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礼物
    餐厅里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其他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这里,并且对加里安指指点点。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争吵场景,在其他客人看起来就像加里安陷入了桃色事件之中。

    这让他感到非常的无奈,因为这条红宝石项链真的是准备送给巴兰池夫人的礼物,然而现在反而变成了捉奸的证据。

    再看着拼了命叉腰挺胸为了证明自己乳量比对方惊人的巴兰池夫人,加里安只好强行解释说道,“等等,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份首饰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礼物?”

    巴兰池翻了个白眼,反问道,“找借口也用不着这么买了礼物不拿回家送我,反而跟一个女人在坐在一起吃午饭?你糊弄谁呢,真以为我阿加莎夫人的名号是白叫的?这点推理能力都没有?”

    加里安瞪了她一眼,《东方列车谋杀案》本来就是他自己发出来的,巴兰池居然蹬鼻子上脸,还真以为自己是小说的作者啊!

    当然这种事情得回去慢慢算计,当务之急是向巴兰池解释清楚,他们两人真的只是吃了一个饭。正当加里安琢磨着怎么反驳时,阿尔黛却不紧不慢的站起身,礼貌的说道,“阿加莎夫人你好,我叫阿尔黛,是托洛茨基阁下的书友。之前我在首饰店里看中了一副红宝石项链,原本已经被我预定了,但是托洛茨基阁下说他也喜欢这一副项链,想买下来送给自己的夫人。希望我能够忍痛割爱,考虑再三之后,我答应了。作为回报,他请我吃一顿午饭,这就是事情的经过。我所说的所有一切,你都可以向首饰店的老板求证,绝对没有说谎。这家首饰店就在街道的尽头,我可以带你过去的。”

    阿尔黛彬彬有礼,以退为攻,反而让巴兰池犹豫起来,她转而望向了加里安,迟疑的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这红宝石项链是送给我的?”

    “那当然了,这副红宝石项链可是花了五十英镑啊,你知道五十英镑是什么概念吗?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工人一年的收入了!”

    19世纪中后期的确是欧洲文人的天堂,他们随随便便写一篇稿子或者出一本书,所获得的收入可能是一个普通家庭一年收入的十倍甚至二十倍,前仆后继的吸引着一夜暴富的年轻人跳入深坑,辍笔耕耘了许久之后才发现,原来写小说死路一条。

    加里安愤怒的责备了巴兰池几句,她也有些心怀愧疚,于是和气的说道,“这个,刚才我不也是一时冲动,没搞清楚情况嘛,你别生气啦,就当我不好,给你道歉吧。对不起,亲爱的。”

    那一声亲爱的还叫的特别甜,听起来就像在撒娇,也是故意做给阿尔黛看,向她宣誓自己的主权。

    看到没?老娘才是合法正统。

    从一进店就吸引了所有男士注意力的阿尔黛,加上波澜壮阔让男士们都春心荡漾的巴兰池,两人都围绕着加里安转悠,他们看着加利安的眼神几乎都要冒火了,两个美貌如花,甚至在伦敦都排的上名号的美女甘愿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他上辈子是拯救了世界吗?

    阿尔黛笑着说道,“其实我也很喜欢阿加莎夫人的作品,这次让两位产生了误会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给两位道歉。”

    “没关系的。”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巴兰池也不好继续指责她,于是安慰她说道,“之前也是我不对,没有搞清楚情况,这样吧,有空的话可以来我家做客,我在伦敦也没有什么朋友,还希望阿尔黛小姐能经常上门拜访。”

    阿尔黛点点头,柔声的说道,“当然愿意了,阿加莎夫人。我也有很多文学上的问题想跟你探讨。”

    看着前一分钟还在撕逼,后一分钟却如同亲姐妹般友好相处的两人。心有余悸的加里安喝了一口葡萄酒,然后连忙起身去结账。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待会回去还不知道有什么打打摔摔的剧情。

    付账之后是离别时刻,两人在餐厅门口跟阿尔黛道别,然后分头离开。

    加里安带着巴兰池夫人坐上了私人租赁马车,准备打道回府。

    在上车之前,两人还有说有笑宛如一对亲密的连任,然而当两人都上车之后,瞬间隔开了距离,车厢里的气氛拔剑张弓。

    加里安开口了,他没有给对方好脸色看。

    “感谢上帝,你的鲁莽差点坏了我的大事!”

    加里安呼了一口气,瞪了她一眼,想起自己怀中的首饰盒,掏出来随手丢给了对方,没好气的说道,“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雨果的女儿,巴黎共和派文人领袖雨果的女儿!你能不能长点心啊!”

    “啊,她……是雨果的女儿?”

    巴兰池脸色微变,雨果在巴黎的名气甚至比拿破仑三世还大,从他成名到现在三四十年的时间,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联想到自己之前的举动,懊悔的一拍大腿,“你早说她是雨果的女儿啊,我就不会这副态度了。哎,不对,我不是帮你把话圆回去了吗?还邀请她来家里做客,怎么算坏了你的好事呢?等等,还是说你真的看上她了?”

    听到这个直入内心的质疑,加里安先一愣,然后果断的摇头说道,“我没有,你别瞎说。”

    巴兰池撇撇嘴,不屑的说道,“呵,这就是男人。”

    “我又怎么你了?”

    加里安终于忍不住脾气了,他提高了音量,质问说道,“哎你有话能不能别说一半,把话说完行么?”

    巴兰池也来气了,她一拍皮质的座椅,反驳说道,“哼,我看过的男人你比吃过的饭还多,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内心想法吗?喜欢就喜欢,不能大声的说出来吗?非要遮遮掩掩的。我喜欢你,当初不就跟你从巴黎逃出来,一起逃到伦敦了吗?我有过一句抱怨的话吗?没有!因为我知道其他男人靠不住,除了你!”

    恼怒的巴兰池气呼呼的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新的怀表,她抓起怀表塞给加里安,盯着他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把之前最后一副耳环首饰给当了,把你给我买衣服的钱省下来了,凑钱给你买了这副怀表!就因为明天是你的生日,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巴兰池夫人眼眶泛红,没有说话。她的胸膛起伏着,似乎想要将心中的委屈情绪宣泄出去。

    女人的哭是制止一场争吵最好的武器,加里安一瞬间就心软了。

    “抱歉。”

    加里安愣在了原地,他握着铜质的表壳,感受着沁入手心的冰凉,愧疚涌上了心头,牵过她的手,小声的说道,“这是我收到最好的礼物。”

    “谢谢你,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