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六百一十章 被逼死的两人
    “郎君,今天晚饭我不回来吃了,今日约了圣曼去私人会所练瑜伽,你晚饭自己解决吧。”崔玥说完,便匆匆忙忙的出门了,而金圣曼则是站在张楠府邸的大门口一脸奸笑的看着满脸无语的张楠。

    看着自己的媳妇跑没影了,张楠内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个疑问,这个金圣曼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还有,这个金圣曼不是说喜欢自己的嘛?怎么现在拉着自己老婆一天跑了来跑去呢?难不成把攻略目标转到崔玥身上了?

    经过上次历史性的会面之后,金圣曼和崔玥有过一次长谈,谈的什么张楠并不知道,但是张楠知道崔玥和金圣曼是越走越近了。

    长谈后的第二天,张楠便准备带着崔玥去私人会所泡泡温泉,解解乏,可是崔玥一再要求要把金圣曼带上,张楠无奈,只能应了崔玥的要求。

    可是这把金圣曼带到私人会所之后,崔玥便拉着金圣曼跑没影了,随后崔玥和金圣曼,便是经常性的去逛逛超市,或者去私人会所练练瑜伽,再不济就是一起去红妆阁买买化妆品,总之崔玥和金圣曼的感情升温速度那叫一个快,简直是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要不是张楠知道金圣曼是女人,恐怕早都暴走了。

    金圣曼拉着崔玥跑了,张楠在府上也是百无聊赖,李二已经来信了,说他马上就要启程赶往长安班师回朝了,但是战事还在继续,尉迟恭依旧全力攻打着还在拼命防守的高句丽,其实还是为了捉到更多的俘虏,但是很明显他也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了,毕竟有着轰天雷这样的热武器,破城简直不要太容易。

    尉迟恭每天的工作基本上就是骑着马然后下几个命令,第一个命令是热气球升空炸门,第二个命令是全军出击进城抓俘虏,第三个命令是原地休息点清俘虏,第四个命令就是全力奔赴下一个城池。

    正当张楠坐在自己的海南黄花梨的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太监来到了张楠的府上,说李承乾有请,张楠一听自己终于有事干了,也是连忙往宫中去。

    李二同志御驾亲征的这段时间里面,李承乾监国也监的十分成功,留下来一同协助李承乾监国的房玄龄,长孙无忌等人都是齐齐夸赞李承乾有李二同志当年的风范。

    等到了李承乾的东宫,张楠便看见李承乾坐在椅子上,眉头深皱的看着一封密信,密信上面的火漆显然是刚被打开的。

    “承乾,这么着急把我叫过来干嘛。”张楠也不跟李承乾客气,反倒是李承乾见了张楠之后,一副看见了亲人的模样,赶快站起身来拉住了张楠的胳膊。

    “张师,你可算来了,你要救我啊!”李承乾哭丧着脸说道。

    看见李承乾这幅表情,张楠心中顿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李承乾早都不是以前那个叛逆太子了,相反,现在的李承乾越发的成熟,什么事情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并且严于律己,分明就是一副稳坐太子位要当明君的架势。

    现在李承乾居然说出了这种话,这就说明他碰见的事情不小。

    “承乾,你别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你是不是犯什么错了。”张楠问道。

    “不是我,我没犯错,我哪敢啊,要是监国的这段时间里面犯了什么错,父皇回来还不扒了我的皮?”李承乾继续哭丧着脸说道。

    “不是你?那是什么事?”张楠奇怪的问道。

    “是父皇,父皇啊!”李承乾呐喊道,说着,便把手中的信件递给了张楠。

    张楠也是一脸凝重的接过信件看了起来,看了半天,张楠才是长出一口气,随后道:“承乾,皇上这是要逼死咱们两个啊。”

    “没错啊张师,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不是找你来商量对策了吗?”李承乾继续是一幅无言的表情。

    李二同志的信件上大致就说了一件事,那就是现在他已经想到办法把金德曼给弄到大唐来了,所以叫张楠和李承乾不要担心,然后就是让他们提前给长孙皇后把这件事说清楚,让长孙皇后做好准备。

    信件不长,但是张楠和李承乾心很累,这都叫什么事,现在李二同志远在新罗,自然是受不到长孙皇后的怒火了,那遭殃的肯定只有送信的两人了。

    信上说的很明白,务必要让长孙皇后接受这件事,因为李二同志已经答应一回去就给金德曼赐为贵妃,如果李承乾解决不了的话,那就叫上张楠一起,如果两个人都把这件事解决不好的话,那就等着回去被扒皮吧。

    “张师,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你去给皇后娘娘送信去。”张楠摊了摊手说道。

    “什么!张师,你这是叫我去送死啊,我娘她可不是好惹的,看起来贤良淑德,背地里狠着呢,人后的时候父皇都不敢跟我娘对着干。”李承乾欲哭无泪。

    “那有什么办法?你是皇后娘娘的儿子,你不去谁去,再说了,你只是个送信的,皇后娘娘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张楠道。

    “不成啊张师,你看我父皇这些年没怎么纳妃选秀,那都是我娘没点头,你以为呢,现在突然要让我娘给那个新罗女皇弄一个贵妃的位置,我娘肯定要打死我的。”李承乾此时就差给张楠跪下了,抱着张楠的胳膊就不撒手。

    “那有什么办法啊,你不是被你爹打死,就是被你娘打死,你自己看着办啊,我先溜了,这件事是皇上的家事,我可不敢多掺和。”张楠说完,就打算脚底抹油开溜。

    “张师你不能这样啊,信上说的很清楚,你也别想跑,要是我娘不愿意,那等父皇回来,我就说你临阵脱逃,没有帮我办这件事才导致了这件事的失败。”李承乾一句话就把张楠的后路给堵死了。

    “你还真绝啊。”张楠看着李承乾咬牙切齿的说到。

    “那没办法,反正横竖都是死,有张师你陪我,我也不算寂寞了。”李承乾脑袋一偏,不看张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