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行别**
    “难道大对卢早就知道刺客会去刺杀女皇?”

    “诶,小点声,你没看见女皇说话的语气就好像是刺客是大对卢派出去的一样。”

    “嘘,这种话也敢说,你不想活了?”

    在下面坐着的贵族都是窃窃私语,而金德曼看着金哲勋的眼神则是冷若冰霜。

    “女皇说的哪里话,女皇您平安无事那更是好事,那就说明天佑我新罗。”金哲勋也是赶紧换上了一副笑脸说道,现在他还不知道金德曼是不是清楚那个刺客就是他派去的,所以金哲勋也不敢跟金德曼撕破脸。

    毕竟那些支持他的贵族,只有几个死忠是知道刺客是他派去的,而剩余人则大多都是墙头草,是看见金德曼已死,金哲勋势力大才选在站在金哲勋这边的,现在金德曼平安无事的回来了,那自然是要站到金德曼那边去的。

    “行了,正好你们都在,那本皇也有事要跟你们说,都归位吧。”金德曼说完,便直接走向了自己的皇位,然后坐了下来。

    而殿中的贵族大多都是当朝的官员,很快就找到了他们应该站的地方,只有张楠被金圣曼给拉到了一边。

    “本皇现在的身体不适,所以就长话短说。此次本皇和公主出访大唐求援总算是不负众望,唐皇已经点兵准备去攻打高句丽了。”金德曼说完,群臣皆是窃窃私语。

    金哲勋作为大对卢,首先第一个就跳了出来说道:“女皇,为何这唐皇不直接出兵解我新罗之围呢?”

    金德曼看见金哲勋跳的这么欢,也不是很想和金哲勋多说,于是便道:“唐皇的雄才伟略,我等不能及,而且本皇也不能干涉唐皇的决议。”

    “这是和道理呢?既然唐皇已经应允出兵,那女皇你就应该让唐皇直接派兵来解我新罗之围啊,现在唐皇出兵高句丽,若是那泉盖苏文执意先要攻打我们新罗,到时大唐再久攻高句丽不下,那我新罗岂不是成了那些高句丽人的鱼肉?”金哲勋道。

    “什么雄才伟略,我看根本就是老奸巨猾,这唐皇说不定还暗中于那高句丽商量好了,先由高句丽来攻打我新罗,等到我新罗被攻打下来,这大唐在来和高句丽与百济一起瓜分我新罗的土地。”金哲勋说着说着,便把矛头都引到李二的身上去了。

    金哲勋这么做也是为了转移话题,不想让群臣多在刺客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可是金哲勋没有想到的是,金德曼现在最听不得别人说李二的坏话了,李二现在在金德曼的心里除过是救命恩人一般的存在之外,那更是金德曼的心上人,哪里会有人允许别人说自己心上人的坏话呢?

    “大胆!金哲勋,你身为我新罗的大对卢,居然在此国难当头之际说出此等话。”金德曼瞪眼道。

    “女皇,我这也只是猜测,否则他唐皇为何不直接派兵来解我新罗之围呢?”金哲勋反问道。

    “这......”金德曼一时答不上来,毕竟金德曼是个军事白痴,她那里会知道李二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更深层次呆的含义呢?

    “这个问题就由张大人来给你解答吧,张大人,您请来为我们说明到底为何唐皇先要出兵高句丽,圣曼,你来当张大人的翻译。”金德曼道。

    此时的张楠还处于一脸的懵逼的状态,毕竟张楠刚刚还在听着金德曼还有金哲勋在这里打嘴仗,突然金圣曼说要让他来讲两句,张楠怎么能不懵逼?

    “嗯?为什么大唐要先出兵高句丽而不是直接来解新罗之围是吧。”张楠道,张楠刚说完,金圣曼便赶紧把张楠的话翻译成了新罗话。

    “很简单啊,这是解救新罗最好的办法,也是我们大唐最愿意看见的情况,我大唐如此出兵只有两个,第一,应女皇之求来解新罗之围。第二,我们想要完全覆灭高句丽。”张楠说完,金圣曼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把张楠刚刚说的话翻译了一边。

    果不其然,金圣曼刚刚说完,金哲勋的脸上就挂上了不屑的笑容,而其他人也是在窃窃私语。

    “区区黄口小儿,居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金哲勋道。

    金圣曼听见金哲勋的话,脸色也是非常的难看,但是从心里来讲,金圣曼也不是很能相信大唐会直接把高句丽给打穿,所以金圣曼便把金哲勋的话稍稍润色了一下给张楠听。

    “呵呵,公主,你告诉这个老家伙,信不信是他的事情,怎么做是我们的事情,让他不要在这里多,在多老子可要发飙了。就一句话,你行你上,不行别。”张楠黑着脸道。

    毕竟张楠此时代表的是大唐,而大唐可是新罗的宗主国,要是把这个脸都能丢了,张楠那可真就是贻笑大方了,更何况来到了大唐的张楠那名族自豪感可是空前爆棚,容不得别人说一句大唐的不是。

    谁让大唐的拳头大呢?

    “那个,张大人,是什么意思啊。”金圣曼小声的问道,毕竟金圣曼的汉语虽然说的蛮利索,但是这个是什么意思她还真不懂。

    “就是让他少废话。”张楠道。

    等到金圣曼翻译完了张楠的话,金哲勋的脸色便变得十分的难看。

    “难道这既是大唐这个礼仪之邦的风采吗?今天在下算是领教了。”金哲勋道。

    “我告诉你,你虽然是新罗的大对卢,但是你在我面前连个屁都不是,就连我们大唐跟你位置作用相当的长孙无忌大人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大唐出兵那是看在女皇的面子还有皇上和女皇的私人交情上面才出兵的,哪里轮的到你来教我大唐该如何做事?”张楠听完了金圣曼的翻译,便恶狠狠的说道。

    金德曼虽然也是听懂了张楠的话,但是金德曼的关注点全部都放在了“皇上和女皇的私人交情”这句话上面。

    “我们大唐该如何做,轮不到你来教,你记住,是新罗向大唐求援,所以你没有资格指点大唐的不是,你听清楚了?”张楠满脸微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