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退休综合症
    “这当然是有关系的。”张楠道。“太上皇以为幸福是什么呢?”张楠忽然问道。

    面对张楠突然的提问,李渊思考了半晌,却没有给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于是李渊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朕也忘了这幸福是什么了。不过朕认为朕儿女俱在,发妻还在的时候是最幸福的。”

    “太上皇您说的没有错,只是臣要的是一个更加科学的解释,简单来说,臣把幸福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物质生活,所谓物质生活,那就是不用为生计发愁,而且还有一部分家产的,我想这个条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一个不错的生活了吧。”张楠道。

    李渊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张楠说的没有错,而且张楠这么说,还是说多了,对于现在的大唐百姓来说,能够填饱肚子,有一个安定的环境,那就是完美的物质生活了。

    “那还有一部分呢?”李渊迫不及待的问道。

    “还有一部分,臣把它称之为精神生活。精神生活就比较好理解了,对于那些文人来说,寄情于山水之间,做一两首诗词,那就是他们的精神生活,对于某些喜欢烟花之地的人来说,那些地方就是他们的精神生活,不论是喜欢作词,还是喜欢听曲,亦或者是逛个妓院,那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精神生活。”张楠笑着说道。

    李渊听完张楠的这个解释,也是会心一笑。

    “也就是说,同时满足这两个生活的时候,人才会真正的感到幸福。”张楠道。

    “朕倒是不认同你这个话,倒不是说你对这个两个生活的解释有什么问题,对于这两个解释,朕还是满认同的,只是照你这么说,朕可是两者皆满足的,可是为何朕觉得不幸福呢?”李渊问道。

    张楠笑了笑,说道:“太上皇您只满足了物质条件,并没有满足精神条件啊。您的精神是空虚的,当然不觉得幸福了。对于人来说,物质匮乏时,物质生活就显得更为重要,可是当物质生活基本满足时,人们对精神生活也有了需求,生活水平俞高,对精神生活的要求也俞高,这时,精神生活就显得比物质生活更为重要了,您不幸福,只是因为您的精神生活没有配的上您的物质生活罢了。”

    “照你这么说,朕应该有什么样的精神生活,才能配的上朕的物质生活呢?”李渊问道。

    “人与人的精神生活要求都是不同的,太上皇您只是得了一种怪病,如果能治好这个怪病,那精神生活自然就会满足了。”张楠笑道。

    “怪病?朕可没有病,前一段时间朕才让御医瞧过身子,朕的这身子好着呢。”李渊一脸奇怪。

    “太上皇您这个病不是在身上,而是在心里,是心病呐,臣把这个心病称为“退休综合征”。”张楠道。

    “退休综合症,何为退休综合症?”李渊问道。

    “退休综合征是一种复杂的心理异常反应,主要表现在情绪和行为方面。患者一般会出现以下症状:性情变化明显,要么闷闷不乐、郁郁寡欢、不言不语,要么急躁易怒、坐立不安、唠唠叨叨;行为反复、或无所适从;注意力不能集中,做事经常出错;对现实不满,容易怀旧,并产生偏见。总之,其行为举止明显不同于以往,给人的印象是离退休前后判若两人。”张楠解释道。

    李渊听完张楠的解释,一脸的惊讶,盖因为张楠说的完全正确,跟李渊的症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清泉你说的一点都不错啊,朕仔细一想,好像这些症状朕都有呢。”李渊惊讶道。

    “可是朕为何会患上这个病呢?”李渊问道。

    “太上皇您要承认的是,虽然皇帝这个身份尊贵至极,但是其实它也是一个职业,您觉得呢?当皇帝,要每天按时上朝,还要批阅奏折,心里还要装着天下百姓,而皇上这个职业的报酬就是天下百姓的心,您觉得臣说的对不对。”张楠道。

    “确实如此。”李渊道。

    “太上皇您也是当过皇帝的人,所以对于现在的您来说,您现在已经从皇上这个职业身上退休了,就和大臣们干了一辈子官乞骸骨一样。”张楠继续说道。

    李渊抬了抬下巴,示意张楠继续往下说,对于李渊来说,他这个属于被动退休,李渊并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深究。

    “退休综合征的发生,主要是一些人从几十年有规律和有节奏感、责任感的在职生活,变成无约束的自由支配时间的退休生活,而产生的孤独、寂寞、空虚、焦虑或忧愁等心理的或生理的症候群。其根本原因在于没有从根本上认识退休以及退休后应干点什么好。”张楠道。

    “你的意思,朕现在就是因为找不到一个合适自己的事情所以不快乐,不幸福吗?”李渊问道。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太上皇您是不是觉得您有一种失落感。”张楠反问道。

    “失落感?”

    “嗯,在您让位之前,您事业有成,受人尊敬,掌声、喝彩、赞扬不断,可是您让位了,一切都化为乌有,对于您来说,让位成了“失败”,让您从有用转为无用,如此反差,您心理上便会产生巨大的失落感。”张楠道。

    李渊默然的点了点头。

    “太上皇您大可不必如此,对于您来说,生活可是丰富多彩的,何必去注重这些不快乐的事情呢?您要做的就是重新找到一个您能全心全意的投入自己全部精力的事情,转移转移注意力,让自己忙起来,发挥自己的余热,那您肯定会感到幸福的。”张楠道。

    “清泉你可真是个妙人啊,这一言就道破了朕的这结症所在,可是朕要找到一个能全身心投入进去的事情谈何容易,朕现在连那皇宫......诶,不说也罢。”李渊忽然想到了自己现在根本就是一个被软禁的状态,只得哀叹,颇有些英雄气短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