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名节败坏
    金圣曼扶着金德曼的棺椁进了皇城,张楠也终于是有机会一睹新罗皇宫的全貌。

    不过看了两眼之后张楠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索然无味。

    新罗的皇城完全就是根据长安的皇城模仿的,但是最主要的是新罗模仿的还不像,例如高度,就很明显的要比李二的皇城短上一截。

    短不说,它还小,完全就是一个微缩版的长安皇城,所以张楠看了一会之后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毕竟在这片土地上,大唐就代表着最高的文化水准,所以再看别的,张楠总会感觉差那么一点意思。

    进了皇城之后,便又专门的礼官引着金德曼的棺椁去另外的地方,本来就金圣曼是想跟着一起去的,结果却被金哲勋给阻拦了下来。

    “公主,女皇下葬的事宜就由礼官去准备了,公主舟车劳顿,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日我们还要和白,公主可是不能缺席啊。”金哲勋看着金圣曼笑着说道。

    金圣曼听见金哲勋的话,脸色大变,她知道金哲勋想要这个皇位,她也知道金哲勋会很着急,但是金圣曼没有想到这个金哲勋如此的无礼。

    “金哲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姐姐尸骨未寒,你就惦记起了皇位了吗,我不同意,和白之事,怎么也要等到姐姐下葬再说。”金圣曼寒着脸说道。

    “不不不,臣想公主你误会臣的意思了。”金哲勋依旧是一脸笑意的说道。

    “哦?那可要请大对卢说说,本公主怎么误会你的意思了。”金圣曼也是一脸冷笑,随后环抱双手说道。

    “臣的意思是,这不是在和公主你商量,臣只是在通知公主你罢了,和白之事的时间就定在了明天,这是不可能更改的,所以公主还是尽早回去休息吧。”金哲勋说完,还装模作样的给金圣曼行了一礼。

    “你......好,很好,张大人,我们走。”金圣曼说完,便带着张楠前往自己的宫殿。

    走在去金圣曼宫殿的路上,金圣曼越想刚刚的事情就越生气,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啊西”。虽然那个“八”字没有出来,但是张楠还是领会到了金圣曼想说的是什么意思。

    于是张楠疑惑的问道:“公主,你刚刚和那个胖子再聊什么呢?怎么把你气成这样。”

    “他说明日就是和白了,看来他对这个皇位可真是迫不及待了。”金圣曼连头都没有回,冷着脸说道。

    “明天?这未免也太快了吧,这女皇现在人在哪里我们都不清楚,明日要是和白推举金哲勋我们怎么办?”张楠诧异道。

    “是啊,现在最主要的事情还是不知道姐姐和昔和将军走到何处了,要是明日能够到庆州,那我们还能拖上一拖,若是明日到不了,我们明日又该当如何呢?”金圣曼也是一脸忧愁的说道。

    “我们还是先回去说吧,这里人多眼杂。”张楠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很快,金圣曼便带着张楠来到了自己的寝宫,虽然金圣曼的寝宫位于后宫的位置,但是谁让金德曼是女的呢?并没有妃子什么的,所以张楠进入金圣曼的公主府倒也并没有什么阻碍。

    到了公主府,金圣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张楠拉近房,然后屏退所有下人,吓得张楠还以为金圣曼要献身于他了呢。

    “公主,我们这样恐怕不太合适吧。”张楠一脸苦笑的看了看紧闭的门窗。

    金圣曼听完张楠的话,随后便白了张楠一眼之后说道:“怎么,张大人是害怕本公主坏了你的名节?”

    “那倒不是,就是怕外面人传闲话,对公主的名声造成影响。”张楠摊了摊手说道。

    “哼,谁敢乱嚼舌根?”金圣曼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让张楠也是不禁的佩服万分,新罗的风气确实要比大唐的开放。

    “好了,不要再说这些闲话了,我们还是好好的想想明日之事该怎么办吧。”金圣曼说道。

    “嗯,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召集女皇的支持者,我想明日和白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支持你上位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拉拢这些人,明日能多争取一分时间就是一分时间。”张楠道。

    “嗯,我现在就去让人召集我姐姐的支持者。”说完,金圣曼便快步走到门口,然后对着守在门口的侍女耳语了几句,侍女便行了一礼离开了。

    这边金圣曼在召集人手,那边金哲勋同样也在着急明日参与和白的贵族。但是规模显然要比金圣曼这里的大得多,偌大的大对卢府,几乎是快要被坐满。

    而金哲勋,就坐在厅中的首位,面对着一众的贵族,颇有几分皇帝看臣子的意思。

    “大对卢,不知道您这么着急的把我们召集在一起是所谓何事?”其中一个贵族问道。

    “何事?还能有何事?当然是明日的和白了,明日和白,我可要仰仗诸位了。”金哲勋说着便拱了拱手。

    “诶,大对卢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们今日能够坐在这里,自然是要支持大对卢的。”另外一个贵族说道。

    金哲勋听后,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只是不知道现在公主准备的如何了,最怕明日公主突然出个什么招,那我等岂不是要功亏一篑?”

    “哼,她?不足为虑,我手下的人告诉我,她回到了公主府第一件事就是和那个唐朝来的官员共处一室,然后又召集了那些顽固的石头。”金哲勋的情报工作还是做的不错的,在金圣曼回到了庆州之后,金圣曼的一举一动便都要传到金哲勋的耳朵里面。

    “和那个唐人共处一室?大对卢,这恐怕于理不合吧。”此时有一个年长的贵族捋着胡子说道。

    “我当然知道,她和她姐姐一样,就是喜欢去投靠唐人,不过无所谓了,她和那个唐人走得越近,她就离皇位越远,只要到时候我们说她名节已经败坏,这还未出嫁就以败坏名节,我倒要看看她怎么跟那些和白的老家伙说。”金哲勋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