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九十九章 酒吧打架事件
    杜荷看见李崇义半天都没有动静,于是奇怪的问道:“崇义,快帮我打他啊。”李崇义看见杜荷如此拎不清形式,实在是不想再搭救这个不长眼睛的杜荷,只好默默的走到一边去。

    杜荷被程怀默把胳膊拉住动弹不得,又看见李崇义走到一边不帮自己,于是便对着张楠说道:“你知道我爹是谁吗?我告诉你,要是惹怒了我,我让你在这长安城的生意根本就做不下去。”杜荷恶狠狠的说着。

    张楠看着杜荷歇斯底里的喊着,心里已经对杜荷这人有了一个大体的认识了,在以前的大唐,杜荷可是李承乾麾下的狗头军师,不仅帮李承乾出谋划策,让李承乾发动政变也是杜荷的主意,张楠本来以为,杜荷还是有些水平的二代,至少干发动政变,就说明胆子比平常人的大。

    可是今天杜荷的这些话,让张楠彻底明白了,原来李承乾所谓的政变,就是和杜荷两个人跟小孩过家家一样,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对于没有用而且还爱威胁人的二代,张楠可是没有心软的意思,就算杜荷的老爹是大唐的肱骨之臣杜如晦,张楠也决定好好教育一下杜荷。

    看见自己的威胁并没有产生反应,杜荷便转头对着程怀默说道:“程怀默,我警告你,你赶紧给我放手,不然的话,我一定让我父亲在皇上面前狠狠的参你爹一本。”

    “哟呵,落到我手里了你还敢这么横,告诉你,小爷我吃软不吃硬,你要是肯好好的叫我几声爷爷,也许我能考虑放了你。”程怀默说完,便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捏的杜荷是呲牙咧嘴的。

    “你休想,程怀默,你横什么横,不就是给皇上看门的吗?也对,想你这种老粗也只能去当兵了,什么都干不了。你们这些老粗就只有一膀子力气,只能干这种低下的活。”杜荷此话一出,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也许在四人没有进训练营之前,程怀默对于杜荷的这个说法可以左耳进右耳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程怀默几人可是拿军人的身份当做自己的荣誉,现在杜荷居然敢出言侮辱,对于程怀默这个暴脾气来说,根本是可原谅的。

    于是程怀默举起了斗大的拳头,在杜荷的脸前晃呀晃,随后便说道:“我是老粗,也只有一膀子力气,所以现在就让你看看,我们这些老粗是怎么打人的。”说完,程怀默便一拳砸在了杜荷的眼眶上,把杜荷砸了一个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你个大老粗居然真敢动手,我和你拼了。”说完,杜荷便扑向了程怀默。而跟着杜荷喝酒的那帮子狐朋狗友看见杜荷已经动手了,也不含糊,嘴里怪叫着就冲了上来想帮杜荷,却被尉迟宝林还有李德謇踹翻在地。

    现在这几个人的身手,不说别的,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少于三个都休想近他们的身,更何况这些早已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公子哥们呢,不多时,这些公子哥包括杜荷便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诶哟,我一定要让我爹狠狠的在皇上面前参你爹一本,诶哟,疼死我了。”杜荷躺在地上哀嚎道。

    而程怀默几人则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反倒是对于打架时没有注意打坏了张楠不少的东西而感到愧疚。

    “大哥,不好意思啊,一时没控制住,便打坏了不少东西,没事,你放心,多少银子,我一个子儿不少的赔给你。”程怀默看着满地的狼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

    “嗨呀,赔什么赔啊,都是小问题。”张楠也不是小气的人,大手一挥就表示算了。

    杜荷听见几人完全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本来就挨了一顿揍的他又气急攻心,两眼一抹黑便晕了过去。正在几个人商量怎么赔偿张楠的酒吧时候,城防官便走进了酒吧。

    “谁在打架,天子脚下,岂容尔等放肆。”城防官也是接到了百姓的举报才过来的,毕竟敢在长安城中斗殴的人可是少之又少。

    张楠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还坐在酒吧里喝酒的客人早都跑没影了,搞了半天是去举报去了。

    程怀默笑了笑说道:“是我打的,怎么样,抓我啊?”

    城防官并不认识程怀默,于是便说道:“不管是何人,城中闹事都是触犯了我大唐律法,跟我们走一趟吧。”程怀默耸了耸肩膀,毫不在乎,毕竟国公爷的爹也不是吃素的,走一趟就走一趟,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看见程怀默要被带走,李德謇,李崇义还有尉迟宝林都说到:“我们也参与了,把我们也带走吧。”城防官奇怪的看了三个人一眼,没想到还有主动认罪的,也不含糊,大手一挥就要带走几人。

    张楠冲着站在身边的萧柏说道:“你赶紧去通知杜大人还有程大人他们,让他们来找自己儿子,我跟着一起走。”张楠说完,萧柏点了点头便悄悄从侧门溜出去了,而张楠则是走到城防官面前说道:“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我应该也要跟着去吧。”

    城防官想了想,也决定把张楠带走,毕竟多带个人也不会怎么,等到自己的上司审案的时候要是用得上,还省得自己少跑一趟了,于是便把张楠也带走了,而杜荷一众在地上的公子哥,也是一个不落的被带走了。

    不得不说,萧柏跑步速度还是很快的,张楠一行人刚走到审案的地方,却发现几个二代们的爹早都坐到了堂上,等着这几个二代们来这里。

    程咬金还有尉迟恭的脸色还算正常,可是这杜如晦的脸已经黑的像锅底一样了,看来萧柏已经把事情的经过早已讲清楚了,看着被带上来的儿子们,程咬金和尉迟恭都是一脸戏谑的看着杜如晦,而杜如晦看着下面打的像猪头一样的儿子,没有丝毫的心疼,反而火是蹭蹭往上冒。

    杜如晦也不含糊,看见了杜荷进来,便立马就走了下去,对着已经被打肿脸的杜荷,上去就是一个结实的耳光,贴在了杜荷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