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四十七章 燃烧的八卦之魂
    金哲勋听完金圣曼的翻译,脸色便变得更加难看了,于是便向着金德曼拱手道:“女皇,臣身体不适,这就先告退了。”说完,金哲勋连等到金德曼应允都不等,直接转身就走出了宫殿。

    金德曼也没有想到现在这个金哲勋会放肆到如此地步,于是便看着金哲勋离开的背影,随后便挥了挥手道:“都出去吧,抵御高句丽和百济联军的事情本皇会和昔和将军商量的,本皇乏了,都下去吧。”

    金德曼发话了,朝臣们自然都是听话的离开了宫殿,很快,宫殿里面只剩下了金德曼,张楠,金圣曼还有昔和四个人。

    “张大人,你刚刚说的话有些太过了。”金德曼虽然很喜欢大唐,但是刚刚张楠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金德曼还是有些不适应。

    “是吗?女皇不要放在心上,我这么说只是说给那个金哲勋听的,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也不清楚皇上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张楠嘿嘿一笑说道。

    金德曼听见张楠这么说,面色总算是缓和了下来,随后便道:“张大人,唐皇不是很倚重你嘛?怎么连你也猜不透唐皇的心思呢?”

    “嗨,刚刚女皇你不是也说了吗?皇上雄才伟略,哪里是我这种普通人能够猜到的呢?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积极的去防御,不要让高句丽还有百济进一步蚕食新罗的土地就够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只需要等着高句丽退兵或者是大唐直接覆灭高句丽这两个结果就好了。”张楠笑道。

    金德曼还是很相信李二的,所以张楠这么说,金德曼也是接受了张楠的说法。

    “这位张大人和本将军以前见过的唐官都有些不同呢?不仅年轻,而且还官居高位,当真是令人好奇的一位人物啊。”此时久久没有说话的备胎大将军昔和发话了。

    张楠一看这位备胎大将军发话了,于是便笑着说道:“这位将军言重了,我看咱们两个差不多嘛,你不也是年纪轻轻的就做到了大将军的位置?”

    “诶,我只是受到了家族的优待而已,和张大人可比不了。”昔和也是谦虚的说道。

    “对了,女皇,你下一步有何打算呢?那个金哲勋难道就这么放了他不成?”昔和说到此处,眼睛里面也是划过一丝杀意,毕竟他可是看见过金德曼现在脖子上那块丝巾之下伤口的。

    金德曼是他的一生挚爱,现在金哲勋敢动金德曼,那在昔和这个大将军的眼里,就算是死一万次也是不够。

    “自然不会,我想过了,如果我们直接就点出是他派的刺客,很有可能因为手上没有十足的证据而让他跑了,这样反而会打草惊蛇。我的计划是找个时候,单独把他叫入宫内,然后我会在见面的地方埋伏好刀斧手,等到时机成熟,我便摔杯为号,然后刀斧手出来直接了结了他就好。”金德曼说道。

    “就这么直接了解了他吗?这未免也太便宜他了吧。”昔和有些惋惜的说道。

    “不过姐姐,如果就这么把他杀了的话,那对朝中的大臣们该如何说呢?他毕竟是大对卢,如果我们没有什么实质的证据,就这么杀了他的话,恐怕难以服众啊。”金圣曼皱着眉头说道。

    “说的不错,金哲勋在朝中势力极大,如果直接杀了他的话,确实难以服众,我们还是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昔和也是点着头说道。

    “这个简单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更何况他是真的派出刺客刺杀女皇了,我们就算杀了他,那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实在不行,直接把他的同党全部铲除不就好了?”张楠道。

    “张大人,你想的还是太简单了,这金哲勋在朝中势力真的是极大的,否则我也不会跑到大唐求援了。”金德曼苦笑道,虽然她这个女皇当得民心极高,但是无奈,她对于驭人这一方面做的真不怎么地。

    “女皇,你想想,新罗的官场里面,到底有多少是真正的有才学之人?就算剪去一部分,那也有很多,更何况你们还有三族皇姓的后备军,完全不用害怕人才短缺的问题啊。”张楠道。

    金德曼略加思索之后,也是点了点头。

    “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这样吧,我再好好的思考一下,今日就先到这里吧,我有些乏了,圣曼,你随我来,我有话要问你,那个,张大人,你就先回你住的地方去吧,昔和,你代我送送张大人。”说完,金德曼便招手把金圣曼唤到身边,然后拉着金圣曼的手离开了,留下张楠独自在宫殿中凌乱。

    “回我住的地方,那不就是金圣曼的寝宫么。”张楠在心中默默的想到。

    “张大人,如若不嫌弃,一起到我府上小酌几杯如何?”昔和此时也是发出了善意的邀请,对于昔和的邀请,张楠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毕竟作为女皇的备胎,张楠还是很想打听一下两人的往事的。

    此时张楠已经感觉到,他的八卦之魂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

    很快,张楠便来到了昔和的府邸,虽然昔和是新罗的大将军,但是这府邸和张楠的府邸比起来也是小了不少。

    “来来来,寒舍简陋,想必和张大人在长安城中的宅子不必了,还望张大人不要嫌弃。”昔和对张楠还是很有好感的,最主要的是张楠把金德曼给救了下来,这让昔和对张楠的好感可是大增。

    很快,昔和便吩咐下人把酒菜给端了上来,虽说是酒菜,但是其实也就是腌白菜和普通的果酒罢了。

    张楠一看那个浑浊的果酒和看不清楚颜色的白菜,就没有任何的食欲,但是张楠还是勉强的吃了两口,毕竟面子上还是要过去的。

    至于果酒,张楠喝起来的感觉就和醪糟没什么差别,甚至度数要比醪糟都要小。

    但是昔和这个从来没有喝过高度白酒的人可不这么感觉,陪着张楠喝了四五坛果酒之后,昔和便是面色潮红,开始打起了酒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