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不是回家的路
    “等等,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啊喂。”

    加里安这次真的是百口莫辩了,说自己是普通人,结果一下火车,就受到了王室的隆重接待。原本他还想塑造一个亲民低调友善的知识分子形象,结果现在全被毁了。

    他甚至向玛蒂尔德公主抱怨,为什么要举办这么隆重的仪式来接待自己。

    装着行李的皮箱分别有玛蒂尔德公主旁边的侍卫代劳,她看着一脸憋屈神色的男人,突然笑着说道,“难道你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痛,忘记了你在伦敦的遭遇了吗?别忘了,是你亲口所说的,巴黎伯爵刺客前来刺杀你,差一点你就死在英吉利海峡的另一端了。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保障你的安全,避免悲剧再一次发生。加里安阁下,我这么说,你还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平平无奇之人吗?”

    玛蒂尔德公主都挑明了自己是来充当王室保镖的职责,加利安也没有理由继续反驳,他只好暗中的把自己的好友左拉狠狠诅咒了一遍。

    波拿巴王室这么做,让革命党和共和派怎么看待自己?

    墙头草?二五仔?

    一边当着共产主义国际在法国分部的联络人,一边享受着波拿巴王室给予的种种特权?

    “太优秀了又不是我的错。”

    加里安叹了一口气,眼神幽怨的望向马蒂尔德公主,“难道这就是身为长相和指挥并存男人的错吗?”

    “这个笑话不太好笑,我们还是聊聊其他的吧。”

    玛蒂尔德公主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邀请加里安和他身边的两位女士坐上奢华的王室马车。对于普通人而言,这可能是一辈子都没有的殊荣。

    上了马车之后,玛蒂尔德公主看着加利安身边的两位尤物,当马车缓缓的启动,确定不会有人偷听到双方的谈话之后,才开始抛出自己的疑问。

    “这位就是绯闻中的巴兰池夫人吧?”

    马蒂尔德公主看着这位身材和容貌都略胜一筹的女人,不禁说道,“您跟加利安阁下的绯闻当初在巴黎可是传的沸沸扬扬,人们都说你抛弃了自己的丈夫跟加利安私奔,结果弗雷德爵士爱极生恨,才捏造了这一出谎言。为了帮你们两个人平息这场闹剧,波拿巴王室可是花费了极大地精力,才把事情压下去。”

    “给玛蒂尔德公主殿下添麻烦了。”

    加里安心有愧疚的说道,“到时候我会向公众解释清楚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

    玛蒂尔德公主摆了摆手,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人,缓缓说道,“解释就不需要了,但是拿破仑三世陛下现在非常的看重你,不要让我们失望了,不过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有想到。”

    她指着另外一边的女人,质问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女人就是你在电报里提到的,巴黎政府的仇敌,反贼维克多·雨果的女儿?按这个套路推论的话,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成为了雨果的女婿?”

    加里安顿时脸色骤变,他没想到左拉那个蠢货居然将电报的内容全部告诉了玛蒂尔的公主,阿尔黛在听到对方的质问之后,也不由自主的变了脸色,眼神警惕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

    车厢里的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阿尔黛下意识的握紧了手心,上面全是湿润的汗水。

    此时的玛蒂尔德公主,仿佛褪去了之前的和善态度,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可怕的阴冷。

    她只有在无伤大雅的问题之前才会保持着温柔和蔼的态度,一旦涉及到核心利益的问题,她翻脸比翻莎士比亚的戏剧更快。

    “是的。”

    他知道隐瞒不下去,于是老老实实的承认,“他就是维克多雨果的女儿阿尔黛,不过马蒂尔德公主有一点搞错了,雨果阁下并不同意这桩婚事,我们是私奔出来的。我们临走之前还为雨果阁下留下一封信,解释了一切。”

    “私奔?”

    加里安的手放在阿尔黛的身后,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对方配合自己的表演。

    “是的,我们是私奔出来的。”

    阿尔黛连忙帮加里安把谎圆了,“因为当我的父亲知晓了加利安的身份之后,他死活都不肯同意这门亲事。并且认为嫁给加里安是家族的耻辱,但我相信爱情,绝对不会被偏见限制。”

    此言一出,车厢里的紧张气氛顿时的缓和下来。玛蒂尔德公主的摆出的扑克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让加里安意识到事情总算解决了。

    马蒂尔德公主笑着说道,“干的不错嘛,真没有看错你,从巴黎逃出去的时候就是私奔,从伦敦回来的时候依旧是私奔,还把雨果最疼爱的女儿搞到手,怕是那个老家伙已经被气疯了。干得漂亮。放心吧,对于你们父亲的驱逐令,其实我们早已经取消了,只是他不愿意回来,我们也不会勉强他。你可以在这里住下去,巴黎政府不会针对你做出什么举动。”

    她的话语中夹杂着幸灾乐祸的恶趣味,阿尔黛在虽然心有不悦,但也不敢直接说什么。不过还是感激的看了加里安一眼,感谢他替自己解围。

    为了转移注意力,加里安掀开了窗帘,却发现这并不是往自己下榻住所去的路线,心有怀疑的他转过头,对马蒂尔德公主硕大,“抱歉,公主殿下有个问题,虽然不合时宜,但我觉得还是应该提出来。”

    “什么问题?”

    “方向走反了。”

    加里安认真地说道,“这不是去我家的路。”

    马蒂尔德公主扇动着手中的玫红色扇子,反问对方,“谁说我准备送你回家?”

    “那我们要去哪里?”

    加里安心隐隐不安,他没想到刚回到巴黎,就遇到一堆的事情。巴兰池心中也慌了,她下意识的握紧了加里安的手。

    马蒂尔德公主只是向他投来了一个冷漠的目光。

    他得到的是非常不友好的态度和答复,马蒂尔德公主用一种不耐烦的语气说道,“急什么,等下你就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