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情场老手(下)
    金德曼听见李二的话,赶忙说道:“皇上您说,只要是德曼能够做到的,新罗能够做到的,德曼一定会尽力的。”

    “嗯,朕知道,只是这个事情和新罗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和你有关罢了。”李二道。

    “和我有关?皇上您想说什么?”金德曼奇怪道。

    “朕想问你,愿不愿意留在大唐,留在朕的身边。”李二刚一说完,金德曼便立马坐直了身子,然后直勾勾的盯着李二。李二被盯的都有些发毛了。

    “皇上,您说的,是真心话吗?”金德曼良久,才看着李二的眼睛说道。

    “朕说的自然是真心话了。”李二也是看着金德曼的眼睛说道。

    金德曼虽然在遇见李二之前,从来没有喜欢过谁,但是这不代表金德曼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能够做君主的人,尤其是能够当好君主的人,那身上绝对是有果敢这个特质的。

    所以金德曼可以说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

    “德曼确实希望能够留在皇上的身边,可......可我毕竟是新罗的一国之主,如果我留在了大唐,新罗又该如何呢?新罗的百姓又该如何看待我这个女皇的呢?当初是他们支持我登上了皇位,我又怎么能在新罗最需要我的时候抛弃他们呢?”金德曼说道此处,不禁是低下了眉眼,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

    说实在的,在和李二相处的这段时间里面,金德曼可以很确定她喜欢面前这个男人,不单单的是李二的身份,李二的谈吐,学识,还有气质都是深深的吸引着金德曼,可是喜欢不代表着她能够留下,毕竟她不是个普通的新罗女子,她是新罗的女皇。

    这个身份,就注定了她不能留在大唐,留在李二的后宫里面。

    “皇上,德曼确实喜欢皇上,但是,德曼不能留在大唐,我是新罗的女皇,不能留在大唐。”金德曼说完,把头低的更低了。

    李二听完了,面色也是黑了下来,坐直了身子说道:“你,舍不得你的皇位?还是舍不得你的荣华富贵?”

    金德曼面色苦楚的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朕懂,你毕竟是新罗的女皇,朕不该强迫你的,在你心里,朕和你的新罗比起来,自然是新罗比较重要了。”李二说完,便面无表情的走下了床,然后在侍女的服饰下穿好了衣服。

    李二在下床之后,连头都没有回,径直走到了闻香殿的门口,走到了大门口,李二停下了脚步,随后开口道:“朕说帮助新罗,自然是不会食言的,你就好好的当你的新罗女皇吧,朕不会强迫你的,这两日的事情,朕会记在心里的,以后新罗有什么难事,你就来找朕,朕会帮助你扫平一切障碍的。”

    这几句话说的,李二觉得完全符合他的气度和风范,李二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闻香殿,只留下坐在床上哭泣的金德曼。

    离开了闻香殿,李二还没有走两步路,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刘炳本身看李二面色不好,所以一直跟在李二的身边连大气都不敢出,但是现在李二又无缘无故的发笑,刘炳也是一时摸不着头脑。

    “皇上,您为何发笑啊。”刘炳奇怪的问道。

    “哈哈,朕啊,朕开心啊,开心为何不笑啊。”李二满脸笑意的转过头看着跟在身边的刘炳说道。

    “啊,皇上您开心?这新罗女皇不是?”刘炳说道此处,便不敢在往下说了,生怕惹得李二不开心。

    “哈哈,你呀,你是不会懂的,也罢,今日朕开心,就跟你说说这个男女的事情。”李二此时也是心情大好,于是和刘炳谈起了这男女感情之事。

    “这新罗女皇拒绝朕,朕心里早都有准备了,朕刚刚生气都是装的。”李二道。

    “装的?!可是皇上......”

    “诶,你听朕说完,这德曼不愿意留在大唐,可是不代表她不喜欢朕呐,刚刚朕离开的时候,你知道德曼在干嘛?”李二问道。

    刘炳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李二和金德曼在一起的时候,刘炳那都是守在门外,没有李二的传唤那是不敢出现在李二面前的,要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那是要掉脑袋的。

    “德曼在哭啊,她哭说明什么?哭就说明她舍不得朕,既然舍不得朕,那朕就能把她留下。她不是现在担心新罗吗?朕就先让她回新罗,然后等到新罗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朕在发兵去攻打高句丽,到时候再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还不感动的要死。”李二说道此处,自己都不禁要给自己竖个大拇指。

    “老奴是个阉人,不懂这些。”刘炳从小就在宫里长大,虽然宫女很多,但是恋爱对于刘炳来说那还真是没有过的体验。

    “哼哼,朕知道你不懂,到时候朕身着戎装的出现在她面前,朕保证她感动的不行,到时候朕在帮助她把新罗安顿好,那时朕在提出来这个事情,朕不相信她不同意。”李二说完,便一脸笑意的向着御书房走去,开始着手准备攻打高句丽的事宜。

    李二这招欲擒故纵使的可谓是炉火纯青,此时的金德曼就像是被把魂儿丢了一样,呆呆的坐在闻香殿的床上,虽然现在已经是止住了泪水,但是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对于金德曼来说,这场恋爱来得快,去的也快,突然金德曼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是空出来了一块。现在的她甚至开始幻想,如果她不是新罗女皇,她的肩上没有新罗的百姓那该多好,这样她就能和自己爱的人厮守一生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金德曼还以为她伤了李二的心。

    不得不说,陷入恋爱里面的女人是盲目的,就连金德曼这个一国之主也不例外,现在的金德曼觉得,李二能问出愿不愿意留在他身边这句话,自然是对她有意思的,可是她却在新罗和爱人之间选择了新罗,这样的答复肯定是让李二伤心了,所以李二才会说出那番决绝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