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大兄弟,传火么
    雨果当场走到了书桌面前,然后直接拿出了稿纸,然后坐在了书桌面前,他望着窗外泽西岛碧海蓝天的景观,沉思了片刻钟之后,开始下笔在稿纸上写东西。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总不能让伦敦的文人集合起来,一起合伙欺负巴黎文人吧?

    鹅毛笔沾着墨水,在纸上写的飞快。而琼斯坐在一边,耐心的等待着自己朋友写完文章。半个小时之后,雨果伸了伸懒腰,将手中的稿纸递给了面前的琼斯。然后他说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琼斯阁下,我打算去一趟伦敦。”

    琼斯的手一抖,险些将稿纸丢在地上,他惊讶的看着雨果站起身,走到衣帽架面前,取下了帽子和外套,然后又从角落里搬出了积灰的皮箱,用毛巾将它擦拭干净。

    琼斯愣在原地,他反问道,“啊,这么突然要去伦敦?”

    琼斯完全没有想到雨果居然会跟着自己去一趟伦敦,他有些好奇自己的朋友到底想做什么。于是试探性的问道,“雨果阁下,为什么突然要来伦敦一趟?”

    “一是去看望一下我的女儿,阿尔黛·雨果。不知道她在伦敦过的如何,二是有一场英国王室举办的晚宴,狄更斯给了我一张邀请函,希望我能够出席参加。”

    他转动着脖颈,缓解心神的疲惫。然后转过头,语气严肃的说道,“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想去认识一下那位年轻人。如今巴黎还有血性的年轻人不多了,之前被赶走了一个加里安,我没有为他辩护,现在又有一个托洛茨基,如果我再不站出来为他们说话,这些混蛋真的当我是死人吗?”

    既然雨果语气坚决的要去找他们算账,琼斯也不方便多说一句,他只是友善的提醒说道,“既然雨果阁下坚持要过来的话,那我也不好阻挠。今天下午的最后一班返回的船,要走的话我们可以一同回去。”

    雨果眼神一亮,他点头说道,“那当然再好不过了。”

    琼斯的心里一直在嘀咕,这位老朋友接下来是要在伦敦搞事情的节奏啊。

    远在泽西岛的雨果还没有正式的公布支持加里安,不过当他决定开始反击之后,就绝不会停止。《死水》把伦敦一部分不够格的家伙堵得没有脾气,他也决定继续趁热打铁,让这帮精神布尔乔亚们彻底闭嘴!

    我看你们这是在为难我们革命党!

    然后加里安在《每日电讯报》上刊登了第二篇反驳的文章,这篇文章原本是《野草》诗集中的一篇,不过加里安稍微改动了一下标题,借着伦敦现在的热闹舆论环境,继续像伦敦方面证明:击垮我大革命党的脊梁?你们这群蠢货想都别想!

    原本被丁尼生和勃朗宁支配的大不列颠诗歌文艺界,终于出现了一抹不一样的曙光。

    罗伯特·勃朗宁向往常一样,在一个阳光正好的清早醒过来,翻看着邮政送报员刚刚递送过来的报纸,他站在桌边,空荡荡的桌椅只剩下了一个人。望着旁边空出的椅子,勃朗宁的心中一顿难以掩盖的失落。

    自从心爱的伊丽莎白死后,感觉整个伦敦都与他毫无关系。

    他随手拿起了报纸,翻到了头条。看到这篇文章之后,瞬间站起了身,他激动的捧着报纸,甚至双手微微的颤抖。

    就像死去已久的心脏,又重新跳动了一下。

    这篇观点激进的,如同燎原之火般的文章,让他想起了不久之前在自己怀中去世的妻子,想起同样支持社会改革的她,说过的那一句话。

    “我深信,这个社会的破灭需要的不是关闭门窗,而是光明和空气。”

    勃朗宁并不在乎世界如何,然而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倘若在世,一定会为它而欣喜若狂。

    可是熟悉的音容笑貌,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滴眼泪落在了报纸上,浸湿了文章的标题。

    《革命之魂:死火》

    “我梦见自己在冰山间奔驰。”

    “这是高大的冰山,上接冰天,天上冻云弥漫,片片如鱼鳞模样。山麓有冰树林,枝叶都如松杉。一切冰冷,一切青白。”

    “但我忽然坠在冰谷中。”

