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209章:人生百态之小贩(四)
    “8块呢。”大婶道。

    8块?

    怎么这么贵。

    周鱼有些意外。

    这粉的定价,周鱼大概倒是知晓一些,晚上夜宵摊上的东西,由于赶的是晚班,一些人营业到晚上3/4点,再加上晚上除了夜宵摊外,其他的饭店饭馆都关门的,所以夜宵摊上的东西相对白天而言,是要贵一些的,这一点周鱼是知道的。

    除了夜宵摊外,还有一个地方的东西价格会比较特别。

    那就是学校门口。

    学校,在读的都是一些学生,这些学生是没有经济能力的,日常的钱都是来源于父母给予,一个学生每天的零花钱生活费没有几个,再加上现在网络流行,很多一些学生的零花钱都用在网络游戏、或者手办其他等方面去了。

    因为学生经济能力有限,在学校门口的东西,价格会比其他地方的要便宜不少。

    比如说快餐炒菜。

    外面商业区里面的炒菜,以5块钱一份,那么学校门口的则会是3块钱左右。

    这个价格,是零几年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大雪还没有对南方进行冰封,那个时候各方面物价都比较低。

    后来,一场特大雪灾袭击了整个南方,导致南方全部被大雪覆盖,这各地的经济物价也伴随着那场大雪而飞快的飞速上涨。

    周鱼还记得,当初读书的时候,在学校门口吃一碗碎肉粉,价格是一块钱。

    一块钱很大一碗的那种。

    而在外面吃,则是一块五,有的地方贵一点两块钱。

    那场大雪之后,外面的粉价就变成了三块钱一碗。

    然后每过一年上涨一块钱。

    也是这几年物价上涨的没有那么厉害了。

    可即便是如此,在他老家农县,早餐一碗粉则需要7块钱,只是普通的碎肉粉,要吃好一点就9块10块,一根油条2块钱,有的地方卖三块,这个价格,搁零几年大雪还没冰封的时候,简直无法想象。

    这条餐饮街,虽然旁边还有个商业区,但是更加是靠近学校。

    街道往前走就是中学了,没想到这一碗炒饭居然卖到了八块。

    大婶似乎是看出周鱼的疑惑了,她靠过来小声的说道:“这价格其实也不是我想卖这么贵的,而是卖低了得罪人呢。”

    “得罪人,怎说?”

    周鱼来了兴趣。

    “大家都卖八块,你一个人卖五块六块,这不是得罪人么。虽然价格拉低了,能让很多人来你这里买,可是周围其他做生意的人就会不喜欢你,大家都不喜欢你,哪怕你在这边卖的很好,也很难在这边继续卖下去。”

    大婶说的这个,周鱼似乎又明白了。

    也是,大家都是卖8块钱,你一个人卖5块,你这让其他的人怎么做?

    难不成也降价卖?

    关键是降价卖,你还不一定能够拼的过第一个降价的人,除非你愿意降的更低,四块三块。

    可这样一来,一碗炒粉降价到四块三块,这里面得损失多少利益?

    利益。

    虽然只是一碗小小的炒粉,但是这利润降低了一半,这难免会有人选择用另外的方式,比如下黑脚,用其他的阴招,自然有各种办法闹的搞的你没法再在这边继续做下去生意了。

    周鱼点了点头,明白了大婶的意思。

    因为他又想起了一件事情。

    价格这东西。

    涨上去容易,降下去难。

    涨上去,是因为人心不满足,所以涨的很快。

    他还记得,当初在老家农县的时候,当时在一个街边,有两家卖农县肠粉的地方。

    农县的肠粉,大都在3块钱一碗的价格,也就是一张素的一张蛋,或者是肉。

    原本,街边这两家也是卖这个价格的。

    不对,是原本街边只有一家,持续了几个月都是3块钱一碗的价格,后来这边又新开了一家,也不知道新开这家是怎么想的,或许是因为另外那家一直卖三块,他嫌卖的便宜了,于是就涨价,卖三块五毛。

    就是这一次涨价引发了价格拉锯战。

    新开的这家涨到了三块五,原先那家一看他涨价了,也许觉得自己真的卖便宜了,于是他也涨价,两个人都卖三块五。

    新家那家看见原先那家也涨价,他又涨了一个价,卖四块。

    这两家,具体是怎么想的,周鱼不太清楚。

    反正就是前前后后,没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两家肠粉店的价格,从原本的三块钱,涨到了六块钱一份。

    原先周鱼偶尔从那边路过的时候,还会在这边买点肠粉吃,当价格涨到六块钱后,他再也没有去过了这两家了。

    人家竞争,是降低价格不断的竞争。

    他们两家倒好,一看到别人涨价了,就以为自己卖的便宜了。

    心想着,别人涨价,那我也涨。

    于是价格就这么上来了。

    再后来,这两家没多久就都倒闭了。

    没人去了。

    或许是因为六块钱一晚的高价在周围百姓眼中映象太深刻了,后来就渐渐的没人再去了。

    不是吃不起,而是不值。

    两家,谁也没想过降价。

    或者说是降不下来,等到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再降价的时候,已经没人去了。

    包括这个炒粉也是。

    周鱼还记得自己刚毕业那会儿,在星城打拼的时候,晚上饿了,在街边夜宵摊吃炒粉炒饭,也不过才五块钱一晚。

    这才两年不到,这就变成八块钱了。

    其实,终究还是人心问题。

    人心不足蛇吞象。

    有的人觉得自己干一些小商贩,亏了自己。

    还记得刚毕业那会儿,找的第一个工作是在一个工业区中,工业区远离公交车站,从公交车站下车到那边,还得走1000米的距离,就是这个距离,这边有一些人在这边跑出租。

    就是那种三轮电动车改的,搭建一个棚子跟座位,就当做一个出租车了。

    再加上他们跑的也是附近的居民区,距离不算远,这些路也没有公交车路过,原本也算是方便了局面出行。

    可有的人就觉得自己跑这个亏了。

    原本这1000米的路,价格是三块钱。

    他们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开车,一趟赚三块钱,很对不起自己的职业。

    于是涨价,五块钱。

    最夸张的是,过一次大马路,得要加收三块钱,从马路回来,再加三块钱。

    ……

    抱歉,好像有点跑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