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回大唐 > 第十章 暴怒的崔大人
    就在张楠安心的喝着水,等待着苏文把十把太师椅带回来的时候,那个被他当街耍流氓的女子也是带着丫鬟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爹,娘。”女子给自己的双亲打过招呼后,便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回到了自己的闺房。

    “玥儿这孩子今天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呢,这和平时的她不一样啊。”身为母亲,总是可以发现自己孩子身上最微妙的感情变化。

    然而当父亲的中年男人却没有太大的反应。

    “诶哟,我说崔大人啊,你看不出来你的女儿不高兴嘛?”说话的是崔卢氏,而她的丈夫,就是当朝的户部尚书崔大人。

    这位崔大人本名叫做崔绍,崔绍还有另外一层身份,那就是崔氏当代族长的嫡长子,刚过不惑之年就当上了户部尚书的他,私底下已经被族里当成下一任族长来看待了。

    陇西李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太原王氏,荥阳郑氏,五个姓氏七个郡县,这就是大唐大名鼎鼎的“五姓七望”。

    而崔绍则是五姓七望里面实力强劲的清河崔氏家族的下一位掌舵者。

    “哼,这个疯丫头,一天到晚的到处乱跑,没有一点样子,都是叫你给惯的。”崔绍撇了撇嘴角,继续拿起手中的书看到。

    “现在都是我惯的?你就不惯着了啦?女儿都这么大了,还没有嫁人,还不是因为这丫头不想嫁,你又舍不得。”崔卢氏也是回嘴到。

    被戳中心事的崔大人尴尬的清清嗓子,说道:“那你还不快去问问玥儿今日怎么了。”

    “哼,死要面子。”崔卢氏嘴里嘟囔道,便起身去了后院,来到了崔玥的闺房门前。

    “玥儿,娘能进来吗?”崔卢氏敲了敲木门说道。

    但是却没有任何声音从房内传来。

    “女儿,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娘啊。”崔卢氏确实被吓到了,毕竟自己的女儿每一天都是开开心心的,这怎么出去了一趟回来连话都不说了。

    崔卢氏也没有多想,便推门进来,却发现崔玥大白天的就蒙着被子躺在了床上。

    “怎么了这是,有什么不开心的,给娘说说。”崔卢氏坐在了床边,对着把自己包起来的崔玥说道,可是依旧得不到任何反应。

    就在崔卢氏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被子掀开了,崔玥露着两只红红的眼睛抱着崔卢氏哭了起来。

    “玥儿,你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你要急死娘吗?”崔卢氏看见崔玥大哭起来,不禁着急了,可是崔玥还是哭个不停,完全不说话。

    崔卢氏抱着崔玥,冲着门外喊道:“秋儿,你给我进来。”

    这时那个陪着崔玥的小丫鬟低着头走了进来说道:“夫人。”

    “秋儿,我问你,小姐今天怎么了,你给我如实说来,胆敢有半句假话,绝不饶恕。”崔卢氏的火气也是上来了,所说只是一个妇道人家,可是也是卢家里的嫡女,说起话来自带几分威严。

    秋儿看见了崔玥哭的如此伤心,便一五一十的说了发生事情的经过,越听,崔卢氏的脸色便越差,知道最后,一片铁青。

    听见秋儿说张楠抓了崔玥的胳膊,崔卢氏便掀起崔玥的袖子,看见白藕一般的小臂上有着一些青色的印记,顿时大怒。

    “简直混账。”说完,崔卢氏也顾不得安慰崔玥,立马起身往前院走去。

    “老爷,老爷出大事了。”崔卢氏一边喊着,一边往崔绍那里走。

    “喊什么喊,没有一点规矩,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想新婚时候哪样毛毛躁躁的。”崔绍听见崔卢氏的喊声,皱了皱眉,头也不回的说道,随后便继续看书。

    而此时崔卢氏也走到了崔绍的身边。

    “还看书,还看书,女儿都哭成什么样了,你还坐在这无动于衷的。”崔卢氏的火气也是上来了,也顾不得什么身份。

    “哭?玥儿怎么了?”崔绍听完,也是放下了手中的书籍。

    崔卢氏便把秋儿告诉她的,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而崔绍则是感觉自己的火气蹭蹭的往脑门上蹿。

    “你是说,今天玥儿出去,被一个陌生男人拉了胳膊,还把胳膊都捏青了。”崔绍咬着牙说道。毕竟这可算是失节之事了,而女儿又是崔绍的心头肉,如何叫崔绍不恼。

    从小到大,就算崔玥犯错了,崔绍连句重话都不舍得说,现在自己的宝贝女儿居然被一个陌生男人当街拉了胳膊。

    “实在是混账,那个孽障在哪里?老夫要奏明圣上,将他全家抄斩。”虽说崔绍是个文官,但是对于自己家人的事,崔绍还是十分狠得下心的。

    “秋儿也不知道哪个男的是什么人。”崔卢氏懊恼的说道。

    “崔安。”崔绍黑着脸叫到,随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便出现在了崔绍的面前。

    “小人在。”

    “崔安,事情你都听见了,我命你今天天黑之前就给我查清楚这件事,还有那个男的是何人,在这长安城中能对我女儿做出如此不堪之事的,我想还没有人敢,要是找到了,先给我打断了腿再带过来。”崔绍说完,衣袖一挥,便向后院走去。

    崔安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而此时的罪魁祸首,张楠,正在心安理得的坐在太师椅上和程咬金侃着大山。

    就在张楠等着自己的太师椅回来的时候,下人便给张楠报告说,程咬金递上名帖来拜访了,张楠一听,便立马邀请程咬金进来试一试自己刚刚兑换的太师椅。

    “嗨呀,清泉,好久不见呐。”程咬金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的张楠又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程将军客气了。”张楠站起身来,拱了拱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张楠心里想的是,好久不见个屁啊,最多就一天。

    “叫程将军就客气啦,叫哥,叫哥就好。”程咬金咧着大嘴笑着道。

    “你一个都能当我叔的人,居然让我叫哥。”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张楠害怕程咬金用那沙包大的拳头来小拳拳锤他胸口,所以张楠还是老老实实的叫了一声“程哥。”

    “这就对了嘛,实不相瞒,今日程哥来可是有事相求呐。”

    “就知道你不会专程来看我。”张楠心道。

    看见张楠不说话,程咬金又笑着说:“哥哥这不是馋你的酒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