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名将之争
    没有多久,第二组的考生也跑完了,依旧是前二百名笑着走,而被淘汰的考生则是一脸的悲切。

    程怀默看着一脸悲切的考生,拿起大喇叭喊道:“没有入选的人,不要灰心,军校还会招生的,下次继续来考,说不定就入选了。”顿了顿,程怀默便冲着看台上的第三组人喊道:“第三组的,下来准备了。”

    听见程怀默已经开始喊了,薛仁贵和王玄策同时站起身来。

    王玄策笑道:“薛兄,待会跑步可要注意啊,这摔一下也是挺疼的。”

    “不牢王兄挂心了,只是待会王兄夺得了第二名,可不要生气啊。”薛仁贵哈哈一笑道。

    “若是薛兄跑的确实比我快,那我也没有什么说的了。”王玄策也是洒脱一笑,二人同时站到了操场上,等待着程怀默发令。

    程怀默一声令下,二人就像箭一样冲了出去,立马就甩开了大部分的考生,引的操场上的教官们都是连连侧目。就在程怀默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跑步的时候,程怀默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吓了程怀默一跳,程怀默转过头去,一看是张楠,一脸无奈的说到:“大哥,你吓死我了。”

    “吓什么,你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张楠笑道。

    程怀默挑了挑下巴,说到:“诺,就是那两个,可造之材。”

    张楠也是发现了看见了一马当先的二人,一看是薛仁贵和另外一人,张楠也是有些惊讶了。要说薛仁贵能够一马当先的拉开这么多人,张楠还算不意外,但是这又冒出来了一个和薛仁贵不分伯仲的人,张楠也是十分的惊讶。

    “那个人是谁啊。”张楠问道。

    “大哥你问哪个?那里可有两个人呢。”程怀默道。

    “就那个,那个年纪看起来稍微大一点的。”张楠指了指薛仁贵身边的人说到。

    “不知道,这要问他们才知道啊。”程怀默笑嘻嘻的说到。

    张楠一听,知道自己被程怀默涮了,怒道:“不知道你给我装什么犊子,说的跟自己知道一样。”张楠便白了一眼程怀默。

    “嗨呀,大哥别生气啊,这不是开个玩笑嘛?”程怀默还是笑嘻嘻的说到。

    张楠没有说话,因为实在是不想理这个家伙。而站在张楠身边的杜荷也是偷偷的笑着,张楠看见杜荷在偷偷笑,眼珠子一转,便说道:“青莲,去,给我搞清楚薛仁贵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杜荷一听张楠指使自己去干活了,便收起了笑容,乖乖的跑腿去了。而面对这一幕,程怀默则是看的目瞪口呆。

    “大哥,你给这杜青莲灌什么迷魂汤了。”程怀默一脸诧异的说到。

    “怎么了,没有啊,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张楠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知道大哥你收杜老二为徒了,可是这不是杜大人的意思吗?怎么我看杜老二一脸心甘情愿的样子呢。”程怀默最近一个月都没怎么找张楠,所以也不是很清楚杜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青莲其实本性不坏,而且脑袋也挺好使的,我想着把他安排进军校。”张楠说到。

    “啊,大哥你想把他安排进来,他能干什么啊,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程怀默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毕竟自己可是给了杜荷一顿老拳。

    “这谁说不善武艺就不能进军校了,这会兵法什么,都可以啊,当个参谋,哦,就是谋士的意思,也不错啊。”张楠说到。

    “他?杜老二能当谋士?大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程怀默道。

    “我知道你对青莲有些成见,不过他也是真心悔改了,而且青莲学东西还挺快的,谁说当不了谋士了。”张楠道。

    “不是我说,就算是杜老二愿意,那杜大人也肯定不愿意啊,这杜大人一介文臣,能允许杜老二去干武将?”程怀默说到。

    张楠听见了程怀默这说,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么说也不无道理,嗯,算了,反正现在青莲也是跟着我干,到时候想干什么,让他自己决定吧。”

    正当张楠和程怀默商量着杜荷的时候,杜荷便一溜烟的跑了回来,说到:“师父,问清楚了。”

    “哦,那人是谁。”张楠一听问清楚了,立马好奇的问道。

    “那人名叫王玄策,洛阳人。”杜荷听见张楠问,便把自己问到的东西说出来了。

    “谁?王玄策?”张楠诧异道,今天是怎么了,自己怎么连续中大奖啊,自己原本以为这来个薛仁贵,自己已经赚翻天了,没想到还来了一个王玄策。

    “怎么,大哥,这个人很有名吗?连你都认识。”程怀默奇怪道。

    张楠心道:“能不有名吗?这可是‘一人灭一国’的狠人啊,虽然自己以前在系统中看唐史的时候,系统给王玄策的评价是唐朝的官员和外交家,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在军事上的造诣,而且如果自身没有点实力的话,也不可能做到‘一人灭一国’。”

    不过嘴上张楠还是说道:“哦,不认识,只不过听着有些耳熟罢了,忘了在哪听过了,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张楠打了个哈哈便糊弄过去了。

    正当几人在谈论着薛仁贵和王玄策的时候,操场上的二人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呼,呼,薛兄,我看你步伐凌乱,估计是跑不动了,要是跑不动了,就别硬撑了。”王玄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

    张楠建的这个操场是八百米一圈的,这十圈下来,就是八公里,虽然比程怀默他们日常的训练还多三公里,可是毕竟这也是为了选取有用之才最好的方法。

    “呼,呼,我看王兄你是,呼,跑不动了吧。”薛仁贵跑的脸都白了,看来这十圈是大大超乎了自己的预料,自己也高估了自己的体力。

    “哪里,呼,我这,呼,不是害怕薛兄你出什么事情吗?”王玄策继续说道。

    薛仁贵则是不跟王玄策多说,还有半圈就跑完了,虽然现在二人的步伐比走路快不了多少,但是薛仁贵还是鼓了一口气,超过了王玄策。

    王玄策一看见薛仁贵超过了自己,立马急了,也鼓起劲,开始跟上薛仁贵,又开始了一前一后的追逐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