有加快脚步,依旧按照恒定的节奏慢慢走近奥迪,此刻他已经能够看清楚李济廷正坐在后座开着窗户抽烟,萧瑟的风吹的他的长发有些凌乱,烟灰在空气中如同蒸发了一般,瞬间就被卷的不见踪影。

    见成默走了过来,李济廷远远的向他笑着挥了挥手。

    成默走到了后座的窗户边,李济廷先是随手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然后转头对成默开门见山的说道:“叫你过来,是因为有样东西要给你…..”

    说着李济廷从西装的上衣内袋里掏出一个系着红绳子的白色丝绸袋子,袋子上面印着一个红色的六芒星标志,李济廷将袋子在手中掂了一掂,随后从窗户里伸出手递给成默道:“刚才忘记给你了,这是你父亲的遗物,你可要好好保管。”

    成默颇有些疑惑,因为父亲在京城留存的物件已经在转交遗体的时候全部交给他和叔叔了,但李济廷现在居然又交给他了一些,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也有些奇怪,成默接过李济廷给他像是装首饰的丝绸袋子,稍微捏了一下袋子然后说道:“谢谢,还麻烦您亲自跑一趟。”

    李济廷笑了笑道:“应该的,我和你爸爸是朋友…..”

    成默道:“那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李济廷点了点头,“我等你考到京城,我们京城见,好好生活,别让你爸爸失望!”

    成默道:“这个我也只能尽力而为。”

    李济廷笑道:“尽力而为就已经很好了!”说完李济廷就向着成默挥了挥手说道:“再见成默”

    奥迪向前慢慢驶去,李济廷的脑袋从窗户里伸了出来,像是想要说什么,然而最终却没有说出口,只是又一次挥了挥手。

    李济廷坐好之后,将窗户按了上来,后视镜里面成默的影子逐渐变小,直到消失。

    驾驶座上穿着军装正在开车的国字脸魁梧男人,忽然用低沉的声音开口说道:“这不像你的风格,怎么多愁善感起来?”

    李济廷道:“知道了永泽的一些小心思,所以惋惜和感伤......”

    国字脸男子听到成永泽的名字沉默了一下道:“这东西你现在就给他,不知道是福是祸!”

    李济廷笑着说道:“对于这小子来说,当然是福,反正已经不会有更糟糕的结局了。”

    “那你怎么不给他说明如何使用?”

    “如果这点难题他都破解不了,怎么也不可能成为‘天选者’,不如不要浪费永泽好不容易得来的‘乌洛波洛斯’(注1)了....”

    …….

    等奥迪a8走远,成默打开丝绸袋子,低头看了眼里面的东西,一把钥匙,两枚徽章以及一块闪耀着幽暗光泽的白色手表。

    钥匙他认得,是开他父亲在社科院分的宿舍的门的钥匙,这个他原来经常见过。至于两枚徽章,一枚圆形的显而易见,蓝色银嵌珐琅上面“华夏社会与科学研究院”围成了四分之三个圆,另外四分之一是五颗金黄的五角星,而中间则是一个十字分成的四个格子,格子中间是“学部委员”四个字。

    徽章的背面雕刻着数字111,这是编号,成永泽刚好是华夏第111位学部委员。

    毫无疑问这枚学部委员徽章自然是他父亲获得的最高荣誉,而另外一枚徽章就耐人寻味了。

    这枚徽章的上半部分是比两个指甲盖略大的小旗子,旗子上下都有金色的金属条固定,金属条上有三角形的花纹,而旗子中间是一个黑色的正三角形,三角形的中间是白边描成的睁开的眼睛,瞳孔则由星星和月亮组成。

    旗子下面的金属条链接着一枚金色的徽章,徽章的主体由围着金色橄榄叶的蓝色波纹状珐琅组成,上面则是雕刻着金色的分规,下面则是金色的曲尺,在圆规和曲尺中间的菱形空间里镶嵌着金色的字母g.....

    成默将这个徽章拿起来看了一下,分规,曲尺,全视之眼,这么明显的标识,成默立刻就认出了这是很多街边读物里,在幕后操控世界的邪恶社团“共济会”的徽章。

    原本这个“自由石匠工会”默默无闻,不过在《货币战争》和《统治世界》两本书大火之后,共济会这个影子政府,地球上最强大的金融组织,才如同隐藏在海底的巨兽一般在真假难辨的迷雾中浮出了水面....

