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殊荣
    虽然雨果不知道加里安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按照他的嘱咐,将加里安遇刺的消息扩散出去,他还特地的向巴黎的报社发送了一份电报,在伦敦和巴黎同时宣布“托洛茨基”的真实身份,就是加里安。

    当加里安的真实身份被揭露之后,在伦敦并没有引起大规模的风波,毕竟只有少部分人才关心一个从巴黎逃往出来的文人,就算对方现在是小说连载中比较炽手可热的作者,大不列颠的读者们也表示自己没有兴趣去了解。

    他们更对自称为开膛手的罪犯感兴趣——神秘的杀手,午夜的屠夫,简直就像是从福尔摩斯小说里钻出来的犯人,狡黠而可怕。

    只可惜没有被正义宣判,而是死在了其他人的枪口之下。有好事者想去追踪报道死者的身世,看看是否能跟之前那些悬而未决的案件扯上关系。

    只有狄更斯看到这则新闻时,对自己猜测的正确性感到惊讶,果然加里安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也难怪一个无名小卒能够迅速的在伦敦崛起走红,甚至还与雨果搭上了关系,这个年轻人实在是不简单。他在伦敦的成功简直就是巴黎的复制版本。

    当加里安的真实身份被揭露出来之后,惊讶的人还有他的邻居,马克思先生。因为现在他才知道当时恩格斯所说的话是正确的,原来这个人真的就是恩格斯口中所说的那人。此时恩格斯已经回到了曼彻斯特,他甚至迫不及待的给对方写了一封信。

    “恩格斯,看来你说的是正确的,他的确就是那个反对波拿巴而被驱逐出来的文人,经过这些天的观察,我认为这样思想先进的人,完全能够吸收进来,成为我们的一份子。之前我们一直在讨论着要建立一个跨国的工人组织,我看法国方面由他来联络牵头非常合适。在适合的情况下,国际工人组织的法国分部与我们之间的联络员。当然,这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期待你的回信。”

    马克思将写好的信塞入了信封之中,然后用火漆将信封的口封好,然后起身出门,道街道尽头的邮筒,将寄往曼彻斯特的信塞入了信箱。

    当他回到大门口时,看见一辆马车停在了邻居家的门口,马克思惊讶的看见,加利安正站在隔壁,向他挥手致意。

    “上午好,马克思先生。”

    加里安摘下了帽子,微笑着朝他说道,“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

    马克思心中咯噔了一下,惊讶的说道,“哦,尊敬的加里安先生,我也非常高兴,居然能再次看到你。对了,你又重新回到这里居住了吗?”

    当听到马克思称呼自己为加里安时,他就知道对方已经知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加里安也并不避讳。反而大方直接的承认了。

    “不是。”

    加里安摇摇头,他还说出了一个让马克思感到惊讶的消息。

    “我准备回巴黎去了,针对我的通缉已经取消了,现在收拾一下其他遗留的物品,然后就走。伦敦的生活算是暂告一段落,将来有机会我们再见面吧。哦对了,马克思阁下。”

    他微笑着对马克思说道,“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也祝愿你们能够一直的战斗下去,实现真正的理想。”

    看着朝夕相处的同志要离开伦敦,马克思心中是恋恋不舍的,但他还是点点头,向加里安发出了邀请,“如果你现在不忙的话,来我家坐一坐?”

    原本插上钥匙准备开门的加里安放下了钥匙,面对最后的邀请,他没有办法拒绝,于是转过头对马克思说道,“好啊,反正我现在也不着急,想着跟马克思先生聊聊天。”

    这或许是加里安最后一次被盛情的邀请到马克思家中做客。

    马克思为加里安准备了一杯茶,在伦敦生活了好几年的德意志人,也逐渐适应了英国人的节奏。

    不喝茶会死。

    一开始还以为是聊聊过去的回忆,然而他很快便发现这不是一场轻松的闲聊。

    加里安看着马克思一脸严肃的神情,也意识到肯定有大事要发生,于是摆出一副端正的姿态,低声询问说道,“马克思阁下,你邀请我过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通知加里安阁下一声。”

    加里安立刻摆正了姿态,听他继续说下去。

    马克思说道,“是关于之前和加里安阁下提起的设想,我们想要建立一个广泛的,欧洲跨国合作工人组织,而且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推进工人运动,并且推翻资本家的制度,建立真正的共产主义,加里安阁下,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吧?”

    加里安点点头,事实上这个想法还是他最先向马克思先生提出来的。然而接下来马克思所说的话,却让加里安始料未及。

    马克思缓缓地说道,“所以我们希望,能够由你来担任这个跨国组织在法国分部与英国之间的联络员。负责向伦敦方面报告关于巴黎的一切政治局势变动和法国支部的情况,以便我们更好的做出应对策略。当然目前为止这一切都是设想,还没有正式的实施。等到计划真正实施的时候,我们会通知并且联络你,到时候你也将成为我们之中的一员。”

    “啊?”

    加里安以为自己听错了,还特地的重复了一遍刚才马克思所说的话,“你是说让我来担任国际工人联合会在法国分部的联络员?”

    难道真的如同他预料的那样,后世在纪念为共产主义运动做出卓越贡献的几个人中,把他的肖像挂在马克思和恩格斯之间?或许还有机会在将来的克里姆林宫会议室的墙上露面?

    这简直就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殊荣啊!

    面对马克思盛情的邀请,加里安深吸了一口气,反问道,“马克思阁下,你是认真的吗?”

    “让我成为这个组织法国分部的联络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