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三百五十章 怒怼孔颖达
    经过张楠的耐心讲解,以及和李二的认真商讨,终于是拿出了一份切实可行的技术工种的实行方案,李二也表示,等到明天早上张楠把折子递上来,自己会在朝上提出这个事情,等到朝臣们商议过后,这个技术工种就能实行下去了。

    张楠听后也是点了点头,现在李二都同意这个事情了,就算朝臣们在不同意,这个东西也是会推行下去的,更何况李二同志还有大批的死忠粉们,朝廷上有什么反对声音,只要是李二同志点头过后的事情,也会被李二同志的死忠粉给压下去。

    回了府的张楠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崔玥写折子,反正张楠也不是时常递折子的主,能够有崔玥来写就够了,张楠并没有练字的打算。

    最终崔玥还是抵不过张楠的死缠烂打以及厚脸皮的战术,乖乖的把折子给写了。

    第二天一早,张楠就揣着崔玥写好的折子去上早朝去了。

    站在太极宫的大殿上面,张楠耐心的等待刘炳喊完“上朝”二字。不等李二说话,张楠便站了出来拱手道:“皇上,臣有本奏。”

    李二看见张楠这么积极,嘴角也是抽了抽,本来李二还想把这件事压轴的,奈何张楠现在就提了出来,李二没有办法,只好说道:“清泉有何事,奏来吧。”

    张楠听后,便掏出了怀中的折子,交给了走下来的刘炳。

    刘炳拿到了折子,快步走到了李二的身边,李二接过折子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其实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昨天自己和张楠在御书房里面敲定的,但是李二还是装了装,随后便把折子递给了刘炳,说道:“念于诸位大人们听。”

    在刘炳不尖锐也不粗犷的声音下,张楠招墨门进天工部的计划缓缓的被搬上了台面,一直等到了刘炳念完,李二才说道:“诸位爱卿以为这个事情如何啊。”

    没想到李二话音刚落,孔颖达便站了出来,说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呐。”

    李二眯缝着眼看了下一脸正经的孔颖达,随后便说道:“孔卿有何意见,大可说来。”

    “皇上,如果臣没有听错的话,张大人是想招那群主张墨家学说的人进入天工部吧。”孔颖达道。

    “没有错,孔大人有什么问题吗?”张楠转身看着孔颖达问道。

    “那老夫到是要问问张大人了,张大人对这个墨家学说有过了解吗?”孔颖达问道。

    “这,确实不甚了解,就简单的知道罢了。”张楠挠了挠头说道。

    “既然如此,张大人为何要将墨家引入朝堂呢?儒家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证明了儒家才是治国之道,张大人就这么不清不楚的随意将墨家拉入朝堂之中,不是徒生事端吗?”孔颖达道。

    孔颖达作为孔子嫡孙,自当是要维护儒家地位的。

    “孔大人似乎是有些误会了,在下说要将墨门拉入天工部,可不是用他们的学说,他们的学说是什么我都不知道,更别说用了,我想把他们拉入天工部,不过是想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发展大唐科学罢了。”张楠笑了笑说道。

    对于孔颖达的紧张,张楠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现在不是诸子百家争鸣的时候,儒家做老大做的太久了,突然听说有一个学说要往朝廷靠紧,紧张是很正常的事情。

    需要说明的是,“儒学”、“儒家”、“儒教”这三个概念要分清。儒学作为一种学说,儒家作为一个阶层,儒教作为一种信仰,三者需要区分开来。

    而孔颖达代表的是儒家这一阶层,想要一个当惯老大的阶层去容纳另外一个阶层,而且还是有群众基础的另一个阶层,这是十分困难的。

    “这,既然墨家不用他们的学说来发展大唐,老夫倒想知道,那些旁门左道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帮助大唐的。”孔颖达捋着胡子说道。

    现在的孔颖达处于一个十分混乱的时刻,一方面孔颖达作为儒家的代表,是不想看见李二接受墨家学说主张的,现在张楠又告诉他墨家用的不是他们的主张,这有让孔颖达有些瞧不起墨家了,连自家学说最重要的东西都丢掉了,还指望他们能做什么利国利民的事情呢?

    不单单是孔颖达,李二的朝堂上还有极大数量的官员都认为除过经义之外,剩下的东西都是旁门左道,只要搞懂了经义里面的东西,就能了解世间万物。

    这个观念形成可不是一朝一夕的,所以想要改变这个观念也是十分困难的。对于这群官员,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科技的重要性,即使张楠带来的科技为大唐带来了许多好处,他们也选择视而不见。

    “孔大人莫不是认为儒家就真的是天下第一了吧。”张楠听见孔颖达刚刚一副老学究的口吻,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辛辛苦苦的跑前跑后,今天弄高炉炼铁,明天弄蒸汽机的,现在就被这么轻飘飘的归为了旁门左道,张楠岂能不生气。

    更何况这群人显然就是念完经就打和尚的主,他们明明知道大唐有了这些东西再向好的方向迈进,可是就是选择视而不见,这可是对大唐所有的基层工作者的侮辱。

    士族们身处高位,仗着自己把握着古代社会最宝贵的读书资源,就可以随意评价他人,在张楠来看,那群只知道动嘴皮的人,还不如长安城里面打铁的工匠来的有价值。

    虽然张楠知道这是古代社会的阶层划分,可是张楠今天就不打算再惯着了,因为张楠准备开怼了。

    “在下敢问孔大人,何为旁门左道?”张楠道。

    “这,难道那群抛弃了学说,一心研究机巧之术的墨门不是旁门左道吗?”孔颖达反问道。

    “哦?这就叫旁门左道了?那找孔大人这个理解,是不是除过士族,剩下的人都属于旁门左道了?那我倒要问问孔大人,您住的房子是不是那群擅长盖房的旁门左道给您搭建的?您生病了,是不是要找那群擅长医术的旁门左道来给您瞧病?这人呐如果觉得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有病,那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自己有病,你说对不对,孔大人。”张楠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