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备胎大将军
    “照你这么说,你也是圣骨咯?那那个什么什么金哲勋,他也姓金,那他岂不是也是圣骨?为何他做不成新罗王,只能做大对卢呢?”张楠一脸奇怪的问道。

    “因为金哲勋的母亲出身不好,他的父亲是圣骨,但是他的母亲只是真骨出身的贵族罢了,所以当初和白的时候便推举了我姐姐上位,我姐姐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圣骨出身。”金圣曼道。

    金圣曼解释了半天,张楠依旧是听了一个一头雾水,什么骨品已经把张楠绕的差不多了,这突然又冒出来了个和白是什么东西。

    “你说的和白是什么?”张楠继续问道。

    “虽然皇位是朴、昔、金三姓贵族交替继承王位,其他贵族按不同的骨品,担任高低不同的官职,但是国家大事须经上一任的新罗王和高等级骨品的贵族参加的和白来决定。”金圣曼继续解释道。

    金圣曼这么一说,张楠就理解了,这个和白会意差不多就是个议会制,反正是限制皇权,保证贵族间相对公平的一个东西,而新罗的骨品制,也就相当于种姓制一样。

    这一点还真叫张楠给猜着了,新罗六部贵族间势力难免有所消长,为了扩张或确保既有势力,同等阶级内的贵族会相互联姻攀亲,以通婚的手段达到政治联盟的目的。

    圣骨男与圣骨女所生孩子的血统为第一骨级的,既为王族。各骨品都自我封闭,互不通婚,骨品和非骨品更不通婚。“各骨品之间互不婚娶”这一观念已经是深入人心。

    “那要照你这么说,如果这次刺杀成功的话,你觉得你们的和白会推举那个人来上台当新罗王呢?”张楠问道,因为张楠知道,金德曼病死之后,就是金圣曼上的台,可是现在突然冒出来的一个金哲勋反倒是把张楠搞糊涂了。

    “如果按照骨品来算的话,姐姐没有留下孩子,那就应该由我来接替皇位,但是金哲勋在朝中势力极大,他这么做,也有可能是给了能够参与和白的贵族好处,如果姐姐遇难的话,他们很有可能推举金哲勋上台。”金圣曼无奈的说道。

    她毕竟是一届女流,既没有亲政,也没有获得足够的支持,金德曼如果死了,那她受到排挤也是有可能的。

    金圣曼这么一解释,张楠就明白了,这个金哲勋很有可能是受到了泉盖苏文的启发,想要来一手政变上台。不过他的运气不是很好,遇见了张楠,坏了他的好事,如果真的让他把金德曼给杀了的话,说不定他就成功了。

    “现在女皇的生死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去,所以如果是那个什么金哲勋派的人的话,他肯定也是在等着消息,我们不如来上一个将计就计,咱们就给他散布女皇已死的消息。”张楠想了想说道。

    “啊,为什么要这么做,姐姐没有死不是好事吗?这金哲勋就上不了台。”金圣曼奇怪道。

    “既然他已经决定刺杀女皇的话,那肯定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他既然能够做得出来第一次,如果让他知道女皇没有死的话,那他肯定还会再派杀手过来,这次女皇运气好,但是你能保证女皇的运气每一次都这么好吗?”张楠道。

    “说的不错,本皇也同意张大人的说法。”突然,金德曼的声音传到了二人的耳朵里面。

    “啊,姐姐你醒了。”金圣曼听见,赶忙来到了金德曼的身边。

    “我没有事,还好这次有张大人,帮助制服了刺客,否则的话,我可能真的要留在罗城了,金哲勋,你可真是好手段啊。”金德曼说着,眼中划过了一丝杀意。

    虽然金德曼醒了过来,但是因为失血,金德曼的脸色还是苍白的。

    “张大人,我很同意你的方法,把我的死讯散布出去,先稳住金哲勋,本皇已经想好了,由你和圣曼带着本皇的棺材回庆州,本皇去找昔和将军,等到你们回到庆州的时候,本皇和昔和将军便随后而至,这次,本皇一定要这个金哲勋的狗头。”金德曼道。

    “昔和将军?”张楠对于新罗朝中突然跑出来的人都是不甚了解。

    金圣曼便道:“昔和将军是我们新罗的大将军,现在正在离庆州不远的地方整兵等着支援前线。”

    说完金圣曼的话锋一转,便对着金德曼说道:“姐姐,你说你也是的,昔和将军对你一往情深,你要是和他在一起了,哪里还用怕什么金哲勋。”

    金德曼被金圣曼这么一说,顿时脸色尴尬,然后便道:“我的事情不用你担心,倒是你,昔和的弟弟对你也挺不错的,可是你不是也一直没有同意吗?”

    “姐姐你都没有成婚,我哪里敢呐,你想想,当初你刚执政的时候,是昔和将军排除万难为你扫清朝中的障碍,这次高句丽和百济来攻打我们,也就是昔和将军敢在朝中跟金哲勋对着干了,你说说昔和将军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怎么就不动心呢?”金圣曼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张楠也是听乐了,原来这位大将军是女皇的备胎啊,这一往情深的,还为女皇做了这么多,简直是备胎界的典范呐,奈何女皇已经一颗芳心砸在了李二这个花心大萝卜身上了。

    “别乱说,张大人还在这里呢,圣曼你不懂,这种事情,勉强不来的。”金德曼无奈的说道。

    张楠看见女皇这么说,也是站了出来说道:“就是就是,你一个小孩家家懂什么,这感情的事情讲究的是两情相悦,再说了你这身份也不符合啊,一个是大将军,一个是女皇,怎么看都不合适。”张楠笑着说道。

    “就你知道的多,那你说说,整个新罗除了昔和大将军,还有谁配得上我姐姐?”金圣曼也是不满的说道,虽然金圣曼很不满张楠的说法,但是她感情一片空白也是真的,所以被张楠这个已婚男人教训,她还真的说不出什么。

    “眼界不要这么浅嘛,不要把目光放在新罗嘛,要我看,女皇和皇上就挺合适的,那皇上身份不必你们新罗大将军的身份尊贵?”张楠说完,便笑着看向了金德曼。

    “女皇,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张楠笑嘻嘻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