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一百三十章 特殊事件
    考试在萧柏的带领下,还算有序的开始了。

    第一组考试刚刚考到一半的时候,李二变穿着便装,带着一众自己的心腹来到了军校,张楠看见了,赶紧上前行礼。

    “皇上,您来了。”张楠笑嘻嘻的说到。

    李二打量了一下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军校,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到:“清泉,做的不错,朕很满意这个军校,很好很好啊。”

    “皇上能满意就是最好的了,那就证明臣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啊。”张楠道。

    “行了,带朕还有诸位爱卿们走一走吧。”李二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起来,张楠则是陪着李二一起走着。而后面的大臣则是一边打量着军校,一边在窃窃私语。

    “药师兄,你看这个军校如何啊。”李勣也就是李懋公走到了李靖的身边小声的问道。

    李靖打量了一下操场上正在尽全力奔跑的考生们,捋了捋胸前的胡子说到:“我看这军校,着实不错啊,老夫估计,十年之后,我大唐的所有基层军官,都会是这军校里面出来的,三十年之后,我大唐的大部分武将,甚至是将军,肯定是这个军校的学生,也就是皇上的门生。”

    “嗯,这也是为什么,皇上一定要排除万难都要建立这所军校的原因啊。”李懋公感慨的说到。

    “怎么,懋公你有什么想法吗?”李靖看见李懋公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哪里能有什么想法啊,我是想着,要是未来有一天,我也打不动仗了,带不了兵了,这里能有我一处安身的地方,就好了啊。”李懋公看了看不远处搭建的错落有致的小院一脸憧憬的说到。

    “这点懋公你大可放心啊,这个军校第二个用途,就是给你我这样的人一个安身的地方啊,这以后啊,要是打不动仗了,咱们还可以到这军校里面来,教教兵法,谈谈局势,过一把先生的瘾,也算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啊。”李靖笑着说到。

    “哦,药师兄此言当真。”李懋公问道。

    “自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李靖笑着说到。

    “如此,真是再好不过了啊。”李懋公也是笑着说到。

    张楠陪着李二在前面走着,而李二的心腹大臣们在后面跟着,没有走多久,就把操场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大门口检录的地方。

    就在第一组的考生们在操场上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狂奔着的时候,门口检录的地方却传来这争吵声,吸引了李二还有张楠的目光。

    “我是来赶考的,凭什么不让我进去。”一个一脸英气的少年气呼呼的质问道。

    “不是我不放你进去,只是这有规定,我们只要十八岁到二十五岁之间的青年啊,你看看你,胡子还没有长出来,一看年纪就不够啊,我是不能放你进去的。”门口检录的士兵一脸苦笑着说道。

    “谁说我不够年纪,我够了,我今年已经十八岁了。”英气的少年说到。

    “诶,我说,你这骗人也没有你这么骗的啊,你当我傻吗?”检录的士兵也是有些生气了。

    “大哥,你能不能行个方便,我真的是很想进这里来的。”少年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到。

    “说实在的,我也想让你去,可是这个规矩不是我立下的,我说了也不算啊,这样,你再长个两年,这军校又不是只今年招人,两年之后你再来,肯定让你进去考试。”检录的士兵也是无奈的说到。

    张楠听见了两个人争吵的声音,由看了看身边的李二,看见李二抬了抬下巴,张楠便走了过去,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检录的士兵一看张楠来了,赶紧起立给张楠行礼说到:“教官好。”

    张楠点了点头,说到:“说吧,怎么回事。”

    “报告,这个少年年纪不够,但是想进来考试。”检录的士兵简洁的说到。

    张楠叹了口气,转过身对着那个英气的少年说到:“孩子,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要十八岁到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来考试。”张楠对于这样的时间早都有心理准备了。

    英气的少年继续嘴硬的说到:“谁说我是孩子,我已经十八岁了,我够格了,可以进去考试。”

    张楠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到:“我之所以立下这样的招生规矩,就是因为,这个军校,不是在过家家,这里面出来的人,没有一个会是孬种,他们每一个人最终的归宿,都将是战场,也只会是战场。”

    “大哥,我知道,我不怕死,我真的很想进这里面,我也想在战场杀敌,想建功立业啊。”英气的少年苦苦的哀求道。

    张楠一看,这孩子是铁了心要进军校,正想劝他过两年在过来考试的时候,就听见李二在身后说到。

    “哈哈哈,好,不错,我大唐有这样的少年郎,是我大唐的福气啊。”李二笑着说到。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啊。”李二继续问道。

    英气的少年看见气度不凡的李二,并没有想象中的害怕,反而是不卑不亢的说到:“我叫薛礼,绛州龙门县人。”

    张楠听着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死活想不起来这到底是什么人。

    “哈哈哈,好,薛礼,不错,我很欣赏你啊,不过,这规矩就是规矩,立下的规矩,是不能破的,我问你,你今年到底多大。”李二笑着问道。

    “我今年十八了。”薛礼继续嘴硬着说道。

    李二听见薛礼在说谎,也不气恼,反而乐呵呵的说到:“如果你说你十八,我就让你进去考试,但是我会差人去你的家乡问问,如果你不满十八,你就会被剥夺考试的资格,而且以后再也没有进军校考试的资格了,怎么样。”

    “这......”薛礼一听李二这么说,开始显得犹豫了起来。

    张楠还是死活想不到这薛礼到底是何人,于是便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字什么?”

    薛礼一听张楠问自己,于是如实的说到:“我姓薛,名礼,字仁贵。”

    “哦,薛仁贵。”张楠嘴里喃喃道。

    “什么,你是薛仁贵!”张楠这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