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八十六章 张大人好大的官威啊
    李承乾心道一声:“来了。”但是依旧在椅子上坐着不动,拿起茶水喝了一口,就静静的等待着张楠进门。

    果然,水还没有咽下去,张楠便进来了,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张楠丝毫不感到意外,因为自己还没有进门的时候,苏文已经出来给自己报告了这个人已经等了自己很久很久了,见了面,张楠一眼就看出来,这绝对是李承乾没跑了。

    不是张楠有什么特异功能,要怪就要怪李二的基因实在是太强大了,没有办法,李承乾和李二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面倒出来的。要说为什么张楠不认为这个是李泰,只能说感觉,不得不说,张楠的感觉还是蛮准的。

    “太子久等了啊。”张楠也不客气,上来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太......太子?本王还没有说本王是太子,张大人何故一下就猜出来了呢?”李承乾诧异的问道。

    张楠笑了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可是心里却在想:“你也不找个镜子照照你自己,一切都写在脸上了。”不过这话张楠可不会说出来。

    “既然知道是本王了,本王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父皇令本王来和张大人学习,不知道张大人有什么可教本王的。”李承乾说道。

    “我能教你什么?”张楠笑了笑,继续说道:“我能教你什么,倒不如说,太子你想学些什么。”

    “张大人如此有自信吗?确定本王想学的张大人都能教给本王吗?”李承乾显然是不相信张楠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个自然,且让我说几个让太子你听听,再做选择也不迟。”张楠说完,李承乾点了点头。

    “不知道这排兵布阵点将之术,太子愿不愿意学啊。”张楠问道。

    李承乾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这排兵布阵,虽然自己很喜欢,可是自己未来是要做皇帝的,只需要会用人就好了,所以没有必要学这个,而且朝中还有李靖大人,河间郡王李孝恭,完全可以教自己这些东西,自己又为什么要相信这个看起来没有比自己大多少的张楠呢。

    “那不知道这商业之术,太子可愿意学。”张楠继续问道。

    李承乾想了想,继续摇了摇头,商业之于国,不可谓不重要,可是李承乾却没有丝毫想学习的兴趣,李承乾也不知道为什么。

    “既然如此,我明白太子想学什么了。”张楠笑了笑,一幅了然于胸的样子。

    李承乾听完诧异道:“本王自己还没有想好要学习什么,张大人何故知道呢?那就请张大人告知本王,本王要学习什么。”

    “太子莫不是想学这帝王之术吗?”张楠心道:“小子,我还不了解你了,你这一辈子最想要的还不是皇帝的位置,可惜啊,一辈子都没有得到。”

    李承乾听后大惊:“张大人连此道都懂?”

    “这我可不懂,帝王之道,岂是我这种人能议论的。”张楠说道。

    李承乾听完,也是点了点头,毕竟张楠只是个臣子,在自己面前大谈帝王之道,实在是不妥。

    “帝王之道我是不懂,不过我认为,这帝王之道不过是御人之术,想要当皇帝,这人心可是重点呐,这世间最难测的,不也就是人心吗?”

    李承乾听后,眼神大亮,总算是说道重点了,于是激动的站起来说道:“还请张大人教我。”

    张楠摆了摆手,示意李承乾别激动,说道:“就我来看,太子这御人之术,还是不够看的。就例如今天,太子已经在这等了很久很久了,可是我并不知道,我一进来,太子便说我好大的官威,妄图用身份来压我一等,在我来看,这并不妥。”张楠皱了皱眉说道。

    “哦?不知道张大人认为这又和不妥?”李承乾真是奇了怪了,心道:“居然还有如此狂妄的人。”

    不过张楠可不管里李承乾想的这么多,接着说道:“若是太子你已太子的身份来我府上,这么说当然是无可厚非了,可是今日太子你是一个学生的身份来我府上的,这么说,太子可有考虑过老师的感受。”

    不等李承乾说话,张楠便继续说道:“太子今日等了这么久,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的,可是如果太子不告诉我,转由其他人口中,我知道了太子等了如此之久,是不是在我心里会更加认为对不起太子呢?”‘

    “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人与人之间,能为之联系的,不就是感情吗?”张楠说道。

    “此言有理。”李承乾也是一点就通,立马明白了张楠说的是什么意思。“请张大人继续教我。”李承乾眼神明亮的说道,张楠果真像父皇说的一样,是个有大才的人,李承乾觉得,这才是自己该学的东西,而不是每天在东宫学习的那些之乎者也,枯燥乏味的儒家之道什么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太子并不是很确定自己能坐稳这个位置吧。”张楠继续说道。

    李承乾大惊:“张大人怎么连这个都知道。”最近李二确实好像宠李泰胜过了自己,自己也确实有些怀疑这个问题。

    “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皇上肯定最近有些宠爱太子的胞弟吧。”张楠说道。

    “张大人果真是料事如神呐,这都能知道。”李承乾越来越震惊了。

    “所以太子就有些害怕了,不是吗?不过太子你的担心不无道理。”

    “张大人这话的意思,莫不是这暗示我这李泰真的对我的位置有想法。”李承乾皱着眉头问道。

    张楠留给李承乾的是一个神秘的笑容,没有说话,张楠越不说话,李承乾便越想知道。

    “还请老师教我。”李承乾站起身来,拱手说道,这一下子连称呼都变了。

    张楠笑了笑说道:“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太子你要做的,不是去猜自己的兄弟是不是在图谋自己位置,而是要充实你自己,让皇上看到,让皇上知道,你的才能是众皇子中最出色的,就算把给了其他人,其他人也是坐不稳的。自己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