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三十章 被点名了
    李二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说出兵攻打高句丽,三天之内就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妥当了。

    粮草已经慢慢的开始往大唐和高句丽的边境输送了,现在的大唐说干什么事情,那就像是一架开足马力的机器,效率十分之快。

    不过这三天李二也没有闲着,李二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他做这一切,首要目的是为了抓俘虏,第二个目的就是靠这场战役把金德曼给骗到大唐来。

    金德曼还以为她惹李二生气,李二是再也不想见到她了,可是没有想到正当金德曼打算启程回新罗的时候,李二突然要宴请金德曼,说是要给金德曼送行。

    这次李二可没有单独宴请金德曼一个人,而是召集了自己的心腹们作陪,而从排场上来看,那可谓是真真正正的国宴,就连长孙皇后也是被李二拉了过来。

    在金德曼看见这一切的时候,心里也是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这本来是她应该有的礼遇,可是她却怎么样也开心不起来,尤其是看见了长孙皇后的那一刻,金德曼甚至在心里有了一种嫉妒的感觉。

    论容貌,论见识,论才学,金德曼都觉得她不比长孙皇后差,可是她却只能坐在下方看着李二还有长孙皇后一副恩爱的样子,这让金德曼感到十分的难过。

    如果那个坐在李二身边的人是他那该有多好?

    可是这一切金德曼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来,新罗女皇,朕敬你一杯,此次你为了你新罗国千千万万的百姓们,不远万里来大唐求援,朕十分佩服。”李二说着,便笑着端起了酒杯。

    金德曼也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然后端起酒杯道:“这还是要谢唐皇您愿意出兵高句丽,以此来解决我们新罗的国难,这一杯,应该由我敬唐皇。”说着,金德曼把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诶,这话说的,新罗尊我大唐为主,现在新罗有难,朕岂能坐视不管?”李二也是笑着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来,新罗女皇,本宫敬你一杯,你身为女子,却能将偌大的新罗国管理的井井有条,实在是让本宫羞愧,大家都是女人,我就只能帮助二郎管理管理后宫了。”长孙皇后也是笑着端起了酒杯。

    只不过长孙皇后的酒杯里面装的不是酒水,而是果汁,这些都是张楠特供的,毕竟长孙皇后的身体不好,不能喝酒。

    “唐皇后说笑了,我倒是很羡慕唐皇后您的生活啊。”金德曼说道此处,脸上的苦涩更甚,又是将一杯酒饮下肚。

    长孙皇后听完这句话,还以为金德曼只是客气客气而已,所以也没有多想,不过李二却是把这话里面的醋意听了个一清二楚,虽然李二的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李二的心里早已是乐开了花。

    酒喝得有些急了,金德曼被呛住了,顿时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金圣曼见状赶紧是为自己的姐姐拍打后背。

    “姐姐,你喝慢点。”金圣曼一脸责怪的说道。

    “哦?这位应该就是新罗女皇你的妹妹了吧,果然你们姐妹二人都是貌美如花。”李二看见了金圣曼,也是笑着夸赞了一句。

    长孙皇后听见李二的话,还以为李二对金圣曼也有意思,于是不动声色的把手放到了李二的腰间,然后悄悄的掐了起来。

    李二被一掐,顿时坐直了身子,然后端起酒杯改口道:“新罗国有你们这样的君王,朕真为你们新罗的百姓感到开心,来来来,诸位爱卿,举起酒杯,一起与朕满饮此杯,这一杯酒,不光光是为了给新罗女皇践行,还是为了预祝我们大唐的铁骑旗开得胜。”

    李二这么一说,在场的大臣们都是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喝了起来。

    “唐皇,我有一件事情,希望唐皇您能够同意。”金德曼喝了几口酒,突然说道。

    “女皇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朕还是那句话,朕能够做到的,朕一定会帮助你的。”李二笑道,金德曼脸上的表情李二可是看了个清清楚楚,李二现在已经十分的确定,金德曼留在大唐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此次回到新罗,为了给我们新罗的百姓一个交代,也是为了安抚民心,我希望唐皇能够派遣一位信得过的官员一同随我回新罗,等到高句丽还有百济撤兵,再请唐皇的心腹回到大唐。”金德曼道。

    李二听完金德曼的话,夹菜的筷子也是一滞,但是略加思索之后,李二便道:“好,朕同意了,朕也能理解,毕竟有我大唐的官员在新罗,对新罗将士的战斗力还有百姓们的民心都是个好事。”

    “诸位爱卿,你们谁愿意随着新罗女皇去新罗呢?不过去的人不用着急,最多就是三个月,朕就让你回大唐,你们谁愿意啊?”李二笑着问道。

    真正的心腹自然不在李二的考虑范围之内,李二这么问也只是为了给金德曼一个交代,李二已经打算好了,等到金德曼出发的时候,随便派一个人去维稳就好了。

    可是还不等大臣们说话,金圣曼便站了出来说道:“唐皇,这个人选能不能让我来选?”

    金德曼听后,脸色也是一变,赶紧拉了拉已经站起来的金圣曼,小声的说道:“圣曼,不能无礼。”

    李二倒是没有放在心上,看着金圣曼笑着说道:“哦?那你倒说说,在场的大臣们,你想选那个啊?”

    本来坐在离李二不远处的张楠正在喝着酒,听见李二这么一说,顿时心道一声不好,然后偏头看了看金圣曼,发现金圣曼也在看着自己,张楠的心里更是叫苦不迭。

    就好像是上学的时候,老师对着学生们说这道题谁来解答一下,没有人我就点名了,此时那个和老师能够四目相对的学生,一定是会起来回答问题的,而且在老师点到自己之前,那心里冥冥中仿佛是有一种预感一般。

    “你就打算一直坐在哪里吗?你知道我说的就是你。”金圣曼的话就好像是催命符一样,紧紧的贴在了张楠的脑袋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