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侠客行
    “相逢恨晚,人谁道、早有轻离轻折。不是无情,都只为、离合因缘难测。秋去云鸿,春深花絮,风雨随南北。絮飞鸿散,问谁解舀得得。君自举远高飞,知他此去、萍梗何时息。雅阖幽窗欢笑处,回首翻成陈迹。小楷缄题,细行针线,一一重收拾。风花雪月,此生长是思忆。”张楠缓缓的念出了这首词。

    张楠的这首词一出,立马就吸引了女眷们的目光,一个个都像是看什么宝贝一样看着张楠。一些大胆的未婚女眷,眼神已经开始便的炽热起来。

    “清泉,此首词可有名?”长孙皇后问道。

    “自然是有的。”张楠笑了笑说道。

    “哦?那你给本宫说说。”这首词显然是吸引了长孙皇后的注意,毕竟女人总是喜欢描写风花雪月的诗。

    “《念奴桥—相逢恨晚》。”张楠笑着把词的名字说了出来。

    “相逢恨晚,好一首相逢恨晚呐,看来清泉倒是个念家之人呐,这作首诗都是给自己的妻子做的。”长孙皇后笑着说道。

    虽然张楠做的这首诗辞藻华丽,但是李渊可不买张楠的账。

    “不算不算,这可不是朕想要的诗。”李渊摇头晃脑的说道。

    “啊,为何不算,太上皇您不是让我随便做的吗?”张楠一脸的奇怪,这老头怎么说不认账就不认账了呢?

    “朕说不算就不算,你再重新做一首吧。这回要做些有男子气概的,你也是上过战场的人了,怎么一天老是做一些这些风月之诗呢。”李渊道。

    张楠悄悄的在心里给李渊鄙视了一番,但是表面上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诶,父皇,这可就有些强人所难了,这刚刚才做了一首风月之诗,现在就让清泉再来一首豪放之诗,这一时间的风格也是很难变过来啊。”李二虽然表面上在为张楠说话,但是还是是为了给张楠再架的高一点。

    “嗯,二郎说的有理呐,这样吧,清泉,你就给朕认个怂,说你做不出来,朕也就勉强接受你前面的这首词了。”李渊眯缝着眼睛说道。

    “怂?那太上皇可是太小看臣了,正好,此次臣去了草原上也没有干什么大事,就是把那劼利给捉了回来。”张楠笑着说道。

    张楠此话一出,李渊的脸便黑了下来,这是没干什么大事吗?此次战役最大的事就是把劼利从草原上给捉了回来。但是李渊没有发作,只是静静的看着张楠接下来怎么说。

    “想必诸位大人也不是很清楚我们军校的学员们是怎么捉住劼利的,那接下来就容在下给诸位用诗来讲一讲吧,拿酒来。”张楠说完,一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兴趣,毕竟听故事谁不喜欢听呢。

    李渊点了点头,说道:“给清泉满上。”李渊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想的却是待会做出来的诗要是不符合自己的心意,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楠一口气喝了三大杯酒,慢慢的走到了刚刚劼利跳舞的地方,然后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张楠缓缓的将李白的侠客行念了出来。

    这首诗虽然不是诗仙李白的扛鼎之作,但是却是李白称得上豪气万丈中的诗的一首。

    张楠念完这首诗,不知道从哪里刮过来了一阵风,把张楠身上的华服吹的四散起来,颇有几分狂生的气势。

    李渊本来是眯着眼睛听着张楠的这首诗,李渊还是不太相信张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一连做出两首佳作,可是在听完了张楠念的这首诗之后,李渊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而且张楠这衣服一被吹,李渊也不得不承认,张楠的才华自己还是小看了。

    “清泉,这首诗可有诗名?”李二在听完了这首诗之后,也是兴致大发,李二同志这么问,只是想给这首豪气万丈的诗来一个冠名权罢了。

    “自然是有的。”张楠拱了拱手说道。

    “哦?诗名是什么?”李二听见张楠居然已经起好了名字,不免有些失望。

    “名曰《侠客行》。”张楠笑着说道。

    “《侠客行》?好名字!”李渊一拍大腿说道。

    “不仅仅是名字好呐,尤其是那一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可谓是潇洒写意到了极致呐。”李二听后眼睛都放光了,看来这首诗都做到李二的心坎里了。

    “不错不错,果真是诗如其名,好好好,看来这清泉上了一次战场,也开始学着做这些有些男子气概的诗了,不再只是风花雪月了。”李渊笑着说道。

    李渊这么一说,朝臣们都笑了。

    “太上皇莫要取笑臣了,臣这也只是有感而作罢了。正所谓文章......”张楠话还没有说完,李二便打断了张楠的话。

    “行了行了,朕知道你这妙手得了不少的文章了,清泉,这朕可要说说你了,朕知道你有才华,可是这过分的谦虚了,可就有显摆的嫌疑了。”李二道。

    “是是是,皇上教训的是。”张楠道。

    张楠在这边做的诗,长孙皇后统领的官员们的女眷也是听的清清楚楚,本来一首《相逢恨晚》已经让张楠出尽了风头,奈何一首《侠客行》做完,整个晚宴的气氛已经被张楠推到了高潮,毕竟如此潇洒写意的男人,有谁会不喜欢呢。

    尤其是坐在崔卢氏身边的崔玥,本来是十分感动张楠能做出一首那么好的词,可是《侠客行》做完,崔玥立马就把那首《相逢恨晚》抛到脑后去了,脑中之剩下了张楠在做《侠客行》时候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