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二百零三章 马真塔公爵
    “啊嚏。”

    加里安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心中嘀咕着说道,“奇怪,是谁在背后说我?”

    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因为两年前的那篇文章,意外的得到了铁血管宰相的关注。

    俾斯麦的这种关注的出发点并非是友善的,你一个法国人知道我们普鲁士这么多秘密,难道不应该永远闭上嘴巴吗?

    最让俾斯麦在意的是加里安手中的那些数据,有些东西明显是不外传的情报,为什么一个法国文人会知晓这么深的内幕。

    他觉得有必要让罗恩将军查一下军部的情报处是不是暗中通敌,对于俾斯麦而言,暗通敌国的叛徒比国会的自由派议员还要更加可恶。虽然两者在他眼中都应该登上光荣的枪毙名单。

    他暂时对加里安没有太多的想法,毕竟盯着这位年轻人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宿敌拿破仑家族。

    从德勒克吕兹的宅邸出来之后,加里安并没有大摇大摆的往大街上走,还是选择了偏僻的小巷,还特地的选了一定黑色的帽子,遮住自己的脸。

    毕竟太出名的人不适合深入的搞革命。不然刚从家里出门,就立刻被其他人认出来,然后借你的脑袋去政府赏金。

    当加里安快要回到家的时候,他警惕的停下脚步,因为发现门口居然停着一辆从未见过的马车。

    他顺势躲到了旁边的巷子里,探出半个头观察情况。

    马车的周围还有士兵在把守着,从服饰上来看并非是宫廷的侍卫或者近卫军,更像是军队里的警卫。

    加里安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尤其是现在还处于做贼心虚的阶段,如果真的是东窗事发,那么等待自己的应该是巴黎的警察,而不是军队的人。

    所以加里安初步猜测他们不是来逮捕自己的。

    但是想到巴兰池和阿尔黛还留在家中,加里安又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想到这里,他只好硬着头皮从阴影之中走出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假装镇定的朝着门口走过去。

    果不其然,他刚靠近就立刻被士兵拦了下来。

    对方谨慎的打量了他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干什么的?”

    “这是我家。”

    加里安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还要问你们在我家门口干什么?帝国哪个法律规定了我不能回自己的家?”

    振振有词的发言反而把对方唬住了,年轻的士兵愣了一下,竟然没有想到面前的人居然是房屋的主人,语气顿时缓和了下来,态度尊敬的说道,“你稍等一下,我要向将军汇报一下。”

    说完,他大摇大摆的走进加里安的房屋,反而把真正的屋主哭笑不得的晾在一边。

    然后加里安看见一个表情严肃的老头子从自己的家中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军装,带着军人独特的强硬气质,严肃的目光将加里安上下打量了一遍,态度强硬的问道,“请问是加里安阁下吗?”

    “是的,请问你是?”

    加里安的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一直不太喜欢跟军人打交道。

    毕竟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军人都是信奉真理只存在大炮的射程范围之内,口径才是正义。对于只会用嘴皮子鼓动民众造反的知识分子,他们向来深恶痛绝,恨不得将他们全部赶尽杀绝。

    不凑巧的是,加里安刚好属于知识分子那一类,而且还是站在革命立场上的知识分子。上黑名单的对象。

    他平静的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麦克马洪将军,今天是特地来找加里安男爵的。”

    居然是麦克马洪。

    加里安对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了,法兰西真正的三朝元老,第三共和国的总统,以及镇压巴黎公社的,臭名昭著的刽子手。

    现在正好是他军旅生涯的顶点,三年前作为军长参加支援撒丁王国对奥地利帝国的第二次意大利独立战争,在对马真塔战役中,在拿破仑三世指挥混乱的情况下,他主动寻找炮声密集的地方攻击前进,夺取马真塔大桥,成为法军获胜的关键,之后被晋升元帅,封为马真塔公爵,权倾一时。

    对于麦克马洪而言,这已经是极人臣之位,如果他还想谋求更进一步的发展,只能辞去元帅的职位去当议员了。

    然而三年之后担任阿尔及利亚总督却充分的暴露了他政治才干的不足。

    他打量了加里安片刻,颇为欣赏的说道,“说实话,在我看来,加利安阁下更像一个军人,而不是文人,你有没有兴趣参军?你这样的体格应该去拿枪,而不是拿笔。我的军队里正好缺人,如果你愿意过来的话,我可以帮你安排一下。”

    “……”

    他非常自然的招呼加里安进门,仿佛把这里当成是他的家。加里安走进客厅,看见巴兰池和阿尔黛两人坐在沙发上,有些害怕的看着面前的凶神恶煞的军人。

    对于没有见过世面的妇人而言,面前的场景的确会让人感到害怕。

    麦克马洪却毫不在意,说道,“实不相瞒,这次来找加里安男爵是有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一件重要的事情。”

    “好的,请讲。”

    对于跑进自己家门口,还手持步枪的军人,加里安也只能安静的坐下听他慢慢说。

    他来回的踱步,并且开口说道,“说实话,作为一名军人,我也不太明白莎士比亚的戏剧和贝多芬的音乐,尽管很多时候,我还坚持认为巴黎应该执行更加严厉的舆论管制,不应该让那些威胁到帝国政府自身安全的人大放厥词。”

    典型的军人思维。

    加里安闭上嘴巴,没有说话,掌握军队的麦克马洪不是一无所有的梯也尔。

    “但是我知道现在加里安男爵是整个巴黎最火的文人,所以我想来找你肯定不会有错的。”

    “这……”

    加里安心中一紧,感觉事态不妙,于是试探性的说道,“所以……总不可能来让我去打仗吧?”

    “当然不是了。”

    加里安迟疑的问道,“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