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帝国的掘墓人
    对于赏赐一个爵位,拿破仑三世没有任何的意见,毕竟之前他才赏赐了可怜的蒙托邦将军伯爵的爵位,尽管有法国议员强烈的反对这场受爵,他们振振有词的反驳,”所八里桥战争是一场可笑的战斗,法国军队一共才死了12个人。蒙托邦根本不配授予爵位。“

    然而拿破仑三世念着他的儿子刚刚从圆明园回到法国,便被神秘的革命党刺杀身亡,于是力排众议通过这项决定,因为这份赏赐对于蒙托邦而言更像是一个安慰。

    对于加里安的赏赐,则是拿破仑三世心有亏欠做出的补偿。

    如果巴黎政府能够第一时间的查明谣言的真相,也不至于把加里安逼得远走伦敦。

    “赏赐加里安一个男爵的爵位,再加上法兰西学院院士的头衔,开出的两个筹码应该能让他心动。好了,这些事情由你负责安排一下,马蒂尔德,巴黎政府不方便出面,我们也不打算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这些事情。”

    “交给我吧,我会安排好的。但是我担心国会的议员会像反对蒙托邦一样反对授予加里安爵位。”

    公主道出了自己的顾忌,自从波拿巴家族答应了让步之后,这些国会的议员们开始变得越发嚣张了起来。

    “我会处理好的,别担心。”

    拿破仑三世站起身,他望向了杜伊勒里宫办公室外,能刚好眺望到钟楼下繁花簇锦的景象。他也感觉到无条件的让步只会让波旁宫的混蛋们胃口越来越大,是时候要让他们知道他决定做的事情,谁都无法更改。

    果然敌在波旁宫,他赞同的,议员们就要反对,他反对的,议员们又开始唱反调了。所以在正式的波旁宫会议结束之后,拿破仑三世打算拿出这件事来做文章。如果议员们不同意的话,他就板下脸来抓这帮混蛋开刀了。

    “都安静一下,先生们。”

    站在台上的拿破三世挥了挥手,示意准备离开的议员暂时留步。原本那些站起来准备起身离开的国会议员都纷纷制止了起身,等待着拿破仑三世下一步的指示。

    庞大的波旁宫安静无声,有些人打量着拿破仑三世的眼神并不友好,脸上却不得不掩饰一下,做出一副非常尊敬和憧憬的神情。有些人的心中甚至恨不得咒死他一家人。

    “喔,今天真是糟糕的黑色星期三,他又要做什么?难道可怜的波旁宫议会还没被折磨够吗?他设立国会干什么,只是举手表决的话,狗都能做到,要人干嘛?”

    另一个压低的声音小声的回应道,“谁知道呢?上次才突然公布要授予蒙托邦伯爵的爵位,还记得当时反对他的维克多议员吗?”

    “维克多他怎么啦?”

    “啧啧啧,可怜的维克多被逼的辞去了议员的职位,然后又因为贪污的罪名打入了牢房。这一切都是拜陛下所赐。”

    “嘘,闭嘴吧,你们俩个,是不是也想步入他的后尘,把我们给害死。”

    细声的讨论被嘹亮的嗓音中断,尽管心中有所愤懑,但是他们还是假装出一副非常期待的神情,来听听“小拿破仑”到底又要公布什么糟糕的消息。

    “我现在宣布一个消息。”

    拿破仑三世面对着一众面服心不服的混蛋们,冷静的说道,“我要再补充赏赐一个爵位,给为帝国做出卓越贡献的加里安。”

    “我特地选择今天向你们公布这件事,就是想要让大家明白,我不是来征求你们意见的。我是来直接向你们宣布这个消息。同意的就给我闭嘴,不同意的请举手,当然,我不想看到跟上次的情况一下,当面指责我不应该为蒙托邦阁下授予伯爵的称号!”

    拿破仑三世强硬的态势震慑住了在场的其他人,一开始回应的,只有一片平静。

    很快回过神来的议员们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英明,绝对的英明。

    共和派的议员们第一次见识到,居然有为帝国敌人加官进爵的做法。之前他们觉得加里安在巴黎活着已经够呛了,却没想到职业作死的他非但没死,反而一路高升。

    他们甚至有些看不懂巴黎的局势了。

    “哦,陛下,您误会了,我们完全没有反对这个决定的想法,你所做的这个决定,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

    第一个附和的议员环顾了一遍周围沉默的其他人,突然他们也开始对拿破仑所做出的决定纷纷附和。

    赞美吾皇。

    “是啊,是啊,陛下实在是明智了,我们认为加里安这人完全有资格做授予男爵的爵位。他有才华,又忠于巴黎,我们都非常的看好这位年轻人。简直就是……”

    词穷的议员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幸好旁边的人及时的补充了上去,“简直就是法国文学未来的希望。他是法兰西的莎士比亚!叛逃的雨果算什么?将来整个法国都会围绕着他转动!”

    “对啊,对啊,陛下的决定太明智了。”

    周围响起了附和赞美之声,围绕着讲台上的拿破仑三世,让他有些飘飘然。

    拿破仑三世迟疑的说道,“你们……”

    “是的,我们都赞同陛下的决议,授予加里安男爵的爵位。”

    这项提议居然被一致的通过了。之前甚至连拿破仑自己都感到惊讶,还以为自己的权威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众人的认同。

    直到八年之后,他才明白那天所做的蠢事,不过是共和派的白蚁们,蛀空他帝国的开始。

    沾沾自喜和得意刻在了拿破仑三世的脸上,然而共和派议员们心中的想法却截然相反,虽然不清楚拿破仑三世到底为什么做出如此愚蠢的选择,这么做无异于他为自己在内部竖起了一个敌人。

    民间早就流言不断,认为加里安跟革命党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然而巴黎政府却如同脑抽一样,一而再的声明,此人没有问题。原本想要劝告拿破仑三世的大臣也怕得罪了这位隐形的“宫廷红人”,不敢进言。至于敢提出质疑的家伙,也被那篇分析德意志和巴黎的文章反驳的无话可说。

    有人认为拿破仑三世想要树立一个亲民的形象,也有人认为他在腹黑下大棋,不过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拿破仑三世已经糊涂了,病急乱投医。

    没什么比扶持一个掘墓人更加愚蠢的做法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一边骂拿破仑三世,一边步步高升了,加里安的成名史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

    而这位帝国的掘墓人,将携带着他的棺材钉,从伦敦返回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