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一百章 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杜荷还等着自己的父亲过来解救自己,顺便自己再在父亲面前告打自己的程怀默一状,可是杜荷没有想到自己的老爹上来,连问都不带问的就是一个耳光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父亲......”杜荷的话还没有说完,杜如晦第二个巴掌又贴到了杜荷的另外一边脸。

    “逆子,你想气死为父吗?看来平时里我对你还是疏于管教啊,居然敢偷为父的会员卡去偷偷喝酒,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偷东西,而且还在酒吧中闹事。”杜如晦脸色铁青的说道。

    “父亲,这程怀默还打了我呢,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杜荷也不管杜如晦怎么想的,反正先要说清楚,程怀默打了自己,至于自己偷东西的问题,那都是人民内部矛盾。

    “打你?打得好。”杜如晦说完,便把一旁的程怀默拉倒了杜荷的面前。“你看看你,你再看看怀默,你说说你怎么就如此的不争气啊。”杜如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诶,老杜,你也别这么说嘛,我看青莲就挺不错的。”坐在堂上程咬金毫不留情的嘲讽道,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知节,你也不用给我在这说风凉话。”杜如晦听见程咬金嘲讽自己,也不生气,转过头继续对杜荷说道。

    “逆子,你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了吗?”

    “错?我何错之有,我喝酒喝的好好的,被那个不长眼的东西撒了一身的酒,还被程怀默这个莽夫打了我一顿,我何错之有啊。”杜荷用手指着自己鼻子说道。

    不等杜如晦说话,张楠便跳了出来。笑嘻嘻的看着杜荷说道:“杜公子,你口中的不长眼的东西是不是我啊?”

    “对,父亲,就是这个不长眼的东西,撒了我一身的酒,你快找人把他收入大牢。”杜荷依然执迷不悟的说道。

    “老杜,你权利够大的啊,说收大牢就收大牢,厉害。”尉迟恭笑嘻嘻的说道。

    “胡说,老夫什么时候干过以权欺人之事。”杜如晦道。尉迟恭当然知道杜如晦不是这种人,他只是太无聊了,想跟杜如晦开开玩笑。

    “你可知道你口中的不长眼的人到底是何身份?”杜如晦一脸歉意的看了看张楠,张楠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他?他不就是一个普通商人吗?”杜荷抬起头来看着张楠说道。

    “这是......”杜如晦刚想说张楠是朝廷的什么什么人,可是一想,张楠好像到现在都没有官职在身,反而是户部,工部,军部的瞎跑。

    “我是个商人,不过也不仅仅是个商人,我也是有爵位在身的人。”张楠看见杜如晦说不出来,只好自我介绍道。

    不等杜荷说话,张楠继续说道:“当然,我的爵位和杜大人的爵位比起来不值一提。”

    杜如晦听见张楠这么说,赶紧说道:“清泉你太谦虚了,你将来的前途,可是我们这些人万万达不到的啊。”

    “诶,杜大人客气了,杜荷,我问你,你可知道这狐假虎威的故事。”张楠突然发问道。

    “哼,怎么会不知道,此典故出自《战国策·楚策一》,你是在取笑我没读过书吗?”杜荷头一偏满不在乎的说道。

    “知道?知道的话,那你就应该清楚,你如果没有你这个当国公爷的爹,你连个屁都不是。”张楠突然爆了粗口,听得杜如晦嘴角抽了抽,但是没有说话。

    “你居然敢如此说我!”杜荷听见张楠居然敢讽刺自己,顿时瞪着张楠说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知不知道,你天生就要比普通人家的孩子起步高,你知道这是因为谁吗?”张楠面无表情的问道。

    “这,自然是因为我的父亲。”杜荷说道。

    “没错,如果没有你的父亲,你什么都不是,你可能还在为一日三餐而发愁,又怎么会跑到酒吧里面喝酒。”

    “那又如何,只不过是那些人命不好罢了。”杜荷满不在乎的说道。

    “哦,那据我所知,你应该还有个哥哥吧。”张楠说完,杜如晦便说道:“没错,青莲是我的第二子。”

    张楠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的哥哥最后肯定会继承你父亲的爵位,而你,什么都没有。”

    张楠这么一说,杜荷便开始有些歇斯底里。

    “我当然知道,到最后我父亲的一切都是我大哥的!”

    “所以,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也会成家,你也会有子女,如果你没有一份安身立命的本事,你的子女可不会有你现在的待遇,不过要是等到你成家立业的时候,你还愿意去吃你父亲的老本,那你就当我没说。”

    张楠这么说,是因为他觉得,一个人再怎么二,再怎么混,做人的底线还是应该有的。果不其然,虽然杜荷是一个浪荡公子,可是做人的底线他还是有的。

    听见张楠这么说,杜荷大声道:“我自然不会吃我父亲一辈子,你当我不想干出一番事业吗?我就是不服气,凭什么,凭什么我大哥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得到我父亲的爵位,家财,宠爱,同样都是儿子,凭什么我就什么都没有,就因为我比大哥晚出生吗?”

    张楠听到杜荷这么说,心中惊到:“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杜如晦听见杜荷居然一改往日玩世不恭的样子,说自己想干出一番事业,这让杜如晦激动极了。

    “青莲,你真的这么想吗?”杜如晦颤抖着问道。

    “父亲,你知不知道,从小到大,你总是看着大哥,不管是功课,不管是什么,你都看重大哥,而我,我做什么,你都要拿我和大哥比,就算我做的比大哥要好,我什么也得不到,现在好了,我喝酒,我留恋烟花之地,这样大哥怎么都比不过我了吧。”杜荷说完,仰天哈哈大笑起来,不过张楠却看见,杜荷闭着的眼睛好像流眼泪了。

    杜荷笑完,悄悄的擦了一下眼角,继续说道:“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草包公子,你们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吗?我只是感叹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我就想替这官家的第二子问一句,到底凭什么。”

    “父亲你说啊,你告诉我,凭什么。”杜荷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杜如晦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