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六百一十八章 痛哭的程咬金
    “说到这个关于烈士的抚恤问题,臣就有一个新的想法,臣肯请皇上在全国各大州府设立我们大唐的武装部。”张楠拱手道。

    “武装部?那是什么?说的更详细一点。”李二同志显然是对张楠这个新成立的部门十分的感兴趣。

    “武装部?清泉,你这可是削尉迟黑子的权啊,现在尉迟黑子出征在外,顾不上这么多,你到一下子分出个武装部来,哈哈,有意思,等到尉迟黑子回来了,一定会去你府上找你的。”程咬金一听张楠说的这个武装部,很明显就是在分兵部的权,于是程咬金便笑了起来。

    其实程咬金这也只是打趣罢了,尉迟恭可不是贪权之人,就算是李二同志成立了这个武装部,那尉迟恭也是不会说什么的。

    “其实不然,武装部只是个名字罢了,并不会影响到兵部,要是细算起来,这个武装部就相当于兵部再各大地方的分部。”张楠继续说道。

    “我们现在已经从府兵制到募兵制慢慢的过渡了,如果继续使用府兵制的话,这关于烈士的抚恤和家属优待问题纯粹属于空谈,所以这时候就体现出武装部的重要性了。”

    “现在我们大唐的部队大都是闲时为农,战时为兵,只有少部分的部队是我们的国库在出钱供应,但是这个现象正在慢慢的替换掉,随着军校的大力发展,那些单纯被强征进来的士兵会被遣返回当地,留下的就是我们大唐的主力军了。而那些被遣返回当地的士兵们会受到当地武装部的接纳。”

    “武装部主要负责的事情有一下几点。负责当地可充当战力人员的登记、统计工作。协助当地的官府做好复员退伍军人的安置和烈军属的优抚工作。”

    “皇上您想想,若是能将这个工作开展下去,不出十年,我们大唐各地将会出现一大批可以战时直接投入战斗的士兵而不需要重新训练,而我大唐的常备军不断进行着新兵入伍,老兵退伍,每一个人的档案都会被当地的武装部记录,这样我们也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一旦发动了大规模战争,我们大唐到底有多少可用之兵,不管如何说,这个武装部都是在简化和优化兵部的工作,臣觉得皇上可以试一试。”

    张楠说完,李二便露出了思考的神情,就像张楠说的那样,现在的大唐处在府兵制向募兵制过渡的阶段,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府兵制一定是会退出历史舞台的,而在各地州府建立当地的武装部,则是继续推动募兵制的动力。

    “清泉你说的话朕倒是认同,只是我们大唐地广人稀,就算把当地的可用的战力计算在内,朕觉得也没有什么太大用处啊,算来算去,还是那么多人。”李二皱眉道。

    “皇上此言差异,皇上您想啊,咱们大唐才刚刚建国没有多长时间,您想想,如果我们能够继续保持着这个国泰民安的势头,我们大唐的人口向上蹿几蹿也用不了几年,马上我们的船队就要出海寻找高产的农作物了,等到把那些作物带回来,解决了我们大唐百姓吃饭的问题,皇上您还害怕没有人口吗?”张楠笑道。

    李二听后这才想起来现在的大唐已经不是当时刚建国那个国力羸弱的大唐了,于是李二也是会心一笑。

    “说得不错,那就依你所言,在各地州府设立武装部,做好各地的兵员记录等工作。这样战死的士兵们,不会遗漏一个人,而也可以很快的找到他们的家人给出我们的政策,不错。”李二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关于抚恤的问题了,臣初步拟定,所有战死的士兵家庭不论家中有几口人,在查明家中有人战死后,朝廷为他们分发两贯钱作为抚恤金,同时他们的子女在当地的小学进行学习的时候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优惠,不论是经济上的帮助还是物质上的帮助。”张楠道。

    张楠给出了两贯钱的优厚条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毕竟现在大唐人口稀少,兵员依旧是个大问题,给出这么好的条件,完全是为了打消那些来参军人的后顾之忧,同时也是吸引那些还在观望来不来参军的年轻人。

    “两贯钱?会不会多了点。”李二同志皱着眉说道。

    “依臣来看,不多,皇上您想,我们此次出征高句丽,征到的俘虏能为我们创造的价值何止百万贯,臣大概算过了,就算把我们所有能够用到烈士抚恤的钱全部算上,也不过是三贯出头罢了,而随着我们的发展,出征死去的士兵只会越来越少,皇上不必担心国库负担不起的问题。”

    张楠一看李二觉得钱给的多了,立马开口解释道,对于战死沙场的士兵,张楠觉得只要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怎么优待他们都不过分。

    “那行吧,就依你说的,两贯钱,就从此次出征的人开始算起,不就是八万贯嘛,能够让我大唐的百姓对大唐放心,朕觉得这钱该出。”李二一拍板,这个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

    “呜呜呜呜。”李二话音未落,大臣们的行列里面变传来了一阵哭嚎,众人寻声望去,才发现是程咬金在捂着脸哭嚎。

    “知节,你怎么了?”李二看着痛哭的程咬金有些不明所以。

    “皇上,老臣,老臣感动啊,这么多年来,为大唐战死的士兵们不计其数,现在这些战死的士兵终于可以瞑目了啊,他们的家人我们大唐也能为他们赡养了,臣跟着皇上您南征北战了这么多年,我们这些当兵的死了多少,皇上您也清楚,臣这是感动的啊。”

    程咬金并不像是虚情假意,反倒是看起来真的十分感动。

    听见程咬金这么说,李二也是十分的感慨,随后道:“知节说的是,当年朕还是秦王的时候,带着手下的士兵南征北战,为我大唐打下了偌大的江山,可是到现在,那些战死沙场的士兵,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是朕的罪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