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三百零七章 背黑锅的李建成
    “皇上您能够这样对臣,臣自然是感激的,只是皇上,这对臣下黑手的人,皇上您可能一时半会还处理不了。”张楠看着李二认真的说到。

    “哦?朕处理不了的人?莫不是世家联手来对付朕了?这也不应该啊,世家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但是私底下那些勾当朕也是了然于心的,怎么会突然联合起来对付朕呢?”李二有些奇怪,于是便猜测到。

    张楠一听,心道:“这哪里是来对付你啊,这分明是墨祖那个老头子想出来的馊主意,所以才闹得满城风雨的。”

    不过张楠还是没有说出口,而是继续故作神秘的说道:“不是世家的人,就算世家的人想要动我,但是我好歹算是世家的女婿了,他们不可能这么大张旗鼓的动我的。”

    李二听见张楠把自己称作世家的女婿,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是还是不得已要承认这个事实,于是便避开这个不谈。

    而是继续说道:“行了清泉,你就不要再给朕兜圈子了,你就直说这个事情是谁干的吧。朕不管他是谁,他有多大的势力,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出这种事,朕决不轻饶。”

    李二说完,一副暴怒的样子,把张楠看的都有些心惊,虽然李二在张楠面前大部分时候都是笑嘻嘻的,只有少部分的时候是腹黑的模样,可是李二暴怒要杀人的时候,出了张楠上次搞掉了李二的青庐房的时候见过。

    张楠来了大唐这么长时间,还真没有见过李二像现在这样暴怒,这让张楠都差点忘了李二可是个发动了“玄武门事变”的狠人。

    “皇上您先消消气,气大伤身呐,您不是还要想着长命百岁吗?老这么生气可不行啊。”张楠说着,赶紧拿过桌子上面的茶壶给李二倒了一杯茶,张楠突然发现李二来了这么久,自己连口水都没有让李二喝。

    李二拿起张楠倒好的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之后说道:“行了行了,说正事,你就直接说是谁做的就行了。”李二也懒得在跟张楠兜圈子了。

    “我要是说出来了,皇上您可千万千万不要动怒啊。”张楠先要提前给李二打好预防针才敢安心的说,毕竟张楠找到背黑锅的人可跟李二的“交情”不浅。

    “你先说,说出来让朕听听,不过听说的你这个样子,是不是此人与皇室有些关系。”李二看着张楠这幅小心翼翼的样子,于是便猜测到。

    张楠一听,李二连自己的路都铺好了,立马给李二竖了一个大拇指,随后便说道:“皇上,您真的神了,这您都猜到了。”

    “哼哼,说吧,朕倒要看看,朕的这皇室里面到底是谁这么不安分。”李二冷哼一声说道。

    张楠听完,便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伏到李二的耳朵边小声的说道:“那个人就是,隐太子的余党。”

    李二一听这三个字,顿时用张楠都觉得手疼得力度拍到了桌子上,随后便大喝一声:“大胆。”

    如果说李二的老爹李渊同志是李二的一块心病,那这个已经被李二同志除掉的李承乾可是李二心病中的心病,虽然李二同志已经成功的除掉了这位挡着自己登上皇位的大哥,可是这个心病可是伴随了李二同志一辈子,否则也不会有秦琼尉迟恭二位门神的由来了。

    李二同志发动玄武门事变,将李建成杀死,李建成死的时候三十八岁,李渊其余五子一并遇害。贞观二年,李二追封李建成为息王,追谥“隐”。

    所以现在大唐的官员提到李建成的时候,都会考虑到李二的感受,叫李建成隐太子。

    其实客观来讲,历史上真实的李建成还算是一个不错的皇太子,也是一个不错的上位者。

    性格上来说,李建成算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说他宽和敦厚吧,他杀了稽胡俘虏六千人;说他性格暴戾吧,在李元吉完全有可能刺杀李二成功的情况下,他又顾及兄弟之情果断阻止李元吉。

    军事上面可以说是未尝一败,除了一次攻打王世充无功而返之外,真没有在军事上吃过什么亏。

    在政治上,监国的时候又将国事处理的井井有条,坚持均田制和租庸调制。

    总的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完美的人了。

    可是等到李二上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抹去自己这个大哥的功绩,史载:“建成残忍,岂主鬯之才;元吉凶狂,有覆巢之迹。若非太宗逆取顺守,积德累功,何以致三百年之延洪、二十帝之纂嗣?或坚持小节,必亏大猷,欲比秦二世、隋炀帝,亦不及矣。”下面还有一句更精彩的:“建成、元吉,实为二凶。中外交构,人神不容。”

    这几句评价,把李建成和李元吉骂得猪狗不如,天地难容,把李二同志夸得盖世无双,功德无量。

    更是言之凿凿地声明:如果李建成当了皇帝,连秦二世胡亥,隋炀帝杨广都比不上,唐朝会像秦朝、隋朝那样,两代就完蛋。

    当然这个说法就算是到了现代,可信度也是不足的,因为漏洞实在是太明显了,要是李建成真的是这么一个不学无术的东西,那么不用等李二动手,李渊自己就先把李建成这个唐朝开国太子废了。

    也许就是因为自己的大哥是一个不俗于自己的人才,这才成为了李二同志心中心病中的心病。

    所以在李二同志一听到隐太子这三个字,总会变得暴怒无比。

    “清泉,你这么说可有证据。”李二瞪着眼睛问道,一副活要吃人的模样。

    张楠看见李二这个样子,立马换上一副正正经经的表情,随后说道:“臣绝对不敢有半句虚言,这些都是臣真真切切听见的。”

    “放肆,他们安敢如此。”李二听见张楠这言之凿凿的说法,显然是相信了,于是李二同志更加的生气了。

    张楠看着李二这幅要吃人的模样,赶紧在心里双手合十的说道:“李建成啊李建成,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你都死了,也就不在意帮我背个黑锅了吧,你晚上可千万别来找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