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序章二 金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公平
    火化完毕,婶婶黄巧云带着成默将骨灰盒寄存在殡仪馆,因为成永泽是意外身亡,自然不会提前买好墓地,所以正式的安葬会在购买墓地之后选择一个黄道吉日,请一些道士或者和尚来做法事。

    黄巧云在成默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墓地价格,吐槽省城的物价高企,一个骨灰盒就花了五、六千,不是在殡仪馆买的还不提供寄存服务,又说人死如灯灭,生前吃的好、住的好就行,死后没必要追求那种奢侈的豪宅式墓地......

    成默自然明白,黄巧云的言下之意就是给成永泽买块便宜墓地就行,只是成默心想,儿子的墓地比老子豪华太多,也太不成体统了,是的,成默在很多年前就拥有了自己死后的住所,还是他爹成永泽带他自己来选的。

    成默暗忖要不自己那块墓地给父亲得了,像成永泽这样出过好几本人类学著作的大拿,至少得给后人一个像样的能够缅怀和凭吊的地方,而自己勉强只能算是聪明,父亲这种天才自然是难以望其项背的,在加上自己估计没几年好活了,更不可能达到父亲这么高的成就....

    这时成默想起了成永泽写的最后一本书叫做《人类起源》,成永泽请他的导师华夏社科院院长李明德斧正的时候,李明德觉得这个标题太大,这么多学术界的大拿都不敢比肩达尔文,以此为题,但成永泽居然敢,这实在太轻浮。

    但在看过成永泽的手稿之后,便将成永泽从湘省社科院调入了华夏社科院,并委任他为人类学研究所的副所长,在今年年初又当选了社科院学部委员,由此可见这本书应该担的的起它的名字,只是遗憾的是成默始终未见这本书出版,从华夏社科院移交的遗体和遗物中,也没有《人类起源》的手稿,不知道此时父亲的这本遗作在谁的手上.....

    成默倒不是为父亲的学术研究担心,而是如果书的内容真能配的上《人类起源》这个大标题,其版税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成默从来不觉得渴望金钱,追求金钱有什么不对,更没有什么好羞耻的,对于他来说金钱就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是伟大而自由的工具,金钱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公平。

    因此说人类的社会地位与其能够控制的金钱直接挂钩,并不是没有道理.....

    成默完全没有在听婶婶黄巧云说了些什么,只是想到叔叔成继东将顺理成章的成为自己的监护人,就有些烦恼,尤其是想到他那个堂姐成休言,就一个头两个大。

    没错,他堂姐的名字——成休言,也是他爹成永泽的杰作,不过成默叫做沉默还算恰如其分,成休言却完全和“休言”八竿子打不到一边,和成默体弱多病,不爱说话完全相反,成默做警察的堂姐成休言简直就是多动症患者,喜欢运动,精力充沛,话多性急.....

    这些正是成默所不喜的,而她的优点:长的漂亮,热心善良,正义感爆棚.....也正好是成默所不喜的.....

    再加上还有个更小的堂弟成潇阳,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屁孩,成默对叔叔一家真是没什么好感,若非有层亲戚关系,还有成继东每逢聚会都要念叨的,他就是为了成永泽能够上大学,所以才放弃了上大学的论调,成默真想和这一家人撇清关系。

    成默倒不是看不起典型小市民思维的叔叔婶婶,只是不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太麻烦,而成默天生就怕麻烦。

    说来有些奇怪的是,成继东和黄巧云的基因远不如成永泽和林怡青好,但偏偏生出来的女儿和儿子颜值很高,而本该很帅的成默却长的很普通,只能感慨造物的神奇了。

    成默和黄巧云看着工作人员爬上楼梯将父亲的骨灰放到高处,架子的底层全部已经摆满了,只能放在高处,下来之后,工作人员又按照存放位置写了张寄存卡交给他。

    对于这种毫无价值的东西的保管权,黄巧云自然不会和成默去争,紧紧抓着装有大把礼金的挎包对成默说道:“走吧!小默,中午还有一顿饭要请,又是一大笔支出,我跟你叔叔说没必要请五百多一桌的饭菜,留点钱给你看病,你叔叔不干,觉得不能太寒碜了,丢了你爸的面子,按我说你爸死....都已经去世了,还要这些虚的面子干嘛?重要的是帮你留点安生立命的钱才是硬道理.....”

    实际上五百多一桌的饭菜已经很便宜了,湘省社科院虽然没有什么实权,是个清贵的单位,但其中有能力的人都是能够给湘省决策者建言的智囊,国家拨款也不算少,算不上边缘单位,来参加成永泽葬礼的人,几乎都是湘省高端知识分子,其中不乏知名学者。

    再说成永泽的工资并不低,加上出了一些书,收入算是相当不菲了,在阳明山的食堂请观礼的客人吃饭实在有些出纳之吝、分斤掰两,更何况来者给的礼钱都不算少。

    这些事情成默懒得去计较,但不代表他不懂,而且他对于面子什么的,成默是完全不在乎的,不过他在乎那些钱。

    哲学与历史看的越多,就越不相信人性,成默明白,良心这种东西,在利益面前无足轻重。

    虽然他还不能洞悉黄巧云真实的想法,但他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小限度的收获失望,于是他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说道:“真是幸苦叔叔婶婶了!”

