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有人来降
    劼利可汗光着屁股骑着马带着自己的亲兵跑了,至于去了哪里,张楠不知道,反正怎么跑也不可能跑出六路大军的合围,捉劼利可汗去长安城过年也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牙帐外的喊杀声早已经停止了,突厥的士兵在得知自己的可汗已经弃自己而去之后,大部分都是扔下了武器放弃了抵抗,只有小部分的顽固分子死战到底,当然,这一部分的人也都被军校学员们人道主义毁灭了。而此时张楠还有李靖则是在牙帐中商量下一步的对策。

    “将军,下一步我们应该如何进行。”程怀默此时像是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样,整个人身上全都是血,当然,全都是突厥人的血,现在的程怀默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刚刚骑兵在冲阵的时候,就数程怀默跑的最快,喊得最圆。

    “不急,我们在这定襄城中修整一番再说,大军还在我们身后赶路呢,要是我们现在就贸然追击的话,老夫害怕会被突厥人把我们围在里面,所以和大军还是保持一个距离为好。”李靖捋了捋胡子说到。

    “这样啊,将军,那我们就先下去修整了,军校的学员们全都是第一次上战场,我们还要给他们上上心理辅导课。”萧柏说完,就给程怀默等人使了一个眼色便离开了。

    这个课程也是张楠要求加上去的,虽然是为国征战,但是杀人这种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需要进行辅导的,张楠可不希望自己的军校学员们有战后综合症的出现。

    李靖并不了解这个心理辅导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于是也没有拦着,就让萧柏他们先离开了。

    “清泉,你还好吧。”李靖等到萧柏等人出去之后,才发现刚刚跟着冲阵的张楠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虽然刚刚张楠也冲阵了,不过也就是坐在马上骑在最后面,三千骑兵冲阵,等到张楠进了定襄城之后突厥人投降的投降,死的死,张楠根本就没有动手杀过一个人。

    “还好还好。”张楠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到,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张楠还是有一种反胃的感觉,这可是真正的冷兵器战争,不是电视上那些拍出来的假到不行的东西,张楠虽然没有亲手杀一个突厥人,但是前面的骑兵们已经把自己的丰功伟绩留给张楠看了。

    由于是偷袭,这群突厥人根本就没有时间反应,全部都是仓促应战,连马都骑不了,当骑兵对上了毫无防备,仓促应战,几乎没有步战经验的突厥人的时候,结果只有两个字。

    “碾压。”

    不仅仅是双方战斗的碾压,也是身体上的碾压,当张楠骑马进城的时候,躺在地下的大部分突厥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叫做肉或许更合适,有些是被一刀就把脑瓜子给砍下来的,有些则是被刺穿了身体,更有一些突厥人甚至是被长枪穿了个糖葫芦。

    这些还算是比较完整的,不完整的那就要属被踩在马蹄下的突厥人了。

    一匹成年马大概在四五百斤左右,而在加上马背上的士兵,再加上士兵的铠甲装备,再把这个踩踏乘以一千,就算是铁板都能踏进去一些,更何况是肉做的人呢。

    而张楠就是看见了这些东西而感到一阵阵的反胃,毕竟这可不光是视觉上的刺激,还有听觉与嗅觉的双重刺激。

    李靖看张楠不舒服的样子,哈哈一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放张楠回去休息了,毕竟明天一早李靖还要带着这三千骑兵去捉劼利,张楠这个状态要是不好好休息的话,明天骑马都可能是个问题。

    于是,张楠便伴着空气中的血腥味睡了整整一晚上,当然,睡得并不好。

    第二天一早,李靖便准备继续向前进了,本来李靖的意思是把这些俘虏直接就地砍了就算完了,毕竟他们是要追击的人,带着俘虏肯定是会拖慢行程的,可是身为大唐劳改局局长的张楠却是死活不同意李靖的意见。

    “清泉,老带着这群俘虏也不是个事啊,我们是要去追击的,现在带上了他们,马都跑不起来。”李靖坐在牙帐里面说到。

    “这......可是这些都是劳动力啊,就这么坑杀了也不好吧,这浪费可是极大地犯罪啊。”张楠也是皱着眉头说到,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群突厥俘虏可是要第一批进自己劳改局的人,就这么杀了张楠还有点舍不得。

    “老夫知道,可是如果我们要是再带着的话,这劼利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要是让他把自己的军队收拢,那我们可是要打硬仗了,这死伤要比我们追着他跑大得多啊。”李靖继续道。

    正说着,一名斥候便跑进牙帐报告。

    “报告将军,有人向我军来了。”斥候跑到李靖面前报告道。

    “有多少人呢。”李靖问道。

    “一共十四骑。”斥候道。

    “传我的命令下去,先列阵,看看这群人有什么意图。”虽然对方只有十四个人,但是李靖还是要要小心为上,谁知道这群人是不是劼利设下的诱饵,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最终张楠还是妥协了,因为还是要以大局为重,这群劳动力,杀了也就杀了,反正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张楠对突厥人也没什么好感,不过心情还是不美丽,毕竟这可是自己手底下的俘虏。正说完,便有人进来报告。

    “将军,有人自称是颉利的心腹大将康苏密的人来乞降。”

    “把他带进来。”李靖吩咐道。

    不多时,一个穿着突厥服饰的大汉便推搡了进来。

    “你们干什么,我是来降的,不是被你们俘虏了。”显然康苏密对这群士兵推搡自己十分的不满意。

    “见了我大唐的太子与将军还不行礼?”押着康苏密进来的士兵说到。康苏密一听,显然是没有料到连大唐的太子都亲自上战场了,不过也只是稍稍震惊一下就过去了。

    “在下虽是降将,但是大唐不是说了吗?所有降将与将一视同仁,在下没有必要对你们的将军行礼吧。”康苏密脑袋一偏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