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五百章 唱到朕的心里去了
    “嗯,你随便唱吧,就和咱们的军歌差不多就行。”李二想了想说道。对于《精忠报国》这首歌,李二还是很喜欢的,就算歌词写的没有那么好,单单凭这个名字,李二就喜欢。

    为国竭尽忠诚,这个立意就很好嘛。

    张楠最害怕随便二字,说是随便,其实也没有那么随便,李二说的随便,那就是你必须唱上一个我满意的歌曲出来。

    想了半天,还真让张楠想到一首很符合此情此景的歌来,虽然张楠不知道李二能不能欣赏的来。

    “那皇上,您可坐稳了啊,臣可唱了,要是吓到人了臣可不管。”张楠笑道。

    李二还有秦琼和杜如晦听后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张楠缓缓的将那一首著名的《水手》唱了起来。

    李二听完张楠唱的几句,不禁有些讶异,这歌倒也不错啊。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张楠继续唱着,不过李二却是被歌词深深的吸引了。

    虽然这歌词都是用大白话写的,也并没有什么高雅的感觉,但是李二却觉得这首歌就是在写他自己。

    就像张楠头几句“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李二永远都会记得他小时候因为一点点的过错就要受到责骂,而就算他当上了秦王,他的皇帝老爹还是对他各种的不公平,在他看来,他那个不如自己的大哥,做不出来功绩还能踩在他的头上。

    而自己的其他兄弟,不是废物就是和他的大哥站在一起,好像他总是一个人。

    而后面那一句“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简直是唱到李二的心里去了。

    他总是在隐忍,虽然他觉得那个被他杀了的大哥总是不如自己,只是因为比自己生的早而当上了太子,可是一开始的李二同志还是选择了忍让。

    玄武门事变之前,李建成集团和李二集团早已经是剑拔弩张,各种小动作不断了。

    先是李建成请李世民喝酒下毒,又是太史令傅奕状告李二将夺天下。之后李建成和李元吉借故出兵突厥抽调秦王府尉迟敬德,秦叔宝等李二的心腹大将。

    李二认为如果不是自己的大哥和三弟做的这么过分的话,他是万万不会走到最后一步的。

    当然这也只是李二单纯的以为罢了,李渊同志不忍打压李二,造成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可是这些事在现在的李二看来,那都是当时他受尽欺负的证明。

    在李二看来,他做的一切都是被逼无奈的,就算是杀了自己的亲兄弟,把自己老爹赶下皇位,那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所以《水手》这样一首励志的歌曲就变成了李二眼中内心独白。

    “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张楠的歌还继续唱着。

    李二听到此处,就差拍着大腿说这首歌就是为他写的了。

    是啊,虽然现在的他已经是贵为九五至尊了,但是在某些时候,他这个当皇帝的,还是会幻想,如果他不是皇帝,不是秦王,那该有多好,现在的他每天要周旋于权利平衡之间,每天心里要系着天下苍生,这样的生活李二也是感觉好累。

    “清泉,这首歌,是谁写的?”李二缓缓开口,打断了张楠的演唱。

    张楠自然是不知道李二的内心有这么多的戏,而且张楠也不好意思把一首流行歌都要拉到自己的身上了,所以张楠道:“回皇上的话,这首歌是臣的穿越一门中,一位精通音律的长辈,郑智化所作。”

    “哦?居然不是你所做,不过也难怪,这首歌虽然歌词浅白,但是其中真情流露,不是你这样的年轻人能做出来的。”李二点了点头说道。

    说完,秦琼和杜如晦都是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朕觉得你这位前辈一定是受尽了生活苦楚之人,不如给朕讲讲你这位前辈吧。”李二道。

    张楠一听,这不是逼着他来编故事吗?不过张楠可不怕,编故事什么的张楠最擅长了。

    “那臣就给皇上您讲一讲这位前辈的故事。这位郑前辈可谓是历经苦楚呐,从出生下来就患上了一种怪病,双腿随着年纪的推移会变得不受控制,最后会失去对双腿的掌控权,就连走路也做不到,这位前辈并没有因此沉沦下去,而是坚强的活了下去,面对年少时的嘲笑,前辈都是一一放在心中,但是却没有打倒他,最后他成功拜入了我穿越一门,终于是在音律一方走通了道路。”

    张楠编故事的能力可谓是炉火纯青,编的张楠自己都差点行了。

    “哎,人生都是不易呐。”李二听完张楠的故事,也是不禁发出一声感慨。

    张楠点了点头,随后扭头往船外一看,发现早已经是看不见沙滩也看不见尽头了,张楠这才赶紧把船停了下来,张楠也不敢开的太远,毕竟这船上虽然有雷达,但是没有卫星那都是摆设。

    “皇上,我们要不然就把船停到这个地方吧,开的太远了,臣害怕回去不是很不方便。”张楠道,毕竟这个船上没有卫星导航,只有一个指南针指出大概的方位,所以张楠这个路痴也不是很敢跑的太远。

    李二点了点头之后,张楠便继续说道:“皇上,现在就去甲板上面转一转吧,感受下这大海,待会臣还要给皇上您弄个好玩的。”

    李二一听有好玩的,顿时便来了兴趣,带着秦琼和杜如晦便去了甲板,张楠也是把船熄了火,跟着三人去了甲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