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科学启蒙失败
    张楠想了想,于是决定用一个现代中学生都知道的科学实验来给孙思邈解释这个问题。没有错,张楠想的就是那个小白鼠的实验,就是把小白鼠关到密闭容器里面,然后在容器里放一根点燃的蜡烛,等到蜡烛熄灭,小白鼠也就死了。

    这就间接的证明了呼吸的是氧气。

    张楠想到此处,便对着孙思邈说到:“孙真人既然想知道,那在下就给孙真人讲一讲这何为氧气。”张楠说完,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大家还都在杜府呢,于是便说道。

    “皇上,孙真人,杜大人这刚刚才休息下,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再去做实验吧。”张楠说完,李二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毕竟在病人家里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做实验,虽然李二是皇上,别人不会说什么,但是李二如果这么干了,自己都觉得的脸上挂不住。

    “嗯,那就去军校吧,朕刚好还能去探望一下承乾。”李二道,虽然李承乾现在被关禁闭了,而且还是李二亲自下的令,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把李承乾关到小黑屋里面这么长时间,李二也是有些心疼。

    不多时,三人便来到了军校,实验地点放在了孙思邈的小院里面,等到一切实验用具准备妥当之后,张楠才发现李二也让刘炳给自己搬了个椅子坐在了院子中。

    “嗯?皇上您不是要去看太子吗?”张楠看着岿然不动的李二问道。

    “不急不急,承乾什么时候都能去看,朕先要看看这个氧气到底为何物。”李二急不可耐的挥了挥手,示意张楠不要再磨蹭了,赶紧的开始试验。

    张楠没有办法,只好拿起一个密闭的瓷罐说到:“那臣现在就开始,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张楠的这句台词虽然是老掉牙的一句话,但是依然把李二还有是孙思邈唬的一愣一愣的。

    由于找不到透明的容器,张楠也就勉为其难的用陶罐代替了,虽然张楠完全可以从系统中换两个玻璃容器出来,但是张楠不想浪费这个积分,毕竟这个东西用一次也就用不上了,反正看不见里面也不影响实验结果,所以张楠决定当一把葛朗台再说。

    军校里面老鼠不好找,因为军校的房子都是每天打扫,就算不住人那也是要每天清扫的,所以军校里面的老鼠比较少,但是老鼠少,田鼠多的是。

    军校有自己的菜地,所以被命令逮老鼠的程怀默没有花什么时间就给张楠逮了一串田鼠。

    把田鼠的腿都捆好,放入了已经点燃蜡烛的陶罐里面去,张楠拍了拍手说道:“好了,大功告成。”

    李二一听张楠的实验做完了,奇怪的问道:“完了?”

    “完了。”

    “这.......氧气呢?”李二道。

    “这不是田鼠在里面呼吸着呢,过一会这个田鼠就死了。”张楠道。

    “那田鼠死了又能说明了什么呢?”孙思邈问道。

    “死了就说明氧气耗光了啊,那就证明万物都是靠氧气活着的,大家都是吸氧气,呼二氧化碳的嘛。”张楠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就这么个陶罐,田鼠在里面呆不了多久不就闷死了吗?”孙思邈皱着眉头说到,显然孙思邈也没有了解张楠的这个实验目的。

    “对对对,和闷死的道理差不多,只不过闷死是让田鼠不呼吸氧气,我这个是把氧气耗光而已罢了。”张楠笑着说到。

    “这二者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李二问道。

    “这......从结果来看,却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张楠挠了挠头,毕竟把氧气耗光,就是把田鼠闷死了,二者确实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那你给朕看这个东西的意义何在呢?”李二一副鄙视的样子说到,张楠做的无非就是不让田鼠呼吸了,但是完全没有证明这氧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妈的,居然让李二给鄙视了。”张楠在心里说到,毕竟张楠可是带着后世一千多年积累的常识回来的,现在居然让李二给鄙视了,这如何让张楠不无语。

    “可是这氧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小友你还是没有说清楚啊。”孙思邈一副刨根问底的样子,看的张楠十分的头大。

    “你这是要往祖坟上刨啊。”张楠在心中暗暗吐槽到。

    “氧气就是我们吸到身体里面的气,我们吐出来的气就是二氧化碳还有别的气体,如果我们在一个没有氧气的房子里面,我们也就和那个田鼠一样死了,就是这么简单,明白了吗?”张楠道。

    “可是你怎么证明我们吸进去的是氧气,吐出来的是那个什么二氧什么的。如果我们吸进去的是二氧什么的,这有作何解释呢?”

    “......”

    张楠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有给孙思邈还有李二解释清楚这个空气成分里面包含的气体到底是什么,最后张楠放弃了,李二也一副听了鬼话的表情带着对张楠的无限鄙视离开去找李承乾了。

    而孙思邈呆在院子是因为孙思邈想看看张楠一直放在旁边的电子血压计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经过这件事情张楠算是明白了,想要从古代科学一步跨到近现代科学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就好像人走路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一样,因为步子迈的太大的话,容易扯到蛋。

    现在的张楠就是一副扯到蛋的感觉。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啊。”张楠哀叹道。

    “小友,这个骡马又是什么马呢?难到是骡子和马的所生的马?”孙思邈又从张楠的嘴里听到了一个新兴名词,迫不及待的问道。

    “骡子没有生育能力,因为它是马和驴的结合体,有生殖隔离。”这个常识张楠还是知道的。

    “生殖隔离又是什么呢?”

    “......天哪,杀了我吧,我再也不卖弄知识了。”

    “诶,小友,你这话要说清楚啊,话说一半可不好呐,你说了老道不就清楚了吗?你不说老道不就一直不清楚吗?所以你还是要给老道说清楚呐,你不说清楚老道这晚上可是睡不好的啊,老道经过你今天的一番教导,仿佛看透了一直苦苦追寻的道是什么,小友你要说清楚呐。”

    看着孙思邈一直在自己眼前嘚啵得,张楠仿佛看见了《大话西游》里面那个嘴一刻也停不下来的唐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