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一百零二章 程氏父子
    酒吧的打架事件在程咬金和尉迟恭的插手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城防官赔着笑把程咬金和尉迟恭两位大神送出了自己的办公地点。张楠给两个国公打了声招呼便回府了,反正自己也带着程怀默他们喝完酒了,再呆着也没什么意思,所以张楠便离去了。

    走到了路口,尉迟恭和程咬金便带着自己的儿子回府了,而李崇义还有李德謇则是还没有把酒喝过瘾,又找了一家酒肆去喝酒了。

    “怀默,你们不是在训练吗?为何突然跑到酒吧里面喝酒去了?”走了出来的程咬金拍着自己儿子的肩膀问道。

    “啊,大哥给我们放假了,所以我们能休息七天了。喝酒是大哥请我们去的,孩儿也没想到在酒吧能遇见杜荷。”程怀默如实的说道。

    “哦,既然放假了,就好好在府上呆着,你母亲老是念叨你,正好多陪陪你母亲。”程咬金说道。

    程怀默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父亲,你知不知道大哥的那个军校的事情。”

    程咬金一听,眉毛一挑说道:“什么清泉的,那是皇上的,是大唐的,话可不敢乱说啊。”

    程怀默听完,赶紧把嘴捂上,点了点头。

    “为父自然知道这个事情,怎么心动了?想去这个军校历练下?”程咬金问道。

    程怀默不住的点头,“父亲有所不知,那军校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大哥说等到军校建立好了之后,需要一部分教官去带兵,反正就是从我们二十人里面挑选,孩儿想着能不能去这军校里面带兵,孩儿自认为这军校挺适合孩儿的。”

    程咬金听到程怀默这么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只是点了点头,说道:“快些回府吧,到了府上在商量这件事情。”

    不多时,父子二人便回了府。程怀默第一时间就去后院找自己的母亲了,而程咬金则是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不知道在书房里面鼓捣些什么。

    给母亲请完安的程怀默忽然想起来自己还要找父亲商量自己去军校的事情,于是便来到了程咬金的书房,书房的门并没有关,程怀默迈步便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之后,程怀默发现自己的父亲正坐在小几前摆弄着一把弩,程咬金一边把玩,一边头也不抬的问道:“给你母亲请过安了?”

    “嗯,母亲很开心孩儿回来了,还说孩儿黑的都不认识了。”程怀默笑着说道。

    “嗯,见过这个东西吗。”程咬金说完,便把手中的弩扔向了程怀默,程怀默赶紧接过来,看了看说道:“见过,大哥在训练场上拿出来过一次,不过没仔细看过,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父亲怎么会有这个?”程怀默说完,便把弩盒打开,又装上,拉动着操纵杆玩了起来。

    “这个弩叫做“神风弩”是皇上给起的名字,也是皇上问清泉要的,因为皇上有意对突厥用兵了,但是又没有一击必杀的武器,所以皇上给清泉下了呈贡这个武器的命令。而且用兵的这个时间不会太久。”程咬金忧心忡忡的说道。

    “哦?要打仗了吗?太好了,孩儿早就想到战场上建功立业了。”程怀默一听程咬金这么说,于是便开心的说道。

    程咬金看见程怀默这幅样子,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开心什么开心,你以为这战争是个儿戏吗?打仗是会死人的。”

    “可是父亲你把我送到军营里面,不就是为了让我保家卫国吗?”程怀默头也头也不抬的说道。

    程咬金听见程怀默这么说,一时语塞,其实他让程怀默参军,一是自己是武将,自己的儿子去当个文官,好像怎么也不好看,二是因为自己想让程怀默在军营里面镀个金,以后好继承自己的爵位,第三是因为,程怀默根本就不是当文官的那块料,朝堂上那一套的勾心斗角,实在是不适合程怀默。

    “父亲,你说我到时候去选拔军校的教官能不能选上啊,要是如果选不上,,那父亲你可一定要找大哥说说把我弄进去,不过我想我训练这么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程怀默依旧是头也不抬的,一边把玩着神风弩一边说道。

    不过令程怀默想不到的是,程咬金突然大声的说道:“不行,我不同意你去。”

    程怀默被程咬金突然的一嗓子吓了一跳,随后便奇怪的问道:“父亲为何不同意啊,这可是孩儿头一次找到自己想干的事情,父亲为何如此啊。”

    程咬金说道:“孩子啊,你可知那军校是什么地方啊,为父看过清泉写给皇上的折子了,你可知道那军校是为了培养什么的吗?”

    “知道啊,就是培养职业军人的吗?父亲难道不想让我从军吗?”程怀默奇怪的问道。

    “哼,那军校是为了培养军中将领而建设的,但是这军中将领又有几人的,大部分军校的学生,最后只能是当一个底层的军官罢了。”程咬金冷哼到。

    “底层军官怎么了,不都是为了大唐做贡献吗?”程怀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程咬金听见程怀默这么说,立马站起身来走到了程怀默的身边,敲着程怀默的脑袋说道:“清泉的那个训练营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了,怎么你成这样了?”

    程怀默好不容易从程咬金的手里挣脱说道:“父亲难道是害怕孩儿进了这军校,到时候在战场上送了命吗?”

    程咬金没有回答,不过程咬金就是这个意思。

    “那父亲你到底为何要送我去军营啊。”程怀默有些急了,问道。

    “为父只是想让你到这军营里面增加阅历罢了,以后好继承我的爵位。”程咬金情急之下,把实话说了出来。

    程怀默一脸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居然说出了这种话,程怀默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让自己进军营,是为了自己以后能成为像他一样的大将军,可是今天父亲却告诉自己,他把自己送进军营是为了让自己镀金好继承爵位。

    在经过张楠训练营的洗脑之后,程怀默实在是无法接受,因为这和自己想的差的太多了,于是便撂下了一句,“父亲你实在是太让孩儿失望了。”便头也不回的跑出了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