    各种各样的传闻随处可见,有人说这不过是个慈善组织,有人说这是人类精英联合在一起想要依靠这个组织建立“世界新秩序”,有人说“共济会的目标就是把全球人类消灭到只剩下5亿”,有人说这不过是一群金融寡头组成的有钱人协会....

    总而言之,传言多如牛毛,真相只在少数人手中,原本这些事情也与成默无关,只是此刻在李济廷交给他父亲的遗物中,突然出现了一枚共济会的徽章,叫成默一头雾水,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居然还有可能是共济会的成员。

    不过就算成永泽是共济会成员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像成永泽这样的天才受到邀请加入共济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成默将徽章放回袋子里,拿起最后一样遗物,这块手表成默从来没有见他父亲戴过,并且成永泽似乎并没有戴表的习惯。

    成默怀疑是不是李济廷弄错了?但又觉得不可能,李济廷这样身份的人专门等他,交给他的东西,就算不是父亲的遗物,也肯定是故意给自己的。

    成默将装有徽章和钥匙的丝绸袋子塞进了上衣口袋,拿着手表仔细的看了一下。

    这块表已经停了,白色宝石表盘像是泛白的电脑萤幕,上面没有任何品牌的标志,银色的指针浮在表盘上面一动不动,成默又翻过来看了看背面,这块表浑然一体,连螺丝都看不见一个,

    背后的圆形底盘上镌刻着一条银色的衔着自己尾巴的龙.....

    成默将表套进手腕,准备试戴一下,没料到他还没有去扣搭扣,白色的手表就像活了过来,如同一条扭动着的白色小蛇,收束着白色的一节一节表带,紧紧的勒住了他的手腕。

    成默大吃一惊,正想要伸手将这只怪异的表扯下来,便感觉到手腕一疼,仿佛有电流直击自己的大脑,接着他感觉到脑海里一片空白,便晕了过去......

    而在成默晕倒在地的时候,白色的表盘上开始滑动一列一列的五彩的基因链条,而背面那条银色的龙的嘴部,像是灌注了鲜血一般变成了猩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乌洛波洛斯——中文名“衔尾蛇”是一个自古代流传至今的符号,大致形象为一条蛇(或龙)正在吞食自己的尾巴,结果形成出一个圆环(有时亦会展示成扭纹形,即阿拉伯数字“8”的形状),其名字涵义为“自我吞食者”(self-devourer)。这个符号一直都有很多不同的象征意义,而当中最为人接受的是“无限大”、“循环”等意义。另外,衔尾蛇亦是宗教及神话中的常见符号,在炼金术中更是重要的徽记。近代,有些心理学家(如卡尔?荣格)认为,衔尾蛇其实反映了人类心理的原型。

    蛇神代表智者,象征着中人生观的是一“衔尾蛇(又做咬尾蛇)”“(uroboros)”的符号。北欧神话中洛基的孩子,是一条头尾相衔雌雄同体盘绕着整个世界的巨蛇,中译名乌洛波洛斯。就某种意义而言,ouroboros 意味一种「恶性循环」。当代思想已不朝某预设的真理或目标前进,所以说不定这尾蛇或龙可为某种哲学的象徵。

    它不仅具有哲学上的意义,在很多远古神话中,都流传着一条吞食自身而存活下去的蛇或者龙,实则比喻人从诞生之日起,不断蚕食着昨日的自己,死后转生,重新由婴儿开始重复新的一生。咬住自己的尾巴而首尾相连的蛇,就是生命轮回往复的象征。这样的符号,最早发现与三千多年前的古埃及,并在很多古老文明之中都有发现。大约超过四十多个古代文明中都出现过与此类似的蛇环。在不同的文明中,有着不同的象征。通常,蛇的形态还被表现为双环形,即“∞”形,作为太阳的符号,表现了其运行的轨迹,象征着永恒与无限。在心理学中,还比喻自我尚未形成前的一是混沌,象征着支配一切的“母亲”。有着众多的寓意的蛇环ouroboros,其共有的含义便是: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