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先下手为强
    波德莱尔希望加里安能够跟随自己返回巴黎,他认为法国才是加里安最终的归属,而且在那里还能得到王室的庇护。然而把自己当做准女婿的雨果却提出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加里安作为同情革命的作家,无论他掩饰的再怎么精妙,最终依旧会被政府发现蛛丝马迹,到时候等待他的就不是王室的问候了。

    所以加里安提出暂时在伦敦多待一段时间,等到一切都平静之后再回去。不过波德莱尔却强调,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人在寻找加里安的下落,他待在伦敦并不安全。

    加里安惊讶的说道,“还有人在寻找我的下落?”

    从波德莱尔的口中得到消息之后,他越来越觉得寻找他下落的很有可能是弗雷德爵士派过来的人,放眼整个巴黎,也就只有他对自己抱着血海深仇。

    “嗯,你要怎么办?”

    “躲是躲不掉的了,既然你们能找到我,那么他找到我也只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最好在事态变得恶劣之前,先下手为强,除掉对方。”

    “先下手为强?”

    波德莱尔只是一个文人,从未参与过勾心斗角的剧情,所以对加里安提出的建议不是非常了解。

    “意思就是今天放风出去,告诉他们我会参加王室举办的晚宴。如果对方真的想要刺杀我,那么他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到时候我们只要抓住行凶者,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加里安从皮箱里掏出了一把转轮手枪,一把双管猎枪,还有一排子弹,摆在波德莱尔的面前。

    “等等。”

    波德莱尔看着他突然亮出来的武器,吓了一跳,无所适从的看着对方摆弄桌上的枪械,问道,“加里安阁下,你为什么带着枪?”

    “作家随身带枪不是很正常的吗?”

    加里安反问道,“要不然在街上遇到拿着刀子催你更新的读者怎么办?”

    波德莱尔被加里安的敷衍理由反驳的无话可说,作为一名文人怎么可能会随身携带这么危险的武器,他问道,“但是我们现在可以寻求警察的帮助啊。”

    “你是不是傻?现在有证据证明有人要刺杀我吗?警察根本不会受理的,对了,波德莱尔阁下之前有开过枪吗?”

    波德莱尔楞了一下,摇摇头。

    他不死心的转过头,对小仲马说道,“小仲马先生总应该,有过打猎的经验吧?”

    “有过打野鸭子的经验……但是对人……”

    经历过上一次的刺杀事件之后,加利安已经有了经验,他将双管猎枪塞到对方的怀中,沉着冷静的说道,“那就麻烦小仲马先生配合我,你就当做打猎野鸭子一样就行了,两个人的火力能够压制住对方,而且我会尽量让马车夫放缓速度,制定的前进线路都是一些巴黎的警察们经常会巡逻的区域。只要他们敢出现,就只有死路一条。”

    既然加里安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就只能照做了。但是内心深处依旧对加里安的计划有所怀疑。

    这种危险性十足的计划加里安不想将别人拉下水,打算自己一人孤身乘坐马车前往。然而巴兰池夫人却执意要与他同行,在执拗不过的情况下,他只好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这次小仲马化妆成一位音乐家,手中还拎着一个小提琴的盒子,当然里面装着的可不是什么乐器,而是那把双管猎枪。

    不得不说小仲马先生穿上西装,戴上帽子的那一刻,让他想起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美国黑帮分子。

    加里安哼着小曲踏上了马车,表现出一副神情轻松的姿态,然而巴兰池夫人却没有一丝的笑容,不安和惊慌写在了脸上。加里安拍拍她的手,安慰说道,“别担心,今晚就只是一场舞会而已。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

    巴兰池说道,“就算真的有事,你也不会说出来的,不是吗?”

    加里安不知道如何回答,接下来的车厢里只有一阵沉默。

    “阿尔黛跟你很相配。”

    片刻钟之后,巴兰池没有由来的说出这句话,并且还补充了一句,“我觉得你应该娶她。”

    “这就是你当时在雨果面前极力否定我们关系的原因吗?”

    加里安没有抬头直视对方,他在忙着检查着转轮手枪,确保它在关键时候不会出现故障,也庆幸这个时代没有搜身检查,即便自己身上藏匿着手枪,也能有机会大摇大摆的跟英国女王握手,也不会有人发现。

    巴兰池平静的回答道,“起码奏效了,不是吗?雨果阁下现在可是对你非常的上心,而且他的小女儿也对你有好感,如果成为他女婿的话,将来对于你的文学事业……”

    “打住。”

    加里安挥了挥手,打断了巴兰池的话,说道,“我可以理解你这是为我着想,但是别忘了,我们才是从巴黎到伦敦,共患难过的人。”

    “但是也请你考虑清楚,你带着我除了多一个累赘之外,没有任何的好处。”

    巴兰池夫人突然提高了音量,不吐不快,她索性将这些天积压在心中的想法全部说出来,她握紧了拳头,“但是阿尔黛不同,她拥有着显赫的家世,美貌的外表,身份不凡的父亲,娶了她对你只有好处!”

    在他们争辩的同时,马车也停顿了下来,转动的车辙戛然而止。

    隔着一道薄薄的车窗,加里安甚至能听到窗外的欢声笑语,与马车内部紧张的氛围截然不同。

    “这就是你要说的话了吗?”

    “是的。”

    加里安打开了车门,金碧辉煌的建筑映入眼帘,周围都是来来往往的上流人士,他们正在有说有笑的往会场的方向走去。

    巴兰池赌气的坐在马车里,没有起身,似乎在等待着加里安的一个答案。

    “不好意思,我的夫人。”

    加里安凑近了她的耳朵,轻声说道,“这个你没法退出。”

    巴兰池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和阿尔黛,我两个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