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三十四章 你好,教官
    萧柏似乎是对自己的新装备很满意,不停地看着自己身上的作训服。

    “大人,这衣服穿起来真的很舒服啊,尤其是里面的这件里衬,十分的贴身啊。”萧柏说到。

    “你穿着舒服就好了,诶,给你的战术背心怎么不穿呢?”张楠看见萧柏只是穿上了作训服,奇怪的问道。

    “那个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还影响我的行动,所以我没有穿它。”萧柏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楠想了想,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用到战术背心,没有弹夹,没有手榴弹,也没有防刺穿的功能,不穿就不穿吧。

    “你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吧,明日我会提前到地方等你,你骑马,让他们跟着你跑到训练的地方,你今天就好好的看看那本小册子,想想怎么让他们服气就好了。”

    “在下明白。”萧柏说完,张楠便挥了挥手,示意萧柏可以自由活动了。

    晚上的时候,四个二代们才喝的醉醺醺的从酒吧回到了张楠的府上,四个人也没有想喝这么多,可是就算只是把每个酒都尝了一点点,几人最后还是喝醉了。张楠看见了喝得几乎是意识模糊的几人,也不生气,反正明天一早有他们好受的,吩咐下人把他们安顿好了之后张楠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张楠便坐着马车去了训练的地方,留下了萧柏去叫几个人起床。

    程怀默几人此时睡得正酣,却是被萧柏打的一桶井水浇了一个透心凉,就算季节已是深春,可是清晨的井水还是很凉的。

    “谁,谁敢扰小爷的清梦。”程怀默是第一个从床上跳起来的。

    萧柏并不理会暴怒的程怀默,只是又从门外提进来一桶早已经打好的井水,又浇在了尉迟宝林的身上,伴随着尉迟宝林的一声惨叫,接下来便是李德謇和李崇义撕心裂肺的喊声。

    看着被浇成落汤鸡的四人,萧柏总算是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木桶,冷冷的看着四人说道:“我不给你们规定出门的时辰,但是如果你们比剩下的千牛卫后来到院子里,那么你们就会受罚。”萧柏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几人的房间,留下面面相觑的几人。

    “这人谁啊,这么牛。”李德謇皱着眉头说道。

    “管他谁呢,咱们继续睡咱们的。”程怀默没心没肺的说完,便又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浑身湿透了,你也睡得着。”尉迟宝林看了看自己已经被全部淋湿的衣服,吐槽到。

    “别睡了,张大哥不是说今天就开始训练了吗?那个不会就是要训练我们的人吧。”李德义总算想起来今天还是有正事要干。

    听到李德义说训练的事情,本来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程怀默“蹭”的一声坐了起来,焦急的说道:“那还等什么啊,赶紧去院子里面集合呀,我好像依稀听见最后到的要受罚啊。”

    四人赶紧下床,想要换衣服,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带衣服来张楠的府上。而此时听见了院子中嘈杂的声音,几人也顾不得自己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了,一溜烟的向院子中跑去。

    等到四人到了院子里面,才发现其余的千牛卫早都已经集合好,在院子里面站定了。

    “很好,你们四个,马上就地做俯卧撑,一百个。”萧柏说完,看几个人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又黑着脸继续说道:“怎么,我说话不管用吗?”

    “谁知道你说的俯卧撑是个什么东西,让我们怎么做?”说话的是程怀默,此时程怀默一边说,一边拧着袖子,希望把袖子上的水拧干。

    萧柏此时才想起来,这些人压根就不知道那新兴的练兵方法是什么,只好自己趴在地上,标标准准的做了五个俯卧撑。“看好了,这就是俯卧撑。”萧柏说完,似乎又想起来什么,又补充道:“记住,下次要在跟我说话,要叫我一声教官,而且要提前打报告,听明白了吗?”萧柏这话不仅是给四个二代说的,也是给在场的每一个千牛卫说的。

    “明白了。”稀稀拉拉的声音传到了萧柏的耳朵里面。

    “你们是一群娘们吗?怎么就这点声音。”萧柏吼道。此时的萧柏已经深得现代军队里面那一套的精髓,虽然张楠给的册子里面并没有说怎么去用言语刺激士兵们,可是萧柏做的却和现代的军队如出一辙。

    “听见了。”此时不仅是千牛卫,就连四个二代都是大声的喊道。萧柏听完,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指了指四人,示意他们可以开始自己的表演了。

    四个二代们想到张楠昨天给自己说过的话,于是都乖乖的做起了俯卧撑。

    可是那里有那么的简单呢?就算是正常的军人,一口气做一百个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何况四个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官宦子弟呢,没有做够三十个,几个人便都趴在了地上,开始喘着粗气,一动不动。

    萧柏看见像是死狗一样的几个人,也不说话,悄悄的取下系在腰上的武装带,绕到几个人的身后,给每个人屁股上都来了一下。

    程怀默只感觉到了自己屁股上火辣辣的疼,低声吼道:“你居然敢打我。”

    “让你说话了吗?说话之前我告诉你要干什么?”萧柏听着程怀默的怒吼,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淡淡的问道。

    “要打报告。”程怀默悻悻地说道。

    “知道就好。”萧柏话音未落,李德謇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报告!”

    “讲!”

    “为什么要打我们。”李德謇忍者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咬着牙说道。

    “因为你们实在是太慢了,所以我打你们,还有,下次不允许再向我提问,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的话就是命令,你们对命令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服从,另一个是必须服从。”萧柏说完,便冲着趴在地上的四人说道。

    “起来吧,现在你们做不到一百个,不过总有一天会做到的,而且不会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