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五十二章 主动送上门
    “那就先这么办吧,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在另外想别的办法。”金德曼说完,便把匕首收回了刀鞘,然后将匕首交还给了张楠。

    “对了,这个匕首的事情就有劳张大人先去找昔和将军说下了。”金德曼面色有些尴尬的说道。

    现在的金德曼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昔和了,除过君臣关系之外,两个人毕竟还是朋友,而今天金德曼把话说的如此的决绝,别说是金德曼了,就算是脸皮再厚的人,也估计会不好意思。

    “这个没有问题,不过这个卖给金哲勋匕首的人女皇可一定要好好的选,一定不能让这个金哲勋看出破绽来,否则让他起了疑心,我们就更难下手了。”张楠提醒道。

    “这个张大人不必担心,本皇手下还是有些能人的,那就如此决定了,张大人就先回你住的地方吧,等到明日找个机会把这个事情说给昔和将军听,至于卖刀之事我也会在昔和将军得知消息之后再进行的。”金德曼点了点头说道。

    金德曼说完,看见张楠半天还不走了,于是便奇怪的问道:“张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吗?”

    张楠听见金德曼问自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之后说道:“那个,实不相瞒,在下并不知道驿馆在哪里。”

    “不知道驿馆在哪里?那张大人这两日是在何处居住的?”金德曼问道。

    张楠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站在金德曼身边满脸通红的金圣曼,金德曼疑惑的转过头去,正看见自己的妹妹红着脸低着头,于是便一脸震惊的问道:“难不成我不在这段的时间里面,你们两人一直住在一起?”

    “诶呀,姐姐你想哪去了,张大人只不过是在我宫中其他的房子住着,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面,金哲勋可是嚣张至极,而我又急着和张大人商量和白之事,所以便让张大人先住在宫中了。”金圣曼连忙解释道。

    不过虽然是解释,但是听来总是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张楠一看气氛有些尴尬,顿时就想开溜,但是一想到自己连一句新罗话都不会说,只得是站在原地,就这么贸贸然的出去,那张楠恐怕连皇宫都出不了。

    “那这也不和规矩啊,你是新罗的公主,张大人就算再怎么帮我们的忙,但是他毕竟也是个男子啊,你这么做,岂不是自毁名节?要是被有心人传了出去,我看你就是身上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金德曼责怪道。

    “那个,张大人,我先派人送你去驿馆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好好的和我妹妹说说,麻烦张大人了。”

    张楠可不管这些,一听见自己可以先开溜了,立马是连连点头,随后金德曼便找了一个会说汉语的侍女把张楠送了出去。

    等到张楠离开之后,金德曼才是露出了自己做姐姐的本质,用两根手指一捏,便是揪住了金圣曼的耳朵。

    “诶呀,痛痛痛,姐姐你快松手啊。”金圣曼被金德曼这么一揪耳朵,立马便露出了吃痛的神色,连连求饶的说道。

    “现在知道痛了?你是不是把我以前教过你的东西都当作耳边风了?”金德曼此时也是杏眼圆睁的说道。

    “诶呀,姐姐我没有忘啊。”金圣曼继续求饶的说道。

    “没忘?你现在都把男子往自己的寝宫中引了,你还敢说没忘?你是不是想让那些史官在史书上狠狠的记上你一笔你才开心?”

    和大多数的明君一样,金德曼也是十分害怕史官的,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史官全凭一杆笔来记录事实,一般能担任这个角色的都不是普通角色,说好听点那是有气节,不畏强权仗义执言,说难听点,那就是厕所的里面的石头,又臭又硬,没有任何丝毫的余地。所以金德曼也是对这些靠笔杆子吃饭的史官颇为头疼。

    “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相信你连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懂。”金德曼生气归生气,但是自己的妹妹她还是了解的,正常来说金圣曼不可能干出这样没有脑子的事情的。

    “我......”金圣曼刚刚开口,但是又生生的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

    看着金圣曼这幅欲言又止的模样,金德曼随后便张大了嘴巴问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喜欢上了这位来自大唐的张大人了吧。”

    金圣曼听见金德曼这么说,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不是,怎么可能呢?”

    虽然金圣曼的态度很让金德曼怀疑,但是金德曼还是继续问道:“那你就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昔儒礼,刚刚听姐姐你拒绝昔和的那套说辞,我其实我早都想到了,到时候等到昔儒礼回来了,他要是再拿这些事情烦我,那我也可以搬出张楠来啊,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反正到时候张楠也应该回大唐了,昔儒礼就算是想问个清楚,除非他跑到大唐去。”

    金圣曼洋洋自得的样子看的金德曼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和我能比吗?我和唐皇那是情投意合,你这算什么,我看到时候要是昔家的族长来提亲,我看你怎么办。”金德曼道。

    被金德曼这么一说,金圣曼才想起来,这种事情,其实她自己做主的余地并不大,于是便低下眼帘说道:“那到时候再说呗。”

    “哎,你呀,让我怎么说你才好。”金德曼无奈的摇了摇头。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在驿馆休息了一晚上之后,张楠便去找昔和说明此次的计划了,而昔和也是保证这件事情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完成,一定要把金哲勋擒住。在把匕首交给了金德曼挑选出来的死侍之后,张楠便和金德曼还有金圣曼商量起了关于怎么样安排刀斧手还有怎么样诱出金哲勋主动拔刀。

    可是事情才商量到一半,守在门口的宫人便跑进来向金德曼报告说金哲勋求见。

    听见金哲勋求见,金德曼和张楠便是相视一眼,显得有些不敢相信,这刀斧手还没有准备好,肥羊怎么就自己送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