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四十九章 情圣
    “张大人,为你会了解的如此清楚呢?就连我们两人曾经说过的话,你都猜个八九不离十?”昔和惊讶的说道。

    “哈哈,这就是昔和将军有所不知了,在下虽然是大唐的官员,但是在江湖之中,在下也有一个浑名。”张楠哈哈一笑,便准备跟昔和开个玩笑。

    “哦?是何浑名?”昔和好奇道。

    “其实在大唐,许多人更愿意尊称在下一声“情圣”。”张楠用一副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随后便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果酒,样子十分的潇洒写意。

    不过张楠越是潇洒写意,昔和就越是吃惊。这能被尊称为“圣”者屈指可数,现在突然面前做了一个“情圣”,昔和如何不震惊?

    “这,张大人,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在下才疏学浅,请恕在下实在不知,这情圣到底为何物。”昔和拱了拱手说道,虽然昔和不知道,但是语气还是十分恭敬的,能被尊称为“圣”的人,岂能这么简单?

    “简单的说,就是在情感方面犹如圣人一般,什么样的情感问题我都可以解决,如果我不是情圣,哪里会把你的事情猜的这么清楚呢?”张楠道。

    “那张大人,能不能帮助我解决我的问题?如果张大人能够解决我的问题的话,在下必定有重谢啊。”昔和听后,连忙说道。

    昔和现在也是急病乱投医,他确实很喜欢金德曼,奈何金德曼的一套养胎方式把昔和还是玩弄于股掌之间,昔和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哈哈,问我,你算是问对人了,这天底下就没有我解决不了的情感问题。”张楠呵呵一笑说道。

    “那恳请张大人赐教啊。”昔和赶紧说道,然后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说道,生怕漏掉了张楠所说的一个字。

    “嗯,那我就跟你说说?”

    “请,还望张大人不要吝啬赐教。”

    “那我先简单的给你分析分析她是怎么想的啊。”张楠清了清嗓子,然后款款而谈道:“一般来说存在备胎的人可能是享受被人追求、陪伴的感觉,喜欢备胎带来的好处,但是不想要承诺带来的责任和约束。他们将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一位,而把备胎作为满足自己需求的工具,逃避去付出。”

    昔和听后,连忙点头,就差拿个小本记上了。

    “第二,预期这段感情一开始就不会有结果。就例如两人互相相爱,但是其中一方觉得两个人永远不会成亲,所以不愿意开始。”张楠道。

    张楠的话还没有说完,昔和便激动的在自己的座位上扭动了起来,看样子是觉得自己有机会了,不过接下来张楠的话便把昔和给打入了深渊。

    “别激动,你并不属于这样的关系。”张楠笑道。

    张楠这么一说,昔和的神色顿时就黯淡了下来。

    “最后一个,那就是她过分乐观,觉得总归有比备胎更好的选择,更好的归宿。”张楠道。

    “胡扯,整个新罗就没有比我更好的归宿了。”昔和说着,便嗖的一下从座位上给站了起来,还把张楠给吓了一跳。

    “别激动别激动。”张楠说着,又把昔和给拉着坐了下来。

    “那张大人,你觉得在下是属于哪一种呢?”昔和神色黯淡的问道。

    “我觉得啊,我觉得你属于第三种,像你这种情况,最害怕的就是她找到了生命中的真命天子,然后你就只能靠边站了。”张楠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张楠也是蛮同情昔和的,身为新罗的大将军,要权有权,要钱有钱,更何况昔和长相也算得上是相貌堂堂,但是奈何他喜欢的是新罗的女皇,最悲催的是金德曼还喜欢上李二了。

    就算昔和这一辈子马不停蹄的去追赶,那也追不上李二的步伐,两个人完全就是天与地的区别,所以张楠对这个痴心不死的昔和还是挺同情的。

    “张大人,那你说,我还有机会吗?”昔和听完张楠的话,神色更加的暗淡了。

    “我说啊,要我说你还不如去问个清楚,如果她真的遇见了真命天子的话,你就放弃吧,做人嘛,要往前看,大丈夫何患无妻呢?也许你放下了这段感情,你就会发现不远处你的另一半已经等你多时了。”张楠也是劝慰道。

    “真的没有办法让她嫁于我吗?”昔和还是抱着最后一点点的希望对着张楠问道。

    但是张楠还是绝情的摇了摇头,现在让昔和放弃,总要好过等到李二同志来新罗的,糊里糊涂的就把金德曼给带回大唐要强的多。

    “受教了,我现在就去找她问个清楚。”昔和说完,便站起身来冲着张楠拱了拱手,然后便转身出了房间。

    “诶,痴情种子啊,痴情种子啊。”张楠说完,便自己给自己到了一杯酒,然后正往嘴边送的时候,张楠忽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诶诶,我说备胎兄你等等啊,你怎么现在去了。”张楠说着,便赶忙追了出去。

    开玩笑,现在的昔和可是头脑不清晰,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那女皇岂不是又要少了一个忠实的支持者?

    然而天不从人愿,等到张楠追到昔和的时候,昔和已经进了皇宫了。张楠只能远远的跟着昔和的步伐跑着,不是张楠不像拦住昔和,只是昔和跑的实在是太快了,张楠实在是追不上。

    等到张楠追上的时候,昔和已经进了金德曼的御书房,不一会,张楠就看见金圣曼一脸八卦的走出来了。然后便悄悄的趴在了窗户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好听不?说到哪了?”张楠悄悄的走到了金圣曼的身边,然后便附耳贴到窗户上也听了起来。

    金圣曼被张楠这么一吓唬,吓的叫出了声,但是看见是张楠之后,金圣曼便一拳砸在张楠的身上,然后说道:“要死啊你,吓死我了。”

    “嘿,瞧你说的,这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这么害怕,肯定是干了亏心事。”张楠嘿嘿一笑说道。

    “你才做了亏心事呢。”金圣曼给张楠翻了个白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