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六百零四章 随地大小便
    晚上金德曼在宫中举行了庆功宴,为此来庆祝新罗之围已解,接下来的新罗,只需要修养生息,然后和大唐搞好关系即可,这件事对于新罗的贵族还有新罗的百姓们都算是一件喜事。

    整个庆州城知道了泉盖苏文被活捉的消息,家家户户都是张灯结彩的,就算是再穷的百姓,今天都是破例的吃了顿好的,更有甚者直接是将准备过年的食物拿出了一部分出来,以此来庆祝他们不用做亡国奴了。

    晚宴结束之后,金德曼也是很顺理成章的把李二请到了偏殿中商量起了事情。

    “德曼,这次朕将泉盖苏文给你活捉了下来,那之前你答应朕的事情,是不是要兑现了?”李二一看殿中也没有外人,于是笑呵呵的说道。

    李二口中的那件事,就是出征之前金德曼说的,等到战事结束,就和李二同志回大唐去。

    金德曼自然是不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今日就是为了商量这个事情的。”说着,金德曼的脸色便有些尴尬。

    “本来这件事我已经和圣曼商量好了,我先慢慢的教她一些关于处理国务上面的东西,然后再慢慢的让她接手,可是,可是。”可是了半天,金德曼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什么?”李二一脸奇怪的问道。

    “可是唐皇你打的实在是太快了,这前两天还吃了亏,两天之后就把泉盖苏文给捉回来了,我还没有来的及安排这些事情。”金德曼道。

    李二听后,便露出了笑容说道:“嗨,朕以为你说的是什么事情呢?朕还以为你突然变卦,不想要去大唐了呢。”

    “那怎么会,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那我是绝对不会变的。”金德曼一脸正经的说道。

    “那就把公主留在这里,朕在这留下观礼,亲自参加她的登基大典,这样她的王位做的也算是稳当了。”李二略加思索之后,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这其实也是李二能想到最给面子的方法了。

    一般像是新罗这样大唐的属国君王更替,只会收到一封来自长安的比较官方的书信,大意就是知道了,首先是承认国家政权的交替,随后就是大概点明不要忘记谁才是爸爸这样子。

    而宗主国的皇帝来参加附属国皇帝的登基大典,那可是古今未有的事情。

    “朕参加了她的登基大典,就是变相的告诉新罗的朝臣这是朕亲自承认的新罗王,这样你们国里面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就要掂量掂量了。”李二道。

    “这样当然是好,只是我害怕圣曼做不好这个新罗王啊,虽然她从小就跟在我的身边,我们二人一起长大,但是这治理国家可不是小事,我不能就这么贸贸然的撒手不管不顾啊。”金德曼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她不知道金圣曼到底能不能当好这个新罗王。

    “那你当时坐上新罗王的位置的时候,不也是什么都不会吗?朕看你这个新罗王做的不是也很好嘛?”李二调笑道。

    正当金德曼开口想辩解几句的时候,金圣曼突然跑了进来。

    “姐姐,我都听到了。”金圣曼看着金德曼认真的说道。

    “听到了?听到什么了?”金德曼不解,毕竟她和李二说的也不是什么秘密。

    “听到你要把我留下当新罗王。”金圣曼道。

    “听见了就听见了呗,这件事我们不是早都商量好了吗?我跟着唐皇去大唐,你留在新罗做新罗的王。”金德曼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当时是说好了,但是现在我反悔了,姐姐你都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为什么我就要牺牲我的幸福去成全新罗呢?”金圣曼一脸不甘的说道。

    “反悔?你怎么能反悔呢?那你不当这个新罗王,让谁来当?”金德曼此时也是有些生气了。

    “谁爱当谁当,总之我也要跟着姐姐你去大唐。”金圣曼一脸坚定的说道。

    “你......”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李二也是站了出来打圆场说道:“我看啊,你去大唐不是像跟着你姐姐,你是想跟着清泉吧。”

    被李二说中了心事,金圣曼先是脸一红,但是很快金圣曼便恢复如初,随后道:“没错,我就是想跟着他。”

    “你......他可是有家室的人啊。”

    “唐皇不也是有家室的人嘛?”

    “......”

    “不行,我不同意,你必须留下来。这件事没得商量。”金德曼也是寸步不让的说道。

    听见金德曼这么说,金圣曼也没有多费口舌,直接就出了偏殿。而金德曼看见金圣曼这幅模样,也是被气了个不轻。

    “为什么去了一遍大唐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金德曼一脸无奈的说道。

    “行了,你也别生气了,你站在她的位置上想一想,朕倒觉得她说的也不过分。”李二说的也是十分的中肯。

    屋内李二还在劝导着金德曼,而金圣曼则是直接到了出了偏殿,前往晚宴的地方,她知道,虽然现在晚宴正主两个走了,但是官员们还是会继续饮酒作乐的。

    此时的张楠正和昔和还有昔儒礼喝酒吹牛,突然一阵尿意袭来,张楠的瞬间就清醒了不少,虽然张楠没有喝醉,但是几大坛醪糟汤下肚,张楠也是有些涨肚了。

    “我要去方便一下,你们二人等着啊,我马上就回来。”张楠说着,便站起了身来前往设宴的宫殿外,此时的昔和和昔儒礼都是喝的东倒西歪了,毕竟他们平日喝的就是这些,所以酒量和张楠这个喝惯了高度白酒的人来比,还是差很多。

    出了宫殿,张楠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不知道厕所在哪里。

    随便拉住了几个宫女问地方,只是这些宫女没有一个会说汉语的,张楠最后实在是憋得不行了,只得选择了随地大小便,张楠小跑两步来到了一个背人的地方,解开了裤子就来了一出一江春水向东流。

    虽然这样做很没有素质,但是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张楠也顾不得什么素质不素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