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三百九十章 关于三国的争论
    按照罗贯中的写法,张飞乃是个燕颔虎须,豹头环眼的彪形大汉,可是事实上并不是如此,张飞的真实长相当然是不可靠的了,但是也绝对不会是罗贯中写的这丑得像钟馗一样的人。

    相反,四川一带出土的文物显示,张飞很可能是个面如美玉,神采飞扬的美男子。比如一些三国时期雕像中的张飞竟然连一根胡子都没有,而且面如满月,神态温柔,绝不是演义中那个猛张飞的形象。

    张飞是个富家子弟,家中有田庄,不是个风吹日晒的庄稼汉,也不是传说中的杀猪佬;陈寿记述他平时“爱敬君子”,可知他仰慕温文尔雅,也许他自己也颇有些君子风度,不会一副粗陋相;他也不是一文不铭的粗汉,胸中颇有文墨,而且写得一手好字。

    再说他的两个女儿先后都做了后主刘禅的第一夫人,《三国志·蜀志·二主妃子传》里有她们传略。张飞长女是后主的敬哀皇后,敬哀皇后薨,其妹入宫为贵人,次年即立为皇后。

    就算阿斗同志搞权衡,但也不会一连把姐妹二人都召入宫去,要是长得不怎么地,阿斗也是万万不会这么喜欢两位皇后的。

    还有一说是张飞擅长丹青,尤其擅长仕女图,此说大概据自清代《历代画征录》,里面有“张飞,涿州人,善画美人”的记载。

    但是由于张飞那个豹头环眼的形象实在是太过深入人心,所以关于张飞的艺术形象已经是定了型了。

    虽然下面有些读过《三国志》的人在窃窃私语的讨论着,但是白老爷子的说书还在继续。

    “三人救了董卓回寨。卓问三人现居何职。玄德曰:“白身。”卓甚轻之,不为礼。玄德出,张飞大怒曰:“我等亲赴血战,救了这厮,他却如此无礼。若不杀之,难消我气!”便要提刀入帐来杀董卓。正是:人情势利古犹今,谁识英雄是白身?安得快人如翼德,尽诛世上负心人!毕竟董卓性命如何,且听下文分解。”白老爷子说完,“啪”的一声,又拍响了桌子。

    《三国演义》的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斩黄巾英雄首立功至此也算落下了帷幕。

    “诶呀,怎么就没有了呢?这董卓到底该如何了?”

    “对呀对呀,这张飞真乃性情之人之人呐,性如烈火,疾恶如仇。”另外一桌的人也是感慨道。

    不过话音未落,立马就获得了另外一桌食客的嗤之以鼻。“什么豹头环眼,那都是此书作者的臆想而已,我看此书的作者压根就没有读过《三国志》,才会写出如此狗屁不通的东西。”一个士子某样打扮的人不屑一顾的说道。

    “嘿,你又没有见过张飞,你怎么知道张飞长什么样的,真是的。”

    “在下通读《三国志》全本,从未读到有关于张飞样貌是如此的记载。”士子显然是个历史死忠粉,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不符合史实的地方出现。

    “没有就没有呗,我们就喜欢听这样的故事,那《三国志》是史实,这都多少年了,也没有见有人把它讲出来。”一个糙汉用洪钟一样的嗓门喊道。

    士子本来想反驳,但是看了看糙汉身上的疙瘩肉,顿时就放弃了这个想法,随后便自言自语了一句。“不足与之论也。”便不再说话了。

    对于醉仙居里面发生的一切,张楠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不过张楠可不在意那些士子们是怎么想的,毕竟这本《三国演义》是写给大众看的,本身就是一本小说,而不是传记历史,张楠可不会要求一部分人接受这本《三国演义》。

    “清泉,你这本书才出了第一回,便已是让人争论不休,这要是全书写完了,那还了得?”李渊笑呵呵的说道,虽然李渊知道这个故事里面的情节许多都是错误的,但是李渊属于那种只要自己听的开心就可以的主,才不会在意这么多呢。

    总之,《大唐日报》上发表的《三国演义》在大唐火了,而且甚至比上一本的《西游记》还要火。

    陪着李渊吃完了饭,李渊总算是放张楠回家了,当然,张楠也没有闲着,直接就是去了天工部,毕竟考核时间可是到了的,张楠还是想看看墨门的这群人到底有多少本事。

    来到了天工部,张楠就直接去找了墨祖,此时的墨祖正在天工部里面拿着墨门众人的答案挑挑拣拣。墨祖看见张楠来了,便放下了手中的答案,笑着说道:“清泉你总算是来了啊,老头子我看的这些东西看的那叫一个头晕眼花呐。”

    “这有什么头晕眼花的,难道墨祖你造了这么多的机巧,您还能看不出来这些机巧其中的问题所在吗?”张楠道。

    “嗨,你这话说的,倒也不是看不出问题所在,只是这其中许多东西老头子觉得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呐,但是清泉你总能拿出一些让老头子惊为天人的东西,所以我一时也不好确定了。而且有些人的想法未免太过简单了,根本就不算是机巧呐”墨祖苦笑道。

    这也没办法,墨祖和机巧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总以为机巧之术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了,可是张楠突然拿出了一个蒸汽机,这可颠覆了墨祖的认知,所以现在墨祖对于墨门弟子新想出来的东西他也不敢确定了,要是他说做不出来,张楠能做出来,那不是很尴尬吗?

    张楠走上前去,墨祖便随便递了一张图纸交给了张楠,张楠拿过来一看,便抑制不住嘴边的笑意,谁说古人没有想象力的,这想象力不是很厉害的吗?

    只见图纸上就是一副简单的画,整个车头是一个大的蒸汽机,而后面跟了一串没有顶棚的光板,光板下面就是轮子。下面还附了一句话,蒸汽动力为头,后跟五节板车,可拉动千斤之物。

    这不就是简陋的火车吗?虽然简陋的有些过分了,但是能有这个想法,岂不是离蒸汽火车不远了。

    想到此处,张楠便对着墨祖说道:“这东西很好呀,我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值得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