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加里安和巴兰池匆忙的收拾好行李,两人出逃时一向轻车从简,绝不携带碍手碍脚的家具。收拾好衣服和贵重财物之后,匆忙的锁上了门。他甚至还向邻居马克思先生解释,如果有任何陌生人向他询问自己的下落,千万不要告诉对方。

    “记住了,是任何人,就算他说是我的朋友,我的亲人,也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的下落。既然巴黎伯爵能找到我,其他人也一定能找到我,包括哪些想要致我于死地的保守派势力。”

    马克思答应了加里安的请求,然而他心中关于加里安身份的疑惑也加深了一层。他回忆起之前恩格斯和自己说起的细节,关于那个名字的猜想又浮现在脑海之中。

    然而马克思刚想开口,加里安已经坐在了马车上,向马克思挥手道别,最终他也只能选择沉默的将那些话噎回肚子里。

    加里安和巴兰池乘坐着马车来到了阿尔黛租的房子,一座位于市区的大公寓。她走在楼梯的最前面,加里安拎着两个皮箱跟随在身后。

    “进来吧,我这间公寓有三四个房间,平时有朋友来拜访我都可以住在这里。”

    阿尔黛打开了门,顺便帮加里安将夹在手臂下的小箱子拿进来,一边走一边说道,“随便坐吧,平时这里太冷清了。哦对了,加里安阁下,我的父亲最近也住在这里。”

    加里安停下了动作,他惊讶的看着阿尔黛,问道,“你是说雨果阁下最近跟你住在一起?”

    “是啊,待会他回来的时候,你可以跟他聊聊天。”

    奔波在外的雨果带着小仲马和波德莱尔两人来到了每日电讯报的报社,他向桑顿主编说明了两人的来意。桑顿主编听完之后,嘟哝着说道,“你们是第二批问我加里安下落的人了。真奇怪。”

    “什么?之前还有人询问他的下落?”

    桑顿主编说道,“嗯,是一个操着法语口音的家伙,还一副深仇大恨的表情。”

    小仲马焦急的问道,“那你知道托洛茨基的下落吗?”

    桑顿主编想了想,说道,“抱歉,我也不知道他的具体地址,但是我可以把平时寄给他支票的地址给你,我想他应该就住在那个地方。”

    “好的,谢谢。”

    从每日电讯报的主编身上得到了地址之后,三人立刻准备离开。疑惑的主编从身后叫住了波德莱尔,问道,“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急着寻找托洛茨基的下落?”

    波德莱尔转过头,语气平静的说道,“因为他不叫托洛茨基,他的真正名字,叫加里安。”

    “加里安?”

    桑顿主编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总感觉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最终他猛然回想起,这不就是在不就之前从巴黎销声匿迹的那个文人吗?

    当他想叫住三人了解更多情况时,他们已经不知踪迹了。

    欣喜的三人立刻搭乘马车前往目的地,然而当他们来到目的地之后,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

    大门被上了锁,屋内的桌子上甚至还摆着一杯没喝完的咖啡,看上去像刚离开不久一样。

    不死心的波德莱尔敲响了隔壁人家的门,询问加里安的下落。

    马克思听到动静,立刻打开门。

    他看见门口站着陌生的三人,向自己询问隔壁人家的下落。

    马克思立刻想起加里安在走之前他的叮嘱,再打量了几眼面前的三人,连忙摇头说道,“抱歉,我也不知道那家人去了哪里。”

    “那么请问他们在离开之前有说过什么吗?哪怕是听到的一句话也好,我们非常急迫,想要知道他的下落。”

    波德莱尔还不死心,继续追问说道,“这真的很重要,我们是他的朋友,有急事要找到他。”

    马克思依照着加里安的叮嘱,坚决的摇了摇头,一口咬定他不知道屋主的下落。

    他不耐烦的说道,“如果我知道他们的下落,我一定会告诉你们。但是抱歉,我真的不知道,请你们走吧,我也爱莫能助,对不起。”

    看着对方不愉快的神色,小仲马担心继续纠缠下去会引发冲突,于是连忙说道,“抱歉,打搅了。”

    波德莱尔刚刚燃起了的希望又被扑灭了,他沮丧的走下了台阶,摘下帽子懊恼的挠了挠头,一拳头狠狠的捶在路灯的灯杆上。

    “该死的,明明就差一点,我们就先人一步找到加里安了!怎么会这样!”

    雨果从后面拍着波德莱尔的肩膀,安慰说道,“别灰心了,我们现在先回去再从长计议,既然知道了他在伦敦,我想很快我们就会再一次找到他的下落。而且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人在也跟我们一样在寻找他。我担心会对加里安不利。”

    波德莱尔叹息一声,缓缓说道,“也就只能这样了。”

    阿尔黛进厨房给两人倒水,加里安双手交叉坐在沙发上,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走。他现在反倒是希望能够跟波德莱尔取得联系,从他口中探究到关于巴黎的情报。拿破仑三世对自己的态度,还有该死的弗雷德爵士是否还在穷追不舍。

    “我们会没事的吧?”

    巴兰池夫人担忧的说道,“大不了我们就走吧,去柏林,去维也纳,去美国也好,不要留在这里了。”

    “没事的。”

    加里安握着她的手,安慰说道,“我们暂时不会有事的。”

    话音刚落,他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集中到门口。

    三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意外和变数不在他们的预料范围之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回到了住处之后,雨果打开了门,带着小仲马和波德莱尔走进屋,然而当他看见坐在自己客厅沙发上的一男一女的陌生人时,瞬间愣住了。

    随即脸上浮现出不可遏制的愤怒。他对着面前的两位不速之客说道,“你们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跟随在他身后的小仲马和波德莱尔探出头,当他们看见面前的男人时,脸上无一例外的浮现出惊讶的神情,他们绕过了雨果,走到加里安面前,惊讶的说道,“加里安阁下,你怎么在这里?”

    加里安苦笑着摇摇头,说道,“一言难尽啊。”

    “加里安?”

    听到这个名字,连雨果也不禁多打量了面前的年轻人几眼,高大的身材,硬朗的轮廓,再加上他那传遍巴黎,神乎其神的事迹,连雨果都觉得如果能让这小伙子当自己女婿,巴黎文坛领袖算是找到下一位的继承人了。

    此时阿尔黛刚好从厨房里走出来,她看见面前的父亲和其他客人,连忙解释说道,“啊,父亲,这是我忘了跟你说了,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的朋友,他这几天可能暂时在我家寄住……他也是你们在找的那个人……”

    “阿尔黛,不用解释了。”

    雨果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表情打量着自己的女儿,甚至还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连忙走上前去,给了阿尔黛一个大大的拥抱,语气里还透露着一股自豪,“不愧是我雨果的女儿,挑选男人的目光都跟我一样。亲爱的孩子,我为你感到自豪。”

    “啊。”

    阿尔黛不明所以,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迟疑的说道,“等一下,父亲,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雨果拍了拍他的背,小声的说道,“别说了,我都懂。”

    “我想问你俩什么时候准备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