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招生前夕
    经过了上次的各打五十大板的事件之后,张楠算是消停了一阵子,每天不是带着杜荷去军校那边添添边角,要不就是去崔府和崔玥逗逗乐子,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直到军校建好,张楠才被李二招入宫去,开始商量军校招生的事情。

    “清泉,听说你过得很惬意啊,怎么削了你五百户,生气了?连朕都不见了?怎么这快一个月了,也不入宫给朕报告一下军校的事情。”李二坐在凉亭里面,看着站在面前的张楠说到。

    “哪有啊,皇上,天地良心,臣怎么就过得惬意了,你看看臣这脸,都黑成什么了,这都是在军校的工地上晒的啊。”张楠一听李二这么说,连忙叫冤。

    “行了行了,朕也只是说说而已,朕今日召你入宫,就是想问问你这个军校招生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这关于军校的通知,已经下发到了各个州府,听说近日长安城中已经多了许多青年。朕可给你说清楚啊,这军校的学生可是天子门生,马虎不得啊。”李二语重心长的说到。

    “放心吧皇上,这个我早都准备好了,就在军校里面进行招生考试。”张楠胸有成竹的样子,引起了李二的好奇。

    “哦,那你到给朕讲讲,这个考试你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李二问道。

    “这个简单啊。皇上你说这当兵的,战场上最重要的是什么?”张楠笑着问道。

    “最重要的?嗯?这个可不好说,重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李二皱着眉思考了起来。

    “臣到认为,这个最重要的就是体力。”张楠道。

    “体力?”

    “对,就是体力,皇上你想啊,这士兵们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拿着枪,拿着刀,砍上敌人两刀就没有力气了,这怎么可以,对不对。”张楠说到。

    李二听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个也在理,不过你准备怎么考他们?”

    “这个到时候就要用军校那边的东西了,对了皇上,等到考试的那天,你可要来军校啊,不然这天子门生的头衔,可就没这么响亮了。”张楠提醒道。

    “嗯,朕会去的,朕也想看看,朕的这军校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顺便再看看这朕的第一批学生怎么样。”李二说到。

    李二的皇榜,在军校还没有建好的时候,就已经发到了各个州府,而各个州府看了皇榜的年轻人,大都是选择凑够了路费,来到长安进行军校的招生考试。

    不为别的,只因为皇榜上已经说明白了,这次前来考试的考生,如果不幸落榜,朝廷会把路费一分不少的在返还给考生,如果可以考上,那就更好了,以后不仅有皇粮吃,更是每个月都会拿到例银。反正怎么都不算亏,不得不说,这对那些空有一身力气,却没有念过书的寒门可是很有诱惑力的。

    而此时这些考生们,都已经在长安城中找到了住的地方。

    “诶,王兄,你听说了吗?皇上在长安城外修的那所军校已经要开学了。”一个士子模样的人对着身边的人说到。

    “诶,怎么没有听说,最近这长安城中的客栈可都住满人了呢。”那个叫王兄的士子说到。

    “据说皇上这次可是下了狠心了,我看那个告示上面都写了,所有来长安考试的考生,所有的路费朝廷都会提供,而且如果选入军校了,那可就是天子门生了啊,皇上的学生,多有面子啊。”另一个士子则是一脸羡慕的说到。

    “谁说不是呢?这么一说,我都想去报名考试了呢。”

    “王兄,我看啊,咱们这些人啊,还是算了吧。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不适合我们啊。”

    “诶,说的也是,来来来,喝酒喝酒。”

    而此时的程府,程怀默则是把张楠送过来的新式迷彩服穿上,脚上以前穿的作训鞋,也换成了陆战靴,神气的院子里面走来走去。

    “我说,你小子在院子里面晃悠什么?来来来,给为父看看这穿的什么,怎么和为父的不一样呢。”程咬金走到程怀默的身边,掰过程怀默的身子,看了看程怀默说到。

    “这个啊,这个大哥说叫什么什么,数码迷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大哥说给我们每一个在训练营里面的兄弟都发了,明日还让我们去给那些来参加考试的考生们看看呢,我觉得比以前的迷彩服好看多了,尤其是这靴子,穿上就是舒服,软和。”程怀默嘿嘿的笑着说到。

    “清泉这小子不厚道啊,怎么给你不给我啊,怎么没给我也来一套?真是的,来来来,脱下来让爹试试。”程咬金说着,就开始脱程怀默身上的迷彩服。

    “诶诶诶,爹你别脱啊,我自己来,你别给我扯坏了,这迷彩服不是这么脱的。”程怀默一脸着急的说到。

    “算了算了,别这么麻烦了,反正明日我也要去,明日我得问清泉要上一身,凭什么儿子有的穿,老子都没得穿了,真的是不像话。”程咬金说完,便气呼呼的去了书房,留下程怀默一人在院子里面臭美。

    而此时,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尉迟恭的府上,还有李靖的府上,还有河间郡王的府邸。

    “青莲,你怎么看待这个军校。”杜如晦坐在院中,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问身旁的杜荷道。

    “父亲,孩儿以为这个军校,表面上看,是为了培养大唐的新型军人,而且有助于老师提出的军制改革平稳过度,但是实际上,还是为了削弱各个将军的权利,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我想我大唐的将军都应该懂,所以这个军校,也是各个将军最后的栖身之所。”杜荷面对杜如晦的提问,丝毫没有犹豫,反而是款款而谈。

    而这一番话,也是说的杜如晦眼睛瞪得像是铃铛一样。

    这真的是自己以前那个留恋烟花之地的二儿子吗?难道说张楠给自己一个新的吗?

    不管怎么说,这个军校开学在即,已经是吸引了各方足够多的目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