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六十一章 你要对我负责
    在李二和昔和两者之间,金德曼肯定是毫不犹豫的回选择李二,就算昔和现在累垮了,但是只要说李二想见昔和,那昔和就是爬也要爬过来。

    金圣曼听见李二和自己姐姐的对话,也是一脸的无奈,同时心里还暗自心疼了一番昔和,但是金圣曼也毫无办法,谁让自己姐姐喜欢的是唐皇呢?

    命令传下去没有多久,昔和便来到了皇宫内,而跟着昔和一起来了,还有昔和的弟弟昔儒礼。

    昔和一进屋子,便看见了张楠躺在床上,而床边坐了一个样貌英俊的中年男人,而中年男人身边则是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

    张楠受伤昔和是知道的,可是这突然又冒出来两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而看见站在一旁的金德曼昔和更震惊了,为何女皇站着,那个中年男人敢坐着呢?

    于是昔和便开口质问道:“你是何人?竟然如此的无礼?居然敢坐在此处?”

    听见昔和一口流利的汉语,李二先是一愣,随后便笑着说道:“哈哈,德曼啊,你这些将领真的是没有眼力,也罢,朕就告诉你,朕就是唐皇,李世民。”

    果然,在听见了李二那句自我介绍之后,金德曼便是面带微笑的看着李二,李二也是对着金德曼笑了笑。

    本来听见那个无礼的男人昔和就感觉很不爽了,但是不爽之余昔和也是隐隐的猜到了什么。但是等到李二亲口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又看见了金德曼和李二的笑容之后,昔和心中还是不免难受了起来。

    毕竟这可是自己心上人的心上人,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是看见自己的心上人和别人眉目传情了。

    “昔和,昔儒礼,快快给唐皇行礼。”金德曼赶紧说道。

    正当二人准备行礼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张楠开口了。

    “公主啊,我口渴了,给我倒杯水。”张楠此话一出,昔和震惊了,而昔儒礼眼珠子则是都要瞪出来了。

    宫中发生的事情,昔儒礼只是听说,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从大唐来的官员会如此的无礼,居然敢命令金圣曼做事情。

    可是让昔儒礼更加大跌眼镜的还在后面,只见金圣曼倒了一杯水之后,便端到了张楠的身边,然后小心的扶起张楠的头,亲自喂张楠喝水。

    “公主你......”昔儒礼一脸震惊的问道。

    “我?我怎么了?”金圣曼扭头,一脸理所当然的问道?

    “您是公主啊,这种事情让下人来做不就好了吗?您是金枝玉叶,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昔儒礼面色有些难看,昔儒礼关心的不是这个,昔儒礼真正关心的是被自己加倍珍惜的金圣曼居然去伺候起了别的男人。

    “我伺候我夫君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金圣曼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

    “!!!”

    听见了金圣曼的话,在场的人无不震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金德曼一脸震惊的问道,这两人怎么就私定终生了呢?

    李二也是十分的震惊,毕竟张楠三番五次的拒绝自己的赐婚,现在居然娶了一个新罗的公主,这让他的老脸往哪搁?

    昔儒礼就更震惊了,怎么一段时间不见,自己的心上人就嫁人了呢?

    而正在喝水的张楠听见了金圣曼的话,一口水没咽下去就呛住了,一边咳嗽一边问道:“咳咳,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成你夫君了?”

    “怎么没有?在你擒住金哲勋让我和姐姐先走的时候,我就决定嫁给你了。”金圣曼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我要是不同意呢?”张楠听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同意?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反正你对我亲也亲了,摸也摸了,还解了我的腰带,我是不会再嫁给别人了。”金圣曼道。

    “!!!”

    “!!!”

    “清泉,这个,公主说的可都是真的?”李二此时也是面色尴尬的问道。毕竟现在在新罗,张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大唐,现在金圣曼居然说张楠对他抱也抱了亲也亲了,李二的脸上自然也是挂不住。

    “诶呀,皇上,事情不是这样的。”张楠正想开口辩解几句,金圣曼便打断了张楠说道。

    “不是这样还是哪样,你说,我说的那一件事是假的?”

    “是真的,可是那不是情况特殊么。”张楠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说清泉,你可以啊,怎么你追女子的套路都是一个样子的?这崔尚书的女儿你也是这么追到手的,你可以啊,我也要给我家小子说说,等回去了你可要好好的教教你兄弟。”程咬金嘿嘿一笑说道。

    “我教个屁啊。”张楠在心中呐喊到。

    “怎么?他还这么对过别的女子?”金圣曼疑惑道。

    “嘿,公主你有所不知了,清泉的夫人当时就是因为了清泉拉了人手一下,于是崔尚书便求皇上赐婚,结果皇上没有办法,只能是赐婚了。”程咬金笑道。程咬金说完,李二也是笑了起来。

    “那就好办了,你连拉了女子的手都娶了回去,这现在你抱也抱了亲也亲了,你难道不该对我负责么?”金圣曼扭头问道。

    “......”

    昔儒礼听到此处是再也听不下去了,直接大喝一声“淫贼”。然后便冲到了床边作势要打张楠。

    程咬金见状,抬腿就是一脚,把昔儒礼给踢了回去,程咬金一动手,昔和便跳了出来想要给他弟弟出头。

    “够了,德曼,你这些臣子未免也太没规矩了吧。”李二此时阴沉着脸说道,看见连区区两个将军就敢在金德曼面前如此,那要是换了更位高权重的人还了得?

    金德曼听见李二生气了,赶忙说道:“够了,昔儒礼,你出去,唐皇有话要问昔和,出去!”

    “可是女皇......”

    “我说了,出去,再不出去,我就命人拿你出去了,你这眼里还有我这个女皇吗?”金德曼也是喝到。

    昔儒礼听见金德曼这么说,又看见自己的哥哥给自己使了个眼色,随后便拱手说道:“臣告退。”说完,昔儒礼便快步走出了房间,生怕再呆下去被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