    黄巧云道:“幸苦什么!这都是我和你叔叔应该做的.....你看你爸爸这一走,你们家就剩你一个人了!你那狠心的妈,快十年没有消息了,真是......”

    想到此时说这些像是在成默伤口上撒盐,黄巧云讪笑一下,转而立刻信誓旦旦的安慰道:“放心吧,小默,以后叔叔、婶婶会照顾好你的,你说你如今就只有我们这些亲人了,不依靠我们,依靠谁去呢?”

    成默完全没有去听他这个唠叨的婶婶说了些什么,他对这些营养价值不大的话,向来都是自动屏蔽,如果什么垃圾话都要听进耳朵,他那畸形的小心脏估计早就爆炸了。

    他过滤着婶婶连绵不绝的唠叨,向殡仪馆食堂走去…..

    此刻临近中午,装修古色古香的阳明山殡仪馆食堂宽敞的大厅里坐满了人,看上去颇为热闹,虽然这是场肯定不会丰盛的午宴,但许多湘省社科院的领导和知名学者没有走,其他来观礼的人自然也只有耐着性子等吃了这一顿饭再离开。

    成默的叔叔成继东和李奉贤安排一些贵宾入座,主要是一些身份高的领导和学者要排好席面上的座次,省的有谁看不出眉眼高低坐错了位置,出现尴尬不快的事情。

    至于其他人,大抵上就是相熟的坐在一块,也不用刻意的去安排座位。

    此时大厅里已经密密麻麻的坐了十六、七桌人,因为大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交谈起来也就没有障碍,不过毕竟都是文化人,说起话来轻言细语,言辞也儒雅,因此并不显得特别的喧闹。

    而成默则像一个无人关注的配角一般,坐在窗户边的偏僻的角落温习功课,过两天就要期末考试了,他必须抓紧时间在理清一遍知识点,他并不是在乎从来没有丢掉过的第一名的位置,更不在意自己的成绩,而是他不喜欢自己犯错,尤其是考试这样简单的事情。

    离开席还有二十多分钟,成默马上就投身于题海之中,对于成默来说,他的身体不能运动,但是他的脑子可以,做题、学习这种能够激发思考的大脑活动让他感受到一种类似于跑步,浑身发热流汗,头脑中没有任何杂念,超越了时空障碍一样的快感。

    通俗的来说,就是学习使我快乐。

    成默拿着手机飞快的解着题,很快就沉浸了进去,就连他叔叔成继东到处找他都没有注意,直到成继东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成默才从题海中清醒过来,抬头看着成继东。

    成继东脸上还缀着一些汗水,表情有些紧张,他带着责怪的语气说道:“小默,这个时候还玩什么手机!快过来,你爸爸的导师李明德,李院长的儿子李济廷,李博士要跟你说几句话....”

    成继东作为一个小商店主,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么高段位的人,自然有些诚惶诚恐。

    成默对父亲的交际圈子并不熟悉,但也知道李明德这种进入了华夏决策层的大拿,不过他并没有见过父亲的这位导师,更没有见过李济廷,李济廷地位虽然高,可也算是成永泽的师兄,找成默说几句话表示一下关心,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成默“哦”了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手机塞进裤袋里,跟着成继东朝着最前面的桌子走去,此时正在上菜,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四凉四热”做为开胃压桌菜,穿着制服的服务员穿梭其中,席间的人们夹着开胃的佐餐小品,边吃边聊。

    成默随着成继东走到了第一排最靠近大门的那一桌,这一桌的人数是最少的,只坐了九个人,而且这一桌的人看上去年纪都偏大,都带着浓浓的身居高位的威严,除了坐在主位上的中年人,稍微年轻一些。

    成默一个都没有见过,只知道其中坐在主座右侧,头发花白的慈眉善目的老者是湘省社科院的院长王山海。

    之所以知道知道王山海,是因为看过他写的《华夏哲学简史》。

    当然还有一个他虽然不认识,却知道他是谁的,那就是坐在主座上最醒目的,年纪在这一桌里最小的李济廷。

    李济廷穿着一身熨帖的黑色的西装,和在座的其他留着中规中矩的发型带着眼镜的学者们不一样的是,他留着一头中分长发,很有艺术家的气质,眼睛不大,像是在眯着,嘴角始终弯着,如同在笑一般。

    成默刚走近,李济廷便上下打量了一下瘦弱的像根豆芽菜,身量只有一米七多一点的成默,他将筷子搁在筷架上,问道:“你就是永泽的儿子?”

    此刻一桌子华夏文科类学术界的大拿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有些瘦弱的成默身上。

    成默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看上去像是有些怯场的样子。

    李济廷笑了笑说道:“别紧张!叫什么名字?读几年级了?”

    虽然成默很想不理会如此幼稚,把他当三岁小孩的问题,但却只能无奈的老实回答道:“成默,读高一!”

    听到成默的语句里含着一种异样的平静,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胆怯,李济廷饶有兴致的问道:“成默!沉默?你爸怎么跟你起这样一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