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朝堂打架
    看着张楠趾高气昂的样子,那个被推举出来参张楠一本的言官气就不打一处来。

    “皇上,此人犯了如此大罪,居然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臣请求严惩此人。”言官说到。

    还不等李二说话,张楠便先说到。

    “这位大人,这犯没犯罪的,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皇上说了才算,更何况你根本不了解情况就给我扣帽子,对我的名誉可是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啊。”张楠笑着说到。

    “对呀,严爱卿,孰是孰非,朕自有决断。”李二坐在龙椅上面无表情的说到。

    “对了,听说严大人说我这草菅人命的罪名坐实,还要削我的爵位,把我收入天牢?”张楠心里其实已经忍着不去锤这个老家伙的冲动了,尽量用一种平和的语气说到。

    “哼,你这种馋臣,老夫自然是要与你抗争到底的。”严横冷哼着说道。

    “你不要一口一个馋臣,你说我草菅人命,证据呢?你拿出证据来。”张楠实在是看不惯这种把自己放到道德制高点上的人,尤其还是屁都不懂还要批评别人的人。

    “证据?那炸开的竖炉就是证据。”严横说道。

    “好,我承认,我设计的竖炉,它是爆炸了,原因咱们暂且不论,首先,你告诉我,这竖炉爆炸,可有人死亡?是死在这滚烫的铁水里的?你告诉我,有吗?!”张楠喝道。

    “哼,虽然没有人死于竖炉,可是足以证明这个东西,是有问题的,皇上,臣请求立马停止建造那个更大的竖炉。”严横听见张楠这么说,便请求李二停止建造。

    “哦,严大人你的意思是,我设计的这个东西,因为出现过问题,就不能再用了是不是。”张楠问道。

    “对。”严横坚定的说到。

    “好,那敢问严大人的府中有没有刀子呢?”张楠道。

    “自然是有的。”严横对于张楠这么问,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那我是不是可以说,严大人有杀人的嫌疑呢?严大人的府上可是有可以杀人的刀子啊。”张楠笑着说到。

    “你,你,简直是一派胡言,毫无道理。”严横一甩袖子说到。

    “哦,我做的事情,不就是和严大人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吗?我的炉子可比这杀人的刀子要安全的多了吧。”张楠说到。

    “哼,可是你这目无纲纪礼法,总是跑不了的。”严横一看自己说不过张楠,于是便又找了个借口说到。

    “那你到说说,我目无纲纪礼法在何处了。”张楠说道。

    “听闻前几日,张大人你收了杜大人的二子为徒对吗?”严横说到。

    “没错,我是收青莲为徒了,难到我张楠收个徒弟,都要提前去你们御史台给你们报告一下吗?”张楠道。

    “自然不用,只是老夫听闻,这拜师礼时,张大人你居然不拜孔圣,诸位同僚,你们说这是不是目无纲纪礼法?”严横此话一出,除了御史台的一众官员,剩下的人都是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严横。

    张楠一听,都被严横给气笑了,说到:“严大人,敢问这孔圣人,是那家学说的祖师啊。”

    “自然是儒家了,张大人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严横冷笑着说到。

    “我当然知道,我是问问你知不知道,你既然都说了,孔圣人是儒家学说的祖师了,我张楠又不是儒家学说的,我凭什么拜他,或者说,我又不是他的徒弟,我怎么能尊他为师呢?”张楠道。

    “哼,不知道张大人是那家学说的?墨家?法家?阴阳家?”严横道。

    “我说你是不是就知道这几家学说啊,我告诉你,你记清楚了,我是穿越家。”张楠道。

    “穿越家?老夫可没听说过什么穿越家。”严横道。

    “那是你见识短浅,你懂嘛?你就是个屁。”张楠对这类靠捕风捉影来生存的言官,是彻底失望透顶了,张楠算看透了,这群人就是一天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而且还是屁本事没有的那种。

    “你你你你你,你竟然说出如此粗鄙之语。”严横听见张楠说自己就是个屁,顿时不乐意了。

    “说你是屁都抬举你了,你说说你有什么本事,一天听风就是雨的,你说说,你为官多年,你可为百姓们做过一件实事吗?”张楠道。

    “哼,老夫的职责就是纠察、弹劾你这种官员、肃正纲纪。”严横一扭脸,不看张楠说到。

    “还有,就是你从官经商。官家官府官员,不得与民争利,不合天理,不合“太古之道”。而且你在长安城开的那间什么酒吧,奢靡至极,简直就是在搜刮我大唐百姓的民脂民膏。”严横说道。

    坐在台上的李二,本来还一副看戏的模样,可是听见严横这么说,不禁臊了个大红脸,这酒吧里自己可是有干股的,严横这么说,岂不是再说自己也搜刮了大唐百姓的民脂民膏吗?

    “好,那请严大人告诉我,我官居几品,是何官职,掌管何处?”张楠一听这人居然拿酒吧说事,有看了看台上隐隐有发飙迹象的李二,笑着问道。

    “这......”张楠这么一问,严横才反应过来,张楠好像只有爵位在身,没有官职在身啊。

    “请问严大人,我既然没有官职在身,是不是食的就不是君禄了,那请严大人告诉我,我不做些生意,我吃西北风吗?不过若是严大人愿意,明日我就搬到严大人府上,吃严大人的,喝严大人的,这样就不算与民争利了吧。”张楠笑道。

    “这......商人本粗鄙之人,你又有何面目在我面前狺狺狂吠。”严横一看这个也制不住张楠了,只好说到。

    一听这个老家伙居然说自己粗鄙,而且还面目可憎的说自己在狺狺狂吠,张楠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也欺人太甚了,本来好好的在辩论,这说着说着怎么开始骂街了。

    张楠也没有多想,上去就是给了严横一个腮炮,把严横打倒在地,看见严横倒在了地上,张楠立马就骑到了严横的身上边打边说到:“我粗鄙,我粗鄙是吧,你一天正事没有,就知道在朝堂上胡咬人,要你们这帮子人,可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养你们,皇上还不如多养几个民夫呢。”

    而一众官员显然都没有想到张楠敢动手打人,全部都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