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二百三十章 太子杀人事件
    “什么?!太子殿下把黄捷给杀了?”张楠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不是说给黄捷一些教训就好了吗?怎么李承乾就动了手呢?

    “快快,赶紧带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给你我细细讲来。”张楠说完,便和程怀默离开了帐篷。

    原来刚刚李承乾一出帐篷,就径直去找程怀默了。

    “怀默,你在这里啊。”李承乾叫了程怀默一声,虽然程怀默是军校的教官,但是李承乾还是只叫程怀默他们的名字,毕竟身份有别。

    “太子殿下有何事?”正在和李德謇他们聊天打屁的程怀默一听李承乾叫自己,于是便转过身拱手行礼道。

    “哦,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给黄捷一些教训罢了。”李承乾笑着说到。

    “这......恐怕不太合适吧。”程怀默听见李承乾要给黄捷一些教训,有些犹豫了,毕竟虽然黄捷干出了一些不耻的事情,可是让程怀默去教训这个跟自己一起从训练营里面出来的人,程怀默还是有些不情愿的。

    “没什么不合适的,张师已经同意了,再说了,就我动手,你就在旁看着就好了。”李承乾笑着说到。

    程怀默一听张楠都同意了,没有办法,只好跟着李承乾一起去关押黄捷的地方,程怀默这么做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要是李承乾动手太过分的话,自己好歹还能上去拉一把。

    程怀默还有李承乾来到了关押黄捷的地方之后,程怀默就站到了一边等着李承乾,李承乾看着已经被关在了木牢里面的黄捷,笑着说到:“没有想到吧,本王亲自来看你了。”

    本来在木牢里面闭着眼睛的黄捷,一听见李承乾的声音,赶紧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说到:“太子殿下,在下知道错了,还请太子殿下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小人吧。”黄捷此时身上只有一件单衣,显得狼狈不堪。

    “当时你给张师告密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李承乾继续笑着说到。

    “小人知错了,还请太子殿下给一个机会。”黄捷一脸诚恳的说到。

    “给你一个机会?好呀,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怀默,把他放出来。”李承乾吩咐道。

    程怀默一听,没有办法,只得掏钥匙把黄捷放了出来,可是黄捷刚从木牢里面出来,站还没有站稳。在黄捷身边的李承乾摸出了早已准备好了的匕首,上去就是给黄捷的腹部捅了几刀。

    由于发生的实在太快,程怀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而且程怀默根本没有想到李承乾会动手杀人,黄捷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被李承乾轻轻松松的就来了几刀。

    军校学员们用的匕首都是特制的,材料是张楠专门弄来的百炼铁,也就是钢材,而且匕首身上还有张楠专门要求加上去的放血槽,一般被匕首捅上一下就血流不止了,更何况李承乾这种下了死手的重刀,被捅完之后,黄捷便倒在了地上,血留了一地,腿还在不停的抽搐着。

    看守在一旁的军士,看见了这一幕,本来是应该直接制服李承乾的,可是李承乾是太子身份,一时间军士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程怀默试图给黄捷止血,但是怎么也止不住,程怀默最后也就放弃了,而是跑到张楠哪里给张楠报告,这个事情现在谁都处理不了,只有张楠可以处理。

    张楠很快就来到了事发现场,李承乾似乎是早都考虑好的,现在就站在黄捷的尸体不远处,擦着自己的匕首。

    张楠看了看已经变凉的黄捷的尸体,黑着脸说道:“承乾,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只是教训一下的吗?”

    “刚刚教训他的时候下手比较重了,一时没有控制住,这是误伤,误伤啊。”李承乾笑嘻嘻的说到。

    张楠瞅了一眼血流了一地的黄捷,心中道:“这要是误伤,那只能证明我是个瞎子。”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张楠也只能把眼前的先处理好,至于李承乾,张楠还是要想想办法的。

    “承乾,你先回去吧,你们,把黄捷的尸首处理一下,就安葬在定襄城外吧。”张楠吩咐完,李承乾就离开了。

    “怀默,去把萧柏还有德謇他们都叫到我的营帐里来。”张楠说完,便回了自己的营帐。

    程怀默去叫人了,张楠则是坐在营帐中考虑这个事情该怎么解决。虽然军校的事情李靖他们不能插手,但是总归是给军校的声誉还有士气上的一个打击。

    而且经过了这件事,张楠终于明白李承乾为何不适合当皇帝了。要是让现在的李承乾当了皇帝,那朝中的大臣估计没有几个能得善终的。

    “睚眦必报。”这四个字是张楠给李承乾的评价。

    不多时,萧柏他们便出现在了张楠的面前。

    “行了,都坐吧,考虑考虑这个事情到底该怎么解决。”张楠首先说到。

    “大哥,我真的不知道太子殿下到底是如何下得去手的,这可是曾经朝夕相处了几个月的人啊,为何太子殿下能下这么狠的手。”程怀默显然是对李承乾这种做法难以理解。

    “没让你想这么多,我就问你们现在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张楠白了程怀默一眼,虽然黄捷罪不至死,但是现在已经死了,怎么把影响降到最低才是最重要的,有军士看见了,那就证明太子杀人的消息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军营。

    “大哥,我觉得吧,这件事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还是问问李靖将军吧,虽然军校不归李将军还有尉迟将军管理,但是这事情是发生在了出征途中了,李靖将军又是六路大军的总管,还是让他来处理吧。”李德謇道。

    “嗯,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过这件事还是要给皇上报告一下的,毕竟皇上是军校的校长,这种事情皇上一定要知道。怀默,立马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写下来,我现在就去找李靖将军商量对策。”

    李承乾这么做,无异是把军校的人架在了火上烤,军校的人本来就和这些军士档次不同,现在又发生了同僚相残的这种事情,那就是把军校的笑话讲给了整个大军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