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临死前便宜下我
    一看见侍卫持刀一步步的朝着金德曼还有金圣曼走来,张楠就知道要出事情,现在枪就在他的怀里,张楠可以随时掏出那把沙漠之鹰把金哲勋给毙了,但是张楠害怕金哲勋死了之后,自己一把枪打不过这么多的侍卫。

    于是张楠决定拿金哲勋当人质,先出去了宫再说,只要见到了金德曼的侍卫,那就安全了,张楠不相信金哲勋有这么多人能把宫中所有的侍卫全部换一个遍,所以张楠推测金哲勋只是换掉了今日当值的内卫罢了,皇宫的城防和巡逻的士兵肯定是金哲勋换不掉的。

    可是当张楠向着自己的怀中悄悄摸去的时候,张楠才突然想起来,为了保金圣曼的安全,在进入了庆州之后,张楠就把枪放到了金圣曼哪里,以防有人对金圣曼不测。

    毕竟张楠再怎么说也是唐使,新罗是不可能无缘无故杀了他的,而下手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金圣曼,张楠做不到无时无刻都留在金圣曼的身边,所以就把枪暂时借给了金圣曼。

    在给金圣曼讲了讲那把枪怎么用之后,张楠便把枪留到了金圣曼哪里,打算等着和白之会之后再拿回来,可是和白之会之后,张楠却是把这件事忘得死死的了。

    张楠扭头向着金圣曼看去,发现金圣曼腰间鼓鼓囊囊的,就知道金圣曼把枪藏在了腰间。不过看现在金圣曼的表现,估计是把这把枪的事情给忘得死死的了。

    可是怎么从金圣曼腰间把枪给拿出来,这就是一个问题了。

    如果要是直接开口的话,金哲勋很有可能就直接把他们三人直接杀了,如果使眼神的话,张楠又害怕金圣曼看不懂。思考良久,张楠终于是想到了一条妙计。

    “等一等,我有话要说。”张楠大喝道。

    被张楠这么一喝,所有的侍卫都是停下了脚步,毕竟他们听不懂汉语,所以只能把头都扭向金哲勋,看看金哲勋下一步有什么指示。

    此时的金哲勋已经觉得是胜券在握了,所以也不介意听听张楠到底想说些什么。

    “这位张大人还有和话说?”金哲勋操着稍微有些口音的汉语说道。

    “你居然会说汉语?”张楠惊讶的说道,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新罗的大对卢居然会说汉语。

    “张大人不必如此讶异,但凡是我新罗的上层官员,或多或少的都会说一些汉语,而我们大对卢,汉语说的也不差。”金德曼冷冷的看了金哲勋一眼说道。

    “那就好办了,这样交流起来比较方便一点。”

    “说的不错,我会说,但是我不爱说罢了,实在是太拗口了。张大人有什么话就快说吧,你难道是想让我放了你?”金哲勋说完便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都被大对卢你猜中了,你可真是聪明啊。”张楠装作惊讶的说道。

    “哈哈哈哈,张大人,你是不是在拿我打趣啊,这已经到手的人,你说不杀就不杀了?”金哲勋笑着说道。

    “嗯,这样吧,我来给大对卢分析分析,杀了女皇还有公主之后,你有什么办法来坐上皇位。”张楠说完,便款款而谈道:“你现在派兵挟持了女皇,女皇若死,你唯一的方法就是发动政变,不过我倒想问问金大对卢手上有多少兵马?”

    金哲勋正欲开口说话时候,张楠却一伸手打断了金哲勋,随后便继续说道:“这一点我不关心,我比较关心的是,在昔和将军得知女皇的死讯之后,金大对卢能不能挡住昔和将军?你可别忘了,昔和将军可是带兵回来的。”

    被张楠这么一说,金哲勋便思考了起来,的确,现在就杀死金德曼绝对不是最好的方法,毕竟昔和的军队可就驻扎在庆州城外,虽然金哲勋的手上也有一部分的兵马,但是却不在庆州城外,远水也解不了近渴。

    如果昔和带兵攻进城的话,那他可是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刨除这一点不谈,再说说你杀了我会怎么样吧,我是唐使,不过金大对卢你可能有一件事并不清楚,那就是我还是大唐的驸马爷。”张楠这么一说,金德曼和金圣曼都是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张楠。

    “如果你杀了我,你不要说做皇位了,就连整个新罗都会不复存在,你可要想清楚。”张楠笑着说道。

    金哲勋听完张楠说的这两点之后,脸色便开始迟疑了起来,金哲勋哪里都好,但是唯一的一点就是遇事不决,这绝对不是成大事的人应该有的性格。

    “再者说,你就算上了位,那也要得到大唐的承认才行,我是唐使,如果你杀了我,恐怕到时候大唐的承认得不到,而且还要受到高句丽百济还有大唐的三方加攻,我敢问大对卢,你倒是想怎么样来解决这个问题呢?你是亲自带兵打退三国?还是打开城门直接受降?当一个亡国之君?”

    张楠的一番话,说的金哲勋是犹豫不决,见此,张楠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不如在下帮助金大对卢上位,只要大对卢护我周全,我这里有一条计策,非但可以安抚昔和,而且还能让你上位上的名正言顺,大唐那边有我这个驸马爷再帮你说说,我敢保证下一个新罗王就是你。”

    张楠说到此处,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唐使,而是个传销头子。

    “你且说来听听,如果确实可行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金哲勋道,现在的金哲勋也是死鸭子嘴硬,因为现在他知道他不能杀女皇还有张楠。

    “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件事要求,金大对卢答应了,我才能说。”张楠笑道。

    “什么事?”金哲勋疑惑道。

    “我要你把公主给我,反正最后她和女皇都要死,不如临死前便宜下我,不知道金大对卢意下如何?至于女皇?大对卢要是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啊。”张楠说完,便装作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哦?没想到张大人还有如此的雅兴,实在是让人佩服啊。”不过金哲勋虽然嘴上这么说,眼神却是在金德曼的身上开始四处打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