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乱成一锅粥
    李二带着一众将军还有崔绍向着张楠的府上进发了,希望能在张楠的府上找出一些线索。

    等到一众人来到了张楠府上的时候,还把崔玥吓了一跳,毕竟李二可不是喜欢到大臣家里串门的皇上。崔玥见状赶紧给李二还有将军们行礼。

    李二摆了摆手示意崔玥免礼,崔绍赶紧站了出来问道:“玥儿,为父问你,清泉最近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

    崔玥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回父亲的话,郎君这两日都是按时回家,什么人也没有见过。”

    看着几人若有所思的样子,崔玥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于是便问道:“父亲,郎君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不得不说,崔玥的直觉还是蛮准的,崔绍听见张楠这么问,不知道该怎么给崔玥说,最后还是李二开口道:“清泉他,清泉他被贼人给掳走了。”

    崔玥一听,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问道:“怎么会有贼人呢?这太平盛世哪里会有贼人呢?”

    崔绍看见自己女儿这幅激动的样子,赶紧上前说道:“玥儿,你先不要着急,皇上已经派出左右金吾卫去顺着贼人逃跑的路线去追查了,李靖将军也将军校里面所有的学员们全部撒了出去,应该很快就会有清泉的消息的。”

    “对,没有错,清泉肯定不会有事的。”李二也是宽慰道。

    “还望皇上救救郎君呐。”崔玥一副心急的样子。崔绍看着崔玥这幅心急的样子赶紧说到:“玥儿,要不然你先回你母亲那里吧。”崔绍道。

    “不,我要在府上等着郎君回来。”崔玥坚定的说到。

    “唉,玥儿,你再好好的想一想最近到底府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来或者奇怪的事情发生。”崔绍看见崔玥这幅坚决的样子,也不好多劝,只得是从府上的线索下手,希望能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最近?啊,最近府上有人送了一封奇怪的信,但是信上写的乱七八糟的根本就读不通顺,郎君也没有多在意。”崔玥忽然想起来了那封奇怪的信。

    李二一听,这就是线索啊,立马问道:“那封信现在在何处?”

    “这......当时郎君读完信发现读不懂之后就随手放在了桌子上,这信真的不知道去哪里了。”崔玥道。

    最终,这份根本就读不通顺的信被老苏拿出来了,虽然张楠没有读懂这封信,但是老苏身为张府的管家,还是要尽职尽责,张楠随手放在一旁的信,老苏也是妥妥的收好了。

    崔玥回房独自掩面哭泣担心张楠,崔绍看见自己女儿这个样子也不能放任崔玥一个人在房中,于是便安慰崔玥去了,而李二则是带着一众将领开始研究这封根本就读不通顺的信。

    读了一半,李二便把手中的信拍在了桌子上喝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就读不通顺。”

    李二丧失耐心读不下去了,但是李靖他们还是要继续耐着性子往下看的,毕竟这是有关张楠失踪的唯一线索,读了一遍之后,李靖便皱着眉头说道:“知节,敬德,你们看这封信有没有一种眼熟的感觉。”

    程咬金听见李靖这么说,一把拿过了李靖手中的信,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一遍之后说道:“哪里有什么眼熟的感觉,我根本就没有见过有人这么写信的,写着信的人怕是个疯子啊。”

    程咬金这么说,并没有获得尉迟恭的认同,尉迟恭接过了程咬金手中的信皱着眉头说到:“我倒是和药师兄感觉一样,总觉得这封信没有这么简单。”

    想了半天,尉迟恭一拍大腿喊道:“我想到了。”

    尉迟恭这一喊,立马就吸引了李二同志还有李靖程咬金的注意力。

    “黑子,你想到什么了。”程咬金迫不及待的问道。程咬金问着尉迟恭,可是尉迟恭像是没有听见似的,而是一直在皱着眉头,仿佛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抓住。

    “对呀,敬德,你想到了什么倒是快说啊,你早一点说,朕也早一点好派人去有目的的去找啊。”李二也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说道。

    尉迟恭摆了摆手,然后说到:“皇上,您觉不觉得这个信想那个什么,什么。”说了半天,尉迟恭还是没有把自己脑袋中想到的东西讲出来,人有时候就是这个样子,越想说一个东西的时候就越说不出来。

    “那个啊,你倒是说呀。”李靖看见尉迟恭这个样子也急了。

    “就是那个呀。”尉迟恭嘴里一边说着,一边还给其余三个人比划着。

    “诶呦我的哥哥诶,你这么比划谁看的懂啊。”程咬金苦着脸说道。

    “这封信可能是用暗语写成的啊。”尉迟恭最终还是想起来了怎么形容这封信。

    听见尉迟恭这么说,李二一把拿过桌子上面的信,读了一遍之后,点了点头说道:“敬德说的不错,这封信很有可能是用暗语写成的。”

    “可是如果是用暗语写成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看懂啊,若是随随便便就被猜了出来这个信上写的是什么,那这暗语还叫暗语吗?”程咬金皱眉道。

    程咬金这么一说,众人皆是陷入了沉默。

    暗语这一东西流传已久,在唐朝的时候就有记载关于商业上的暗语。唐元澄《秦京杂记》曰:唐代长安西市的太衣行“记言反说,不可解识”。而宋代则是有用“丁不勾、示不小、王不立、罪不非、吾不口、交不叉、皂不白、分不刀、馗不首、针不金”,来指代从一到十的十个数字。

    民间有民间的暗语,军队也会有军队的暗语,只不过由于大唐的国力实在太过强大,而且李二同志现在基本不担心会有叛徒之类的事情发生,所以用暗语来与战场上的将领们交流也基本搁置不用了。

    暗语是某一特殊社会团体所用的,尤其是用作联系手段的特定词汇或习语。所以不是已经约定好用暗语交流的话,想要破解一封用暗语写的信,根本就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