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善意的信号
    天下何人不通共。

    雨果总算体会到了身边潜伏着一群共谍是什么滋味,先是自己接待的友人布朗基是共党,接下来自己的准女婿又告知是共党成员,他丝毫不怀疑,有一天自己的女儿会开口承认自己志愿加入了共产党。结果自己作为资产阶级共和派的代言人,却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家里人全部信仰了共产主义。

    “喔,这还真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雨果整理着自己的思绪,不知道应该如何对自己的女婿,加利安,无论是从才华,长相,还是身高都无可挑剔,但是这么完美的一位女婿,居然是共产党员。这一点让雨果实在是无法接受。

    “你们回巴黎去吧。”

    最终雨果也只是摆摆手,他抓着加里安的手背,语重心长的说道,“毕竟女儿已经大了,我管不了她。我哪里也不去就呆在这里,除非法兰西第二帝国倒台了,否则我永远都不会再踏上巴黎一步。年轻人,我的女儿就托付给你了,你的身份我就当从来没听过。就这样吧,收拾一下,过了这几天,回巴黎去。那里才是你施展抱负的地方,泰晤士河太浅了,这里容不下你,巴黎才是你真正应该呆的地方。”

    雨果带着保守的法兰西人特有的骄傲,毕竟巴黎目前为止,依旧是整个欧洲引以为傲的文艺中心,从文艺中心诞生的文学巨擘,自然认为加里安的才华只有在巴黎才能得到施展。

    “你也要保重。”

    既然雨果连自己身为共党的身份都已经包容了,加里安也没有理由继续反对什么,他决定了在伦敦待完这段时间之后,就返回巴黎。

    加里安出现在伦敦的消息扩散出去之后,最振奋的还是波拿巴政府,自从噩耗被加里安接二连三的验证了之后,他连睡觉都会回想起之前的那篇文章——关于普鲁士的崛起,还有没更新完的后续。虽然嘴上说着光复拿破仑时代的荣光,但小拿破仑还是知道自己的斤两和国家的实力,他们已经不是当初一国扛下反法同盟的第一帝国了,不断增长实力的大不列颠帝国,立即疯狂的扩充军备,进行军事改革的德意志联邦,他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所以拿破仑三世非常想知道,现在的法国能不能阻止一个统一崛起的北陆帝国。

    现在得知了加里安的下落之后,他心中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现在只要将加里安请回巴黎就行了。现在俾斯麦还担任着普鲁士驻巴黎大使,据说威廉国王试图让他担任宰相,并且着手进行军事改革,但是因为国内的压力,而不得不派驻到巴黎,暂时的担任外交大使。

    拿破仑三世希望柏林的反对派力量能够煽风点火搞添点乱子,因为在普鲁士议会新一轮选举中,自由派取得了绝对胜利,马上否决了普鲁士政府的对军事改革的全部拨款,政府和议会陷入了僵局。

    今天,马蒂尔德公主却给他带来了一个不怎么让人高兴的消息。

    “加里安身份曝光之后,他在伦敦遭到了刺杀。”

    马蒂尔德公主个通过人脉第一时间得到了这条消息,她冷静的说道,“据说刺杀的幕后主使是巴黎伯爵奥尔良,原因似乎是因为加里安不愿意接受对方加入奥尔良党的邀请。”

    拿破仑三世翻阅公文的动作停顿了,他抬起头,眉头紧锁。双手交叉支撑着下巴,重复了一遍玛蒂尔德公主刚才说的话,“你说巴黎伯爵奥尔良邀请加利安加入他们,被拒绝之后派人刺杀。”

    “是的。”

    马蒂尔德公主将一份泰晤士报摆在拿破仑三世面前,指着上面的一条不起眼的新闻,解释说道,“这件事已经登报了,所以我想应该不会有错。不仅仅我们这一块盯着加里安,连那群保守党和保皇党也在盯着他。如果我们不动手的话,他们就会动手。陛下,你应该知道这个年轻人的价值,一个能够引起各方势力注意的年轻人,绝非普通人。何况保皇党再得不到他之后,居然直接痛下死手。”

    “该死的。”

    拿破仑三世愤怒的说道,“没想到巴黎伯爵那个混蛋,居然会使出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也就那个混蛋躲在英国,如果他在巴黎的话,我非得把他的皮给扒下来不可。”

    拿破仑三世突然想起奥尔良党的领导人梯也尔,巴黎伯爵只是作为政治吉祥物的存在,他才是发号施令的人。

    “哼,我是拿巴黎伯爵没有办法,但是梯也尔那个混蛋还在巴黎,他跟这么对付加里安,我就让梯也尔没有好日子过!”

    马蒂尔德公主打断了拿破仑三世的话,“陛下,现在应该思考着如何让加里安平安的归来,让他尽快的返回巴黎。我觉得我们应该做出一些表率才行。当初因为流言事件,加里安现在已经对巴黎政府产生了一种信任危机。所以我们首先应该向他发出友善的信号,告诉对方巴黎政府并不是他的敌人。”

    玛蒂尔德公主一向善于与共和派打交道,担任着拿破仑三世无法担任的角色,他认为自己的堂哥应该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缓和他们与共和派之间的尖锐矛盾。

    这种私人的行为不可能让法国驻伦敦大使去做,所以马蒂尔德公主决定自己来操作这件事。

    “所以?”

    拿破仑三世问道,“我们应该怎么做?”

    坐在他对面的马蒂尔德公主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的筹码,“我建议给予他法兰西学院院士的头衔,当做是善意的信号。”

    “没有问题,这件事由你去负责吧。”

    只要不是让拿破仑三世交出王位,其他的虚名他一点都不在乎。

    “等一下,一个法兰西院士的头衔是不是不够?”

    他听完玛蒂尔德公主提出的设想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说道,“我们可以再加上一个爵位,他应该无法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