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萧皇后
    张楠一听,这当了叛徒居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这康苏密也算是第一人了。顿时张楠因为要坑杀俘虏的火气便冒了上来。张楠悄悄的走到了康苏密的身后,然后趁着康苏密不注意,便踹在了康苏密的关节处,由于没有防备,康苏密便单腿跪了下来。

    张楠见状,赶紧给程怀默还有尉迟宝林使了个眼色,于是这两个汉子便顺手一个反剪把康苏密给制住了。等到康苏密跪了下来之后,张楠才站到了康苏密的面前。康苏密抬起头瞪着张楠,眼睛里面都要喷出火来了。

    “你......”康苏密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张楠打断。

    “你什么你......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张楠也是一个白眼反瞪了回去。

    “我告诉你,你是降将,是俘虏,这个身份没有丝毫的差别,懂吗?见了我们大唐的太子还有将领,行礼是你必须做的。我不管你在突厥那边有什么位置,到了这里,你连个屁都不是。”张楠继续说道。

    “太子殿下,这就是你们大唐的待客之道吗?”康苏密没有理会张楠,而是对着坐在椅子上的李承乾说到。

    李承乾一听,呵呵一笑,赶紧快步走了过来。

    康苏密正准备开口说要让自己站起来说话的时候,李承乾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扇到了康苏密的脸上。要是现在的李承乾还是那个很少出宫,在东宫继续读书的太子殿下的话,或许会对这个来投降的突厥将领以礼相待,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李承乾可是被程怀默还有尉迟宝林这些粗人熏陶过的军校学员了。

    所以李承乾对待敌人,对待叛徒,那可是十分的厌恶,刚巧的是,康苏密两个点都占上了。

    “告诉你,见了本王,一定要给本王行礼,明白吗?本王允许你说话了,你才能说话。”李承乾笑眯眯的说到。

    “你!难到这就是你们大唐的待客之道吗?”康苏密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惜在程怀默和尉迟宝林的双重压迫下,康苏密是不可能站起来的。

    “我在给你说一遍,你不是客,你是降将,对于我而言,降将比俘虏还可耻,俘虏好歹还战斗到最后一刻了,投降可是军人最不耻的事情,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突厥人哪有什么礼义廉耻。”张楠说道。

    “没错,所以你要明白,我们问你话了,你才能说话,没问你话的话,你敢说一个字老子就打断你一颗牙,懂了吗?”李承乾说完,还用手在康苏密的脸上拍了拍。

    现在的李承乾,毫无太子的样子,反而像是一个接头的地痞流氓。

    康苏密看见李承乾这个样子,识趣的点了点头,毕竟现在自己连双手都被困住了,就好像是待宰的猪一样,这里自己确实没有什么话语权。

    “将军,你有什么要问他的吗?”李承乾转身问李靖道。

    李靖笑着点了点头,似乎是对张楠还有李承乾的表现十分肯定,然后才缓缓的说到:“康苏密,本将问你,现在劼利在何处?”

    康苏密道:“回将军,可汗哦不,劼利现在在碛口修整。”康苏密说完,确实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说,看来李承乾说要打断牙齿的话还是很管用的。

    “碛口?劼利现在身边有多少人?”李靖继续问道。

    “回将军的话,剩余不到五百骑。但是劼利已经派人去召集部队了。”康苏密道。

    李靖听后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此次你还带了谁来降?”

    “还有,还有萧皇后以及其孙杨政道。”康苏密说到。

    历史上的萧皇后,其实也算是一个传奇的女子了,她是隋炀帝的皇后,宇文化及的淑妃,窦建德的小妾,两代突厥可汗的爱妃。江都之变炀帝遇害后,五十多岁的萧后带着幼孙和皇室诸女,先后流落于叛军宇文化及、窦建德处,直到义成公主把她迎到了东突厥,直到被李靖接回了长安,到了皇宫之中,萧皇后才算安定了下来。

    而且李二的杨妃,就是萧皇后的女儿。

    李靖听后,点了点头,对于萧皇后的到来,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李靖略加思索之后,心中计划已然定下。挥了挥手,康苏密便被带了下去。

    “太子,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分出五百骑压着康苏密还有突厥的俘虏与大军汇合,找人把他们看好,等到战争结束把他们一起带回长安城中,你看如何?”李靖道。

    “将军不必问我,我就是一个小兵,将军可是六路大军的总管,我听将军的。”李承乾笑了笑说到。

    “那好,就如此决定了,等到俘虏走了之后,我们便立马追击劼利。”李靖安排到。

    划分两头,此时光着屁股跑的劼利已经在碛口安定了下来了。

    “来人呐,叫康苏密将军来见我。”劼利坐在牙帐中喝了一口马奶酒说到,这一晚上跑的劼利是上气不接下气,虽然突厥人从生下来就在马背上长大,可是劼利也算是上了岁数的人了,一晚上的颠簸怎么也吃不消。

    过了许久,劼利的亲兵才跑过来报告。

    “可汗,康苏密将军不见了。”亲兵道。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昨天晚上康苏密不是还跟在本可汗身边吗?怎么这天一亮人能不见了?”劼利一脸奇怪的问道。

    “据说,据说......”亲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把有人看到康苏密带人跑的话说出口。

    “据说什么,说呀。”劼利喝道。

    “据说昨天晚上夜里有人看见康苏密将军往定襄城的方向去了。”亲兵道。

    “混账!”劼利听后顿时大怒。

    “你是说康苏密降唐了?”劼利揪起亲兵的衣服问道。

    “属下也是听说,属下也没有亲眼看见啊。”亲兵一脸委屈的说到。

    “岂有此理,立马去问清楚,康苏密到底是不是降唐了。”劼利说完,便把亲兵推出了自己的牙帐。不多时,亲兵便跑了回来。

    “回禀可汗,昨夜确实不止一个人看见康苏密将军往定襄城的方向去了。”亲兵道。

    “混账!康苏密,本可汗饶不了你。”牙帐中传来劼利的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