    “上下四旁无不冰冷,青白。而一切青白冰上,却有红影无数,纠结如珊瑚网。我俯看脚下。”

    “有火焰在。”

    勃朗宁喉头哽咽,终止了念诗,他低下头,双手掩盖住已经泛红的眼眶,以及昔日的温情。心中也牢牢地记住这位诗人的名字。

    托洛茨基。

    …………

    这篇不算诗歌又不算文章的作品,引起了伦敦文人的广泛讨论,保守派鄙夷文章不按格律写诗的错误,而执意破旧迎新的激进派却惊呼他形式上的新颖。

    加里安的文章并不是最受欢迎的,但绝对是最具争议性的。

    尤其是在一堆保守文人的中间。

    “这是死火。有炎炎的形,但毫不摇动,全体冰结,象珊瑚枝;尖端还有凝固的黑烟,疑这才从火宅中出,所以枯焦。这样,映在冰的四壁,而且互相反映,化成无量数影,使这冰谷,成红珊瑚色。”

    “当我幼小的时候,本就爱看快舰激起的浪花,洪炉喷出的烈焰。不但爱看,还想看清。可惜他们都息息变幻,永无定形。虽然凝视又凝视,总不留下怎样一定的迹象。”

    “死的火焰,现在先得到了你了!”

    “等等,这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这也配称作是诗歌?”

    房间里爆发出了一阵嘲讽。

    弗雷德里克站在自己兄弟丁尼生面前,肆无忌惮的嘲讽着加里安的作品,他挥舞着手中的稿子,说道,“丁尼生,这人的诗歌和你相比,简直就是黄金和石头的区别!”

    “哦?”

    埋头读书的丁尼生从纸张中间抬起了头,他被自己的哥哥念出的句子提起了兴趣,问道,“你在看什么东西?”

    “一个挑梁小丑的诗歌。”

    弗雷德里克不屑的说道,“这人听说是从巴黎逃往而来的文人,刚刚在伦敦打响了小名气,现在就公开登报声明,为一个煽动叛乱的罪犯辩护,引起了伦敦文艺界的围剿。他居然还写了两首诗歌反驳。不过他的诗歌水平比小说的水准差多了,这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丁尼生没有急着附和,而是接过了对方手中的报纸,翻看到弗雷德里克所说的那篇诗歌。他接替了自己的兄弟,开始慢慢往下念,声音不急不缓,如同一杯温水。

    “我原先被人遗弃在冰谷中,”他答非所问地说,“遗弃我的早已灭亡,消尽了。我也被冰冻冻得要死。倘使你不给我温热,使我重行烧起,我不久就须灭亡。”

    “你的醒来,使我欢喜。我正在想着走出冰谷的方法;我愿意携带你去,使你永不冰结,永得燃烧。”

    “唉唉!那么,我将烧完!”

    “你的烧完,使我惋惜。我便将你留下,仍在这里罢。”

    “唉唉!那么,我将冻灭了!”

    “那么,怎么办呢?”

    “但你自己,又怎么办呢?”

    “我说过了:我要出这冰谷……”

    “那我就不如烧完!”

    念到这一句时,如同身临其境的画面感扑面而来,丁尼生仿佛看到一团火焰忽而跃起,如红慧星,照亮了黑暗。

    心头一颤。

    他没有继续念下去,而是沉默的看完了整篇诗歌。站在身边的弗雷德里克仿佛察觉到丁尼生的不对劲,看到自己兄长苍白的脸色,连忙问道,“怎么了?丁尼生?”

    丁尼生将报纸放在桌面上,他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心中却仿佛魔怔,被那几句话搅动的心神不定。

    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难以让人抓住的东西,仔细的思考却同样不明所以。这种感觉让人难受。

    丁尼生懊恼的挠着脑袋,抓破了头皮也想不出对方要表达什么。

    难道暗指的是传播革命之火?

    苦思冥想却始终想不出所以,丁尼生于是转而反问弗雷德里克,“你说这人叫托洛茨基?”

    “是啊。”

    弗雷德里克一头雾水,回答道,“丁尼生,我知道这篇文章写得狗屁不通,但你也不用这样生气吧?”

    “你知道什么!”

    丁尼生看着报纸,不屑与弗雷德里克继续搭话,他只留下了一句话,“也就你们这群蠢货认为这是一坨屎,这首诗歌写得精彩极